第1884章 城府極深之人

小說: 醫女傾城:邪王,一寵成癮 作者: 程素素 更新時間:2020-02-13 06:50:33 字數:2413 閱讀進度:1881/1896

小小一道不起眼的暗門,里頭別有洞天,隱藏著一間密室不說,里頭還擺滿了瓶瓶罐罐。

一道身披灰袍的身影正佝僂著在忙碌。

進去之后,歐陽晟乾也不言語,只閉著眼睛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喘氣,哪知等了半響沒有動靜,才又睜開眼,一臉不滿。

“還愣著做什么?給本王將解藥拿來。”

既然喝了毒藥,那么解藥,就是必備品。

就跟冷君遨,甚至是趙婉兮所預料的那樣,之前所謂公平競爭那一幕,不過只是一場戲罷了。

歐陽晟乾喝了自己有解藥,冷君遨喝了,有趙婉兮,原本就不可能有什么結果。

城府陰沉如他,也沒想過,要靠著這個手段,要了冷君遨的命。

事實上,歐陽晟乾真正的目的,不過是今日這一幕,這個過程罷了。

想要征服女人嘛,簡單,攻心為上便是。

既然能提前預料到趙婉兮定然會帶著冷君遨一道前來赴約,那么對方根本不會同意跟他公平競爭,以毒酒定生死的事情,自然也在歐陽晟乾的預料之內。

既然都早就猜到結果了,那還白白做出不該有的犧牲,可不是他的風格。

可趙婉兮畢竟是女人,有人肯為她去死,而且還是像自己這般位高權重的人,她不可能不動容。

只要是女人,就總會有心軟的時刻,心底的堅守有了裂縫,還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說到底,所謂的感情,其實都脆弱。

還不如手段來的管用。

感受著毒藥開始發揮作用,在體內的每一寸蔓延都帶來無限灼痛感的同時,癱坐在椅子上的歐陽晟乾非但沒有覺著痛苦,反而笑了。

“冷君遨,這一局,本王且看看,你有幾成勝算!哈哈……咳咳……嘔……”

尤其是趙婉兮當時那副震驚的模樣,實在是讓他……十分滿意。

沒有看到后續的歐陽晟乾只覺著心中得意,禁不住笑出了聲。

只是才咧開嘴,笑聲才從喉間溢出來,一股子甜腥的味道便也隨之而來。

又猛又快,完全讓他忍不住,咳嗽了好幾聲。

好不容易停下來,再看手掌時,掌心已經是黑紅一片。

“不好……”

這毒素的蔓延,好像比他想象的,還要稍微快一點兒,好不容易才看到了勝利的曙光,自然不能就這么死了。

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的感覺,很快就擊潰了歐陽晟乾的好心情,下一瞬,他陰著發青的臉色,十分不滿地看向背對著自己的人。

“動作怎么這么慢?莫不是要等本王死了,你那解藥才能成功?

不是一早就準備好的么?”

一直到了這會兒,中毒歸中毒,實際上歐陽晟乾還是沒有半點兒擔心。

畢竟有后招。

然而……

想象中本該存在的緊急施救并沒有上演,好歹他進來也有半刻鐘的時間了,那道佝僂的身影看上去卻依舊還是在優哉游哉地自己忙碌。

別說是顧忌到他,就連多一句的話,都沒有。

到底就久經陰謀,小小一道不起眼的暗門,里頭別有洞天,隱藏著一間密室不說,里頭還擺滿了瓶瓶罐罐。

一道身披灰袍的身影正佝僂著在忙碌。

進去之后,歐陽晟乾也不言語,只閉著眼睛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喘氣,哪知等了半響沒有動靜,才又睜開眼,一臉不滿。

“還愣著做什么?給本王將解藥拿來。”

既然喝了毒藥,那么解藥,就是必備品。

就跟冷君遨,甚至是趙婉兮所預料的那樣,之前所謂公平競爭那一幕,不過只是一場戲罷了。

歐陽晟乾喝了自己有解藥,冷君遨喝了,有趙婉兮,原本就不可能有什么結果。

城府陰沉如他,也沒想過,要靠著這個手段,要了冷君遨的命。

事實上,歐陽晟乾真正的目的,不過是今日這一幕,這個過程罷了。

想要征服女人嘛,簡單,攻心為上便是。

既然能提前預料到趙婉兮定然會帶著冷君遨一道前來赴約,那么對方根本不會同意跟他公平競爭,以毒酒定生死的事情,自然也在歐陽晟乾的預料之內。

既然都早就猜到結果了,那還白白做出不該有的犧牲,可不是他的風格。

可趙婉兮畢竟是女人,有人肯為她去死,而且還是像自己這般位高權重的人,她不可能不動容。

只要是女人,就總會有心軟的時刻,心底的堅守有了裂縫,還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說到底,所謂的感情,其實都脆弱。

還不如手段來的管用。

感受著毒藥開始發揮作用,在體內的每一寸蔓延都帶來無限灼痛感的同時,癱坐在椅子上的歐陽晟乾非但沒有覺著痛苦,反而笑了。

“冷君遨,這一局,本王且看看,你有幾成勝算!哈哈……咳咳……嘔……”

尤其是趙婉兮當時那副震驚的模樣,實在是讓他……十分滿意。

沒有看到后續的歐陽晟乾只覺著心中得意,禁不住笑出了聲。

只是才咧開嘴,笑聲才從喉間溢出來,一股子甜腥的味道便也隨之而來。

又猛又快,完全讓他忍不住,咳嗽了好幾聲。

好不容易停下來,再看手掌時,掌心已經是黑紅一片。

“不好……”

這毒素的蔓延,好像比他想象的,還要稍微快一點兒,好不容易才看到了勝利的曙光,自然不能就這么死了。

呼吸變得越來越困難的感覺,很快就擊潰了歐陽晟乾的好心情,下一瞬,他陰著發青的臉色,十分不滿地看向背對著自己的人。

“動作怎么這么慢?莫不是要等本王死了,你那解藥才能成功?

不是一早就準備好的么?”

一直到了這會兒,中毒歸中毒,實際上歐陽晟乾還是沒有半點兒擔心。

畢竟有后招。

然而……

想象中本該存在的緊急施救并沒有上演,好歹他進來也有半刻鐘的時間了,那道佝僂的身影看上去卻依舊還是在優哉游哉地自己忙碌。

別說是顧忌到他,就連多一句的話,都沒有。

到底就久經陰謀,城府極深的人,很快,歐陽晟乾就察覺到了不對勁。

“你……你是何人?”

醫女傾城:邪王,一寵成癮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