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三章 古怪銅盆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12:21:00 字數:2880 閱讀進度:653/725

這個花紋一看,像是一種密密麻麻的字符堆積,的確看起來像是某種圖騰?

我穩了穩心神,覺得怪異,說道:“你什么時候開始的?”

“哦,照鏡子的時候發現的。”許桃夭兩根觸須緩緩晃動,然后回縮眼眶,“我這個人比較喜歡照鏡子,特別是最近,迷上了我這種神之眼的狀態,照鏡子,覺得特別特別的美。”

這....很美?

我心里涼涼的。

臭美,愛照鏡子是美女們通用的天性,但是她眼前這個......

許桃夭說:“那是你們正常人覺得的眼睛美感,覺得美女的眼睛又大又漂亮,都是很畸形的。”

我摸了摸鼻子:畸形的審美觀?

許桃夭無奈的攤開手掌,說:大眼眶鑲著眼珠,就像是鑲在玉器上的鉆石寶珠,你無法盡情的觀賞它完全的美麗,而我這一對美麗的眼珠,只有取出來,才能盡情觀賞這一對琉璃寶珠的每處角落。”

許桃夭說到這,又補充了一句,“程游,我問你——如果你喜歡一樣東西,只喜歡它的片面,不喜歡它的全部,那這種愛是不是真實的?這種喜歡必然虛假的,正如大多數男人們的虛情假意。”

我徹底傻眼了,竟然覺得她說得挺有道理的.....

許桃夭吧,妖言惑眾的能耐是真不低....她的世界觀真是挺獨特的,我覺得之前沫小兮的變態之名,要徹底為她冠名了。

不過,所謂高智商的變態,大多都是世界觀異于常人,有很多讓人難以理解的地方,不是嗎?

“咳咳,我們跳過你喜歡欣賞自己眼珠的事情。”我干笑幾聲,說道:你對你的這個眼睛,有什么看法嗎?

許桃夭說:我估計是我撞邪了,像是我姐姐一樣,我的眼睛到處去耍.....碰到臟東西了,我估計就在那個女人身上。

我點點頭。

她說當時,那個女人為什么來醫院看婦科呢?因為那個女人是有些離奇的。

她給我講了怎么一個離奇法。

那個女人叫何依依,是一個相當漂亮的女人,就是皮膚有些像是龜裂,看起來眼眶黑黑的,她說她可能發炎了,所以來看看。

當時許桃夭覺得怪,卻沒有覺得多怪,畢竟婦科診室很多這樣的病人。

她正在和沫小兮,正興致勃勃的去研究自己的眼睛,這一下,她又起了好奇心,怕不是有什么鬼祟?

鬼胎什么的,不是挺多的嗎。

許桃夭頓時就好奇心來了,覺得是自己“內視陰陽眼”的能耐大顯身手的時刻到了,讓她躺下,就偷偷用眼睛去看,結果一看,瞬間就出事了。

“冷,我的眼睛特別冷,一瞬間像是被凍傷了一樣,馬上就縮了出來,可是也出事了。”許桃夭說。

苗倩倩低罵道:“呵呵,死變態!也就你才能有這種可怕的想法,進去看看......不作死,就不會死!”

“咳咳。”

許桃夭咳嗽兩聲,沒有理她,繼續假裝一本正經的給我說道:“然后,我身上就出現了這個怪事,我當時問她有什么不對的對方,她說她的家里,有個特別奇怪的明朝銅盆,上面雕刻著很奇怪的圖案。”

她懷疑自己眼球上的紋理,就是那個銅盆上的,她說那個銅盆特別的怪,總共有三個怪事。

第一怪,是銅盆生水。

把盆子放在水井,院子里旁邊,會每天早上起來,都有一層薄薄的水,沒有一個星期,就滿了一盆,夏天只要個三五天就水滿盆,冬天要久一些,大概個十多天。

第二怪,是銅盆養活物。

那個盆子,你把盆放在院子里,特別容易招東西,螞蟻、螞蚱、青蛙,都往那個盆子上跑,甚至一些老鼠,臭鼬,也喜歡湊在那個銅盆附近。

第三怪,是銅盆招死物。

那個銅盆,不僅僅小動物喜歡,一些奇怪的臟東西,也喜歡湊到那個銅盆附近,晚上的時候,經常聽到院子里鬼哭狼嚎,那些動物和臟東西,竟然開始打起來,都想爭著那個銅盆。

我聽到這,覺得是怪。

那個銅盆,簡直怪得有些離奇了。

我忽然想到苗疆里,會不會是那些神秘蠱婆,用來養蠱的盆子?

許桃夭嬌滴滴的睜大美麗雙眸,問我:這個事情,幫我看看吧?我怎么說也是你們的老朋友了,并且我這個潛力夠大吧?我現在可是沫小兮家私人醫院的首席顧問,也是處理陰事的,我們也是同行了。

我說那行吧,我們抽個時間。

那個銅盆可能有問題吧?

她的眼睛紋路,搞不好真是那個銅盆上的.....

并且,這個事情,苗倩倩真沒有說錯她這個家伙,是她自己作死,并且可真夠能作的.....那么大膽作死的人,能活到現在.....不容易。

“可以,程游,我看好你。”許桃夭笑了笑,意味深長的說:“我想找個能欣賞我眼睛美麗的男朋友,我們結婚的后代,兒子女兒,以后眼睛都能那么美......并且,我們夫妻都是一脈新陰行世家的鼻祖了。”

“滾!”

我哭笑不得的罵了過去。

“哼哼!”許桃夭很不滿,“你真是不懂欣賞我美麗的男人,一個女人,最美的地方不外乎是眼睛,一雙又大又美的眼睛,眼睛是心靈的窗戶。”

“我打死你,信不信!”

苗倩倩就在旁邊抄起小板凳,就想砸過去。

“啊啊!”許桃夭嘻嘻嘻的嬌笑,撒丫子就跑,“打人啦,打人啦,倩妞,小心你的耳朵掉下來。”

這許桃夭是赤裸裸的反擊,對于剛剛苗倩倩挑逗她的報復。

媽的....

這人變態啊。

我看得實在無語,頭疼。

這老朋友也送走了,我也懶得理會那么多,走上樓悶頭就睡。

第二天早上起來,我出到客廳,看到安清正早早的就爬起來,和董小姐一起在廚房做早餐。

小青兒拉著小白狐,大烏龜拖地,忙得不亦樂乎,要說咱們店里,都過著集體員工宿舍的生活,挺促進員工之間的友誼的。

只有一個人例外,苗倩倩睡她的大頭覺。

她最近也不回家了,是在這里騙吃騙喝,我就沒有見過她這個大懶蟲,十點鐘以前爬起過床。

那個許桃夭的事情先靠后,我想起了正事,當下就給勐海蕓打了一個電話,把昨晚上那個尋龍風水師的事情告訴了她。

“三日后,要和我打過一場?”勐海蕓的聲音有些凝重。

我問她有把握嗎?

勐海蕓說:“兩脈,本來同氣連枝,都出同源!講的都是把自身變成龍王,我是鯉魚躍龍門,他是人中龍鳳,當年我的祖輩能勝他,現在.....自然能勝第二次。”

我聽得她自信滿滿的口氣,心里頓時放寬了。

勐海蕓也不是好惹的,她的人魚大酒店里,仍舊養著人魚小姐,那些鯉魚精吸男人的陽氣,然后她吃生魚片呢.....

我輕輕的說:那成吧,要幫忙,盡管說,你先準備一下,到時候我們去觀禮。

“沒問題。”勐海蕓掛下了電話。

我想了想,又給白小雪打了一個電話,把近期的情況匯報了一下。

“勐海蕓的事情,是師門恩怨,我們不好參合,這個事情挺凝重森嚴的。”白小雪沉吟了一下,“至于那個銅盆,還有那個夭妹子的眼珠,我有些興趣。”

啊?

是對許桃夭的驚天之舉,上帝視角,有了好奇心,畢竟她也是陰行圈子的老人了,知道其中的重要性。

我說要來看看嗎?

“可以,正好閑著沒事做,來陪你休閑一下。”白小雪掛了電話,她對我說:“這個銅盆,搞不好是傳說中那一個,歷史上最出名的那個盆子。”

明朝銅盆,再結合最出名的,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出現在我的腦海里,該不會是那個傳說中最離奇的寶盆吧?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