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八章 殺人回音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12:20:29 字數:2923 閱讀進度:618/725

這心跳聲,帶著深沉的睡意。

我在迷迷糊糊中,感覺要徹底睡死了,我似乎聽到有人在身邊叫著,是小青兒,把我們一個個全部搖醒。

呼!!

我猛地做坐直了身體,大口大口的喘著氣,渾身冷汗,“剛剛.....什么東西?差一點就睡著了。”

那種心跳,咚、咚、咚、像是帶著魔性的聲音,怕不是有人在暗算我們,背地里給我們下術?

“怎么回事?”苗倩倩和小白狐也被叫醒了。

小青兒面色有些不對勁,鐵青,也不說話,用手指小心翼翼的指著窗口外。

順著小青兒的手指看去,隱約看到窗戶外一個奇怪的小女孩正在窗口看著我們。

她的臉很白,眼窩又大又黑,留著長長的烏黑頭發。

她像是站在窗口外,隨著黯淡的月光,她的影子印在玻璃上,似乎十分矮小,一下一下的跳著,想要艱難的跳起來,從窗口看向我們幾個人。

“誰!?”

苗倩倩面色一沉。

“我數到十哦~~”

“一起睡覺~~”

那個小女孩又跳了一下,在窗口繼續想跳起來,氣氛十分安靜詭異。

“鬼啊!!”

陳瓔珞渾身汗毛直立,慢慢開始抖起來,縮在角落里一動不動,她之前都是利用男人,似乎第一次正面碰到那么詭異的事情。

“睡覺咯~~”

而窗外的小女孩影子,也一下接著一下的不斷跳動著。

咚。

咚。

咚。

心臟有力的跳動聲,伴隨著她的跳躍十分的有節奏。

“什么鬼東西!!裝神弄鬼,嚇人嗎?”苗倩倩面容冷厲下來,大步流星推開門,和我們一同走出院子。

我們來到院子外面。

看到整片地盤,都空蕩蕩的,剛剛的那個詭異的小女孩,消失得無影無蹤。

跑了?

我也面容一皺,站在原地思索。

我說:“那個黑人估計是想嚇我們,不過,我們是嚇大的嗎?”

“但嚇人,也是挺奏效的,最起碼,對不是陰人的一般人來說,心里壓力特別的大,如果是一般人,早就給嚇傻了。”苗倩倩有些鄙夷的撇了過去,意有所指。

我扭頭看去。

發現陳瓔珞卷縮在我們背后,瑟瑟發抖。

我看得也是無語,她多少也是一個當年的話事人,挺大權柄的,竟然嚇成這樣。

不過我也知道,她這種來得太快,根基不穩,本質上,也只不過是借著男人上位,其他的陰術,見識,乃至膽量,統統沒有磨礪過,就是一個普通人。

我們不去管她。

“不對勁。我忽然面色一沉:“那人太矮了。”

“你也發現了嗎?”苗倩倩笑了笑,說:“走吧,去看看案發現場。”

我們一邊說,一邊來到剛剛那個窗口的位置上,現在一看,的確是太矮了。

這個窗口的墻壁到地面,只有半米高。

剛剛那個小女孩,身高都不到五十厘米?

要跳起來,才能看到我們?

“那么矮的女孩,是侏儒嗎?侏儒都沒有不到五十厘米的吧?不到半米,那個人的身高是嬰兒嗎?”我面色陰沉下來,“還是鬼?”

“不是鬼。”

苗倩倩說是有影子的。

有影子的鬼,除了之前小桃紅那一對,剩下的鬼魂陰崇,都是沒有影子的。

“看來這東西是有實體的活物。”苗倩倩蹲了下來,指著地面上的幾個爪印,像是手掌一樣,十分有力粗壯,說道:“并且,這鬼東西.....還是用手來走路的。”

“用手走路的怪物!”陳瓔珞立刻尖叫起來。

“你給我安靜!”苗倩倩冷冷的看著她,“想救你妹妹,就別嘰嘰歪歪的。”

陳瓔珞沉默下來,渾身止不住的顫抖,有股難以掩飾的恐懼。

用手?

我抽了抽鼻子,腦補不出用手走路的怪物。

苗倩倩直接蹲下,在地面上用一根樹枝,畫了一張草圖,“我覺得,這個鬼東西,應該大概是長這樣。”

我一看她的畫:一顆小女孩的腦袋,脖子以下是一雙岔開的雙手,像是一根長著人頭的圓規。

“哈?”我懵逼了一下,也蹲下來,“你真是靈魂畫手,你這個不科學。”

她瞪大眼睛,“見了鬼的科學!有些人自稱兩腳獸,我給這種生物起了一個名字,叫——兩手獸。”

苗倩倩站起身來,拍了拍灰塵,說道:“我覺得,就是雙手撐著地面,一蹦一蹦的,看著我們,不到五十厘米.....那么矮的個子,肯定沒有腿和腰啊!脖子以下全是手.....走吧,這個地方有這種鬼東西,怕不是山魅?不簡單。”

我說的確是不簡單。

那個妖人,只怕在山上,做了很歹毒的術,養出了不知道什么東西的猙獰怪物。

不到五十厘米的非人類身高。

用手走路......

也難怪苗倩倩會畫出那一副很讓人震驚的手稿。

我們在院子里轉了一圈,真找不到那個怪物,只能回到閣樓里。

苗倩倩對我們說:“肯定是那個黑佬養出的怪物,這準備來弄我們,我們繼續回去睡覺,下一次再來,還在窗口一跳一跳的,我們直接不管那么多,破窗而出,打爆她的頭,這叫.....以不便應萬變的戰術。”

小青兒白了白眼,萌萌的說:“苗阿姨,你現在越來越愛裝逼了,這可不是好事,分明就是找不出苗頭,只能回去睡覺嘛,看把你得意的,還振振有詞。”

“反了天了你,仗著人小,我就不敢打你是吧?”苗倩倩說。

“哼,來啊。”小青兒干巴巴的看著她。

苗倩倩干笑了一下,“咳咳,咱們不打架,我們回去睡覺去,養精蓄銳。”

我覺得無語。

這家伙也是皮癢,次次都喜歡挑釁比她厲害的小青兒,白小雪,欠揍得很。

接著,我們幾個人在院子里吹完了牛,準備回去繼續睡覺,鬼才理會那東西是什么,嚇我們?

我們就是嚇大的,除了旁邊的陳瓔珞在瑟瑟發抖。

陳瓔珞不斷的驚恐嘀咕說:“這到底是什么鬼東西,不到五十厘米,站在窗口上一蹦蹦的小女孩,還是用手走路的......”

我們懶得理她。

要說她強是強,但缺陷也很大,我們防著她,沒有屁大點的威脅。

這時,我們回到閣樓里,剛剛踏入門檻,發現整片閣樓變了,陰氣沉沉的,傳來嘻嘻嘻的鬼笑聲。

嘻嘻嘻....

嘻嘻嘻....

“我數到一二三....”

“你的心就爆炸了哦~~”

那歡快的小女孩聲音,響徹了一樓,二樓三樓。

幾乎無處不在,像是在演唱會里的巨大回音,重重疊疊,竟然有一個矮小的黑影來回奔跑。

她竟然趁著剛剛我們離開,直接趁機進了閣樓。

咚..咚!

她身上,竟然像是敲鑼一樣,發出陣陣駭人的巨大心跳聲。

心跳聲迅速彌漫在整個有回音的閣樓里,重重疊疊,這閣樓,像是特別制造的建筑,竟然能反射回音。

咚咚咚咚!!

那心跳聲轟炸我的耳朵,讓我的心臟像是馬達一樣,瘋狂跳動。

周圍天旋地轉,一股失重的暈眩感覺傳來,眼前像是殘影一樣,一震一震的,自己的心跳變得毫無頻率,波濤洶涌。

這是....什么鬼!?

我的腦袋像是爆炸了一樣,緩緩抱頭蹲下,捂著耳朵,滿是痛苦。

這個時候,旁邊的陳瓔珞面色劇變,反倒是在場她最輕松,卻也艱難的捏了捏心臟,說:“王八蛋,怪不得找我妹妹,原來也是一個玩心跳的高手.......還有這種法子?玩這種東西,我反而不輸給你!”

啊!!

她猛然怒吼起來。

她的聲音,帶著一種奇怪的詭異頻率,心肺都像是喊了出來,竟然打算以聲音對聲音的,對抗那彌漫在空氣中的聲音邪術....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