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最后一塊拼圖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12:20:27 字數:2847 閱讀進度:615/725

苗倩倩說:懂我干嘛給你戴這東西了吧?

我說懂了,防止中這種降頭術,的確要戴這東西。

其他的地方,都比較難摸到脈搏,就心口和脈搏兩處,是人體最容易摸到脈搏的,一摸就中。

她那能耐也太邪乎。

現在都毀了容,萬一被她知道了我的“心跳密碼”,打開我的心房.......

我估計也看得她心臟撲通的狂跳,估計看得初戀的美好了,種了她的邪,被她下了情人降。

要說這情人降,真是兇險歹毒無比。

當時,那陳瓔珞和一個年輕的帥哥老板結識,那個男人成為了她裙下之臣。

那個男人特別圓滑,還會奉承,特別會說話,是真心喜歡她的。

他推心置腹,還對她說:“那些人,都是喜歡你對他們那種初戀的感覺,瓔珞姐,你有些驕傲了,如果不那么驕傲,以后咱們陰行圈子里,駿爺都不是你的對手。”

陳瓔珞也是有些自知之明的。

當時也覺得自己驕傲了,一聽那個小白臉聽她的冒死直言,覺得他為人真的不錯,覺得身邊就少一個講真話的,把手下的一些活兒交給他處理,結果產業瞬間就井井有條,真是一個人才。

苗倩倩似笑非笑,說道:“要說那個男人啊,的確厲害,陳瓔珞原先手下那群陰人,都是一盤散沙,被他統合起來,產業也蒸蒸日上,陰行的生意,也越做越大,陳瓔珞是徹底信任他了,那個男人呢,也沒有辜負所望,和駿爺分庭抗禮,還打了幾回合。”

這個時候,那個男人就對陳瓔珞說:“咱們還很難扳倒駿爺,如果把張爺也弄得成為了你的手下,那駿爺還怕拿不下來?”

要說那個家伙,真是狼子野心,竟然想雙方都拉下馬,當這一片徹頭徹尾的巨無霸。

苗倩倩說:“當時的陳瓔珞,聽了他的話,打算去弄張爺。”

張爺是軍人出身,那鐵一般的意志力真不是誰能迷惑的,但陳瓔珞也不是沒有把握。

第一,她早就偷偷的,弄到了張爺的“心跳密碼”。

第二,她還有一手底牌。

人人都以為,她心跳共振,就能帶給人很高級的享受,沒有人知道,和她交合的時候,啪啪啪的過程中,雙方噗通噗通的心跳共振,啪啪啪和咚咚咚的兩種頻率相同,靈與肉融合的感覺,才是最爽,最嗨爆的,甚至承受力弱的,能給人嗨到暈厥。

那種感覺,是真的想象不到的,是世界上最爽最嗨的事情。

她之所以不告訴別人,是不想給人占便宜,并且這樣也夠用了,給人遠觀,不可褻玩的美妙初戀。

苗倩倩他爹已經被她一腳踢開了,現在就僅僅只有那個推心置腹的男人,能享受著這至高無上的體驗。

這一次,她準備對張爺用這種法子,讓他跟自己上床一次,她相信只要一次,張爺徹底迷戀上自己,對她成癮,中了她的情人降。

當時,陳瓔珞以夜宴的名義,要求張爺赴宴,一起商討對付駿爺的大計。

她知道張爺的兇悍,也不敢下藥,準備了烈酒,把張爺灌得有些模糊,陳瓔珞慢慢勾引了張爺。

苗倩倩笑了,“當時,陳瓔珞發現張爺比想象中還難對付,為什么?因為張爺內外兼修,內家功和外家功,都達到了頂峰,這種人是什么程度?血氣沸騰,心跳如龍!她不習武,心跳很柔弱,十分費勁的,才勉強和張爺共振。”

當時張爺是轉世投胎,以為陳瓔珞是他前世的初戀,恰恰好集中了張爺最薄弱的一環,陳瓔珞發現這點,越發欣喜若狂,面色煞白的控制心跳,和張爺一個頻率,想控制他。

并且在這其中,她耍了一個小手段。

她嫵媚動人的輕輕嬌笑著,拉著張爺的手,摸著她唯一引以為傲的高挺胸口,摸她心臟的位置,感受她的心跳。

而她呢?用手抓住了張爺的手腕,摸著張爺的脈搏,也在感受張爺的心跳,她這種手段,的確高明。

“不過,她還是小看張爺,高看她自己了。”

苗倩倩繼續說當年的事情,笑了笑,“張爺的心跳太有力了,她維持這種高強度運動,實在太難,一瞬間就力竭,被張爺反應過來,手還搭在她那引以為傲的胸上,然后張爺瞬間狠狠捏爆了。”

我有些冒汗,那種畫面有些血腥。

“張爺什么力氣?聽說當時,她還穿個低胸裝,那驕傲的大皮球,真的是‘啪’的一聲,血花和碎肉,在客廳里四濺。”

苗倩倩揉了揉高聳的胸口,有些痛苦的說:你可不是女人,感受不到,我一說到這.....就覺得胸痛。

“我能感覺到。”小青兒說。

“滾,其他十三四歲的女孩兒都開始發育了,你這種一輩子都是平胸,對于這一點.....你毫無破綻!”苗倩倩惡狠狠的打擊她。

小青兒瞬間被說懵逼了,忽然大叫起來,“小游哥哥,這個給人下情人降的老巫婆,她欺負我。”

額、

我是徹底無語,媽的,苗倩倩變態啊。

“再說當時啊,然后張爺又是抬手,就是一巴掌,扇著她的腦袋,把她的半張臉瞬間拍塌陷了。”苗倩倩一副心有余悸的樣子,“要不是張爺當時收了九成九的勁兒,不想殺人,陳瓔珞早就死了。”

不過即使如此,她也被送去急救。

半張塌陷的臉,徹底毀容了,她惹了張爺,張爺給她教訓,不去再動她,但她沒有了靠山,只能連夜逃跑。

而那個小白臉青年呢,瞬間接手了陳瓔珞的產業,并且九成的獻給張爺表現忠誠,自己只留下一成。

表示對張爺效忠,并說這一切都是陳瓔珞的主意,他還勸過她不要對張爺賣騷。

“這真是狡兔死,走狗烹。”

我吸了一口涼氣,“那個男人,慫恿她弄張爺,然后失敗了,又瞬間投靠了張爺,真是墻頭草。”

苗倩倩繼續說道:“還有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我現在才想明白。”

我說什么事情?

她說:“那個小白臉的名字,很有意思。”

我說叫什么?

“當時那個小白臉,接收了陳瓔珞剩下的一成產業,更名叫慶江地產集團,那個男人的名字,叫廖慶江。”苗倩倩笑著說。

臥槽?

那人竟然是江哥?

我知道她為什么說很有意思了。

因為之前大家都不明白,現在捅破了窗戶紙,大家都明白,江哥其實背地里是埋伏在張爺這邊的棋子。

“想不到,江哥,竟然不是第一次幫駿爺搞到有威脅的人,當年就用美男計,搞倒了陳瓔珞啊?他是駿爺派來的?”

苗倩倩說:“這個江哥的兩次手法都是一樣,都是借刀殺人,之前是借著貴婦圈,搞二姨太和趙半仙,讓張爺迫于壓力,不好插手.....而之前呢,直接就是借著張爺的手,把陳瓔珞給鏟除掉了,高,實在是高!”

苗倩倩夸完了他,又說:“不過我們更高,江哥這種人物,想卷土重來,還是被我們弄趴了。”

這現在,最后一塊拼圖,徹底補上了。

原來當年的一切,竟然是這個樣子,所有的時間線,基本上完美的重合。

苗倩倩,陳瓔珞,駿爺,張爺,當年發生的一切,還有一個作為中轉點的江哥.......

苗倩倩當年這個小女孩兒,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那個當年鬧得翻云覆雨的陳瓔珞,是她一手挖掘出來的,陳瓔珞的陰術,也是苗倩倩幫忙完善恢復的?

“你好一個熊孩子,當年鬧得天翻地覆。”我忍不住捂著額頭,說:“你真是牛逼壞了,從小到大都沒有消停過,母親去世后,去家具廠散心,能搞倒梁小強,為了打敗后媽,竟然挖掘出一個怪物。”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