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詛咒女孩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12:20:13 字數:2807 閱讀進度:596/725

第二天早上,趙半仙早早的就離開了。

他收拾了羅盤,店里的很多行頭,帶走自己留在店里睡午覺的心愛枕頭,一聲不吭的和我們道別走了,他不太敢見我們,直接默默離開,消失在繁華的商業街中。

我心里也不是滋味。

咱們以后再見趙半仙,是以朋友的身份,而不是伙計的身份了,他這是退出陰行,還是被我勸退的。

山子離開了,老趙也走了。

咱們店里最一開始的那一批人,我們四個人,只剩下我和苗倩倩兩個人,這以后,不知道還有誰要離開,我心里想到這有些復雜,不是滋味。

這就是生活啊,總要有人闖進你的人生,也有人默默退場。

這股復雜,我默默埋在心底,我和安清正吃了早餐,就開始干活了,畢竟還是要前行。

要說這今天,可真是忙得很。

昨天的客人,因為我們去那古井走一遭,都給推掉了,行程都排到了今天,今天的客人可得有六單生意。

這趙半仙跟著二姨太去嗨了,而我們這些年輕人還得累死累活的賺錢。

要說苗倩倩那狗日的,昨晚一喝醉,就發酒瘋,這不是第一次了,昨晚我們幾個人好不容易才把人按住,扔到了客房里的床上,現在還在睡覺,沒有日上三竿,估計是爬不起來。

小青和小白狐,昨晚喝著飲料,就偷偷一起喝起啤酒來,小青抱著一只醉狐也在里面躺著。

那小蛇龜,也是一只醉龜了。

要說咱們這店里真正靠譜的,就是安清正和我,早上的時候,我們兩個人開店干活,把事情忙完了。

十一點半的時候,我給董小姐打了一個電話。

我對她說:“在陳天氣那里嗨夠沒有?回來給我做刺青了,咱們新潮的彩紋刺青,都得靠你學呢。”

鬼刺圖和傳統刺青,都是老手藝,單色調,墨青色的,實用性強,但不好看。

我早就打算讓她來做咱們店里的第三類刺青師,給人紋漂亮類型的刺青圖案。

咱們店里不能一直搞復古的,要跟上時代,賺年輕人的錢嘛。

現在,顏值才是關鍵,年輕人都是顏控。

“唉!這不正學著嗎?我做夢都想和安清正小哥共事呢,在拼命學!有模有樣了,別懷疑我的學習能力。”

董小姐反駁我,笑著說:“我早就等你這句話了,陳天氣這個姐妹太不好玩了,整天像是犯人一樣,給拷著我,說我在這里待久了,局子里的那些漢子們都茶不思飯不想。”

她跟我吐著苦水,“我說要你去那里,她說你正在忙,別去給你惹麻煩........眼前可是你請我過來的,我下午就來啊。”

好家伙,這個狗日的王八蛋,還惦記著安清正?

這靦腆羞澀的溫柔“小帥哥”,還是女兒心的,對任何女性,乃至董小姐的吸引力,那都是爆炸式的。

中午的時候,苗倩倩才幽幽然的轉醒,一上來就哇哇大叫的說屁股痛,吵吵嚷嚷的,被我一巴掌呼過去,才安分了下來。

我讓安清正小心點,下午的時候董小姐要過來,縮著點,別給她勾走了魂兒,你不是她的對手。

交代叮囑了一下,我才就帶上了小青和苗倩倩,一起出活了,開始去忙周橙橙的“蠶繭美人”的怪事。

店里頭也是比較放心。

安清正是比較單純,但董小姐那人聰明得很,有她看著沒問題,這智商足夠。

我就怕她趁我不在,勾引安清正。

并且力量上也很安全,安清正加強過雙魂,把他的魂兒給董小姐上身,就是兩個厲害人物,再加上那只蛇龜,我不太相信駿爺能來搞事。

我和苗倩倩,小青兒抱著小白狐上了車,就向咱們郊區的海邊開。

這一帶,有挺多海景別墅小區的,都是土豪居住,按照預約留下的資料地址,繞過了幾座山,來到了一棟靠著山的別墅這邊。

我和苗倩倩也聊起這個活,都覺得簡單。

那個有錢人家的姑娘就是不一樣,想找一個鬼都能花三十萬,尋鬼,這個活兒,得讓小青兒亮“招子”。

我們把車停在別墅區的門口,在一個很豪華的西式風格院子前按了門鈴,沒有一會兒,門開了。

一個穿著寬大白花睡袍的可愛姑娘走了出來,正是之前的周橙橙。

“倩倩姐,來了?”周橙橙看著我,疑惑的說:“這位是.....”

“我們店老板,之前你也見過,程游!”

苗倩倩指著我,吹起來,“咱們店里,附近幾個市里,不管神婆,道士,在咱們圈里混的,見了他,都要豎起這個!”

苗倩倩豎起了大拇指。

我聽得就想笑。

周橙橙這小姑娘,更是噗嗤一下就笑了,笑得還挺好看的,說:“我看啊.......不太像,這個小哥哥挺年輕的,又聽俊的,高人不都是那些留著白胡須的那種嗎?”

一般人的看法,是真會往趙半仙那種打扮的靠。

“好可愛的小姑娘,還有一只小狐貍....”周橙橙萌萌的湊過來,十分歡喜,“就和漫畫里走出來的一樣。”

我們幾個人跟著往里走。

我是看出來了,這個周橙橙是蜜罐里長大的富家孩子。

挺萌的,看起來經歷的事情不多,比較一看就比較單純的那種,并且朋友還比較少的那種。

一上來就和苗倩倩那么勾肩搭背,估計是被她清純萌萌的外表給騙住了。

這院子挺特別的,充斥著一股很古老的歲月厚重感,有些陰森詭異的氣息。

最特別的,是這院子里中央,有一顆被剝了皮的老桑樹,那桑樹生命力十分頑強,這都沒有死。

苗倩倩指了指那樹,讓我別出聲,說:“橙橙,帶我們進屋看看?”

“可以啊。”周橙橙說:“我平常都沒有什么朋友過來,帶倩倩姐參觀一下。”

我們跨過了挺別致的院子,來到了別墅里。

這屋里的裝修是歐式的,頭頂上有個十分花哨的黃色琉璃吊燈,裝修講究奢華。

苗倩倩四處撇,指了指樓上,說:“你這家三層大別墅,你平常一個人住嗎?怪空蕩的,這種大宅子,人氣少了,就容易出怪事兒,怪不得你膽小,要開燈睡覺。”

“沒有,這大房子和沈姨、大汪一起。”

周橙橙說沈姨是從小看著她長大的阿姨,這大汪呢,是養了七八年的一條狗。

我們沒有聊一會兒,樓上傳來腳步聲,一個穿著圍裙的阿姨叫了一聲,“橙橙,該午覺了。”

周橙橙有些不開心,卻點點頭,慢慢悠悠走了上去,我看了看時間,下午一點鐘。

這個時候,那個沈姨走了下來,對我們說:“各位,就是橙橙請的高人吧,請坐下,我給你們沏茶。”

她一邊說,就一邊倒茶起來。

我說你不怕我們是騙子嗎?

沈姨搖頭,說:“橙橙做什么事情,我們老板,都派人監督著。”

我聽了,感情是調查過我們了?才讓周橙橙接觸我們的?

我聽明白了,有錢人講究啊。

咱們的背景別人的調查過了,那么護著自己的女兒,是真當成寶貝了,但人家是金主,我們這個事情也能理解,沒有多大膈應。

我說:橙橙的事兒,是她形容的那樣吧?

沈姨抬起頭,撇了撇樓上的房間,嘆了一口氣說:“是也不是......橙橙從小就是被詛咒的孩子,從小到大,身上發生了很多很多怪異的事情,她父母都不敢靠近她,最近.....還念叨上了一個鬼女人,才來請你們辦事的。”

我皺下了眉頭,這橙橙是被詛咒的孩子?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