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 井中龍宮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12:20:08 字數:2783 閱讀進度:589/725

這風水局讓張爺,用這種“蠻力”的方式給破除了。廁所里的水井依舊。

水井邊緣不少枯枝敗葉,由于潮濕,那些枯葉泛起了大量霉點。

這個時候,破掉這個風水局的一瞬間,我忽然隱隱約約的聽到井里傳來一聲幽幽然的女子嘆息,說道:“各有道友,可愿來井中龍宮一敘?”

我心中一驚,低聲說:井里有聲音?

周圍幾個人面面相窺,搖了搖頭,說沒有。

難不成我是聽錯了?

我摸著腦袋,有些費解,或許真是走神了吧。

這個時候,張爺哈哈大笑的走過來,說:“哈哈哈!白小姐,厲害,道家的內家功夫,練得登峰造極。”

白小雪面色蒼白,說:“我不是專業武行的,不及張爺內外兼修,內練一口氣,外練筋骨皮,您一巴掌就能拍死我了。”

張爺擺了擺手,說但不比你們這些陰人邪門!剛剛我一時半會兒也闖不進來,如果不是白小姐身手高強,我差一點又落入駿爺那小子的坑中了。

我聽他們兩個人談話,是聽明白了,那個鬼上身的確能讓人力量大增。

安清正的魂兒上身就是一種,所以村里經常有撞邪的人,力大無窮,橫起來,幾個人都按不住。

這個江哥是自己找死,用這個風水局,融了那么多鯰魚的魂兒,雖然力量大,短時間堪比外家武人巔峰的氣力,卻能把自己撐爆。

張爺笑了笑,忽然擠眉弄眼的說:“這個水井,咱們也弄到手了,現在怎么弄?咱們要不要派幾個人去試驗一番......”

他一邊說,一邊擠看向我和白小雪,“白小姐剛剛大戰一場,有沒有內急的沖動,程游,快點扶著白小姐去上廁所。”

我瞬間錯愕。

張爺擠著眉毛,哈哈大笑說:“怕什么!女神就不出恭嘛?人家白小姐,也是一個活人,如果程游兄弟你見到白小姐出恭,你不覺得難看,那就是真愛了.....你們大可許愿,得神仙祝福,就能研究那一口古井。”

臥槽!!

我徹底反應過來。

這是被張爺的葷話驚呆了,這張爺老兵油子的軍隊出身,口無遮攔。

白小雪紅臉,啐了一口低罵了一句張爺,卻也又不敢對張爺動手。

媽的.....

我心里也是氣,張爺這老兵油子,是仗著自己孔武有力,光明正大的那我們開刷啊。

我也沒有接張爺這個茬兒。

張爺卻面色沉下來,說道:我沒有想到,咱們市里的廖慶江,十幾年來,一直埋伏在我的手下,根本沒有想到,他和駿爺是一伙的,竟然算計你們過來。

但就算再算計有什么用?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也不過是被碾壓而已,白小雪這個人太強了,就不是他的能耐可以算計的,或許他背后的那一個狐皮子精,才能算是有些門道,那狐皮子精出山,才可能能正面和白小雪一戰。

不過,我一想到白小雪命不久矣,就有些惋惜起來。

她奪魂,之前變成男人逃到這里,不僅僅是為了報戲子徐青的家仇,更是想用這種借殼脫殼的方式躲避程琦,免得被搶走生死刺青簿,連她現在表現得那么厲害,都在程琦面前不堪一擊......

我把眼光轉向眼前。

月色下的枯井,透著一股糞坑獨有的惡臭。

我們幾個人來到井邊,忍著惡心,往井里望了望,一灘渾濁的黑水,連月光都折射不出光澤,十分詭異。

現在破了陣,問題,現在就出在這口古井,這個陣眼中。

“陰氣沉沉,那么之前的江哥,是怎么能讓井里的老神仙,再次顯靈的呢?”安清正望下去。

我捏著鼻子,也往下望。

我在想,是不是真的找一對情侶,去試驗一下那種許愿方式的時候,我耳朵那股模糊的聲音再次響起又一句幽幽然的聲音:“各有道友,可愿來井中龍宮一敘?”

這一回,全部人都聽到了。

我們幾個人對視一眼,有些難以置信,我說:“這井里還真有活物,那不成那個井里的老神仙,還在糞坑里這些年,茍延殘喘?”

我是不太信。

被石頭砸了那么一下,是一條再厲害的魚也都被砸死了,就算沒被砸死,在那種糞水之中,不可能重傷活下來,更別提活十幾年。

可能是詭計。

駿爺這個人心思深沉,不可不防。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可能,難不成那井龍王一開始就是一個鯰魚精?所以根本不懼如此險惡的生活環境,反而能自由翱翔?

安清正也摸了摸鼻子,低聲的說:“這井里哪有什么龍宮啊?又不是看神話故事,并且,就算真有龍宮.....現在也是遍地黃金的黃金宮.......”

安清正對黃金這兩個字十分心有余悸,自從之前的黃金屋,有人死在咱們店里的廁所后,他就有了極大的陰影。

要說這黃金屋和黃金宮,還挺登對的。

我們正討論著,白小雪皺了皺眉頭,看向井底,說:“陰行里,真有請人到龍宮一說,所以才有那么多志怪傳記中,有人偶然進入龍宮,只不過這井里已經全是污穢,怎么可能還有龍宮?”

我頓時吃驚起來。

這陰行之中,龍宮水里真有?還能請人下龍宮參觀?

我覺得不可思議起來,可白小雪卻告訴我是真有,有些強大的精怪,喜歡占著山頭,風水寶地里,建立洞窟,這些都是很有道行的野仙,會請我們去做客.......只不過這十分罕見,堪稱一場山中奇遇。

并且,我們不是真的身體到龍宮,而是類似靈魂出竅的法子。

我腦海中想了一下,一些傳聞志怪里,也是靈魂出竅到的龍宮。

我心里好奇,白小雪也從來沒有賣關子的作風,很平靜的告訴我說:這個靈魂出竅的,都是請的都是修道的道友,都要服用內丹.......只不過這個內丹不是內服,而是外用。

我頓時震撼起來,說這內丹還有外用的這種說法?

可是一轉念,我的腦海就反應了過來。

道家內丹,是到自己肚子里,看著蛔蟲和腸道那般,這是內服,而外用,難不成是用這個蟲兒到眼前的水里,去別人家做客?

白小雪說:你很聰明。

我往水里一望。

就算是這樣,這井里原來十分清澈,是真有山神娘娘的居住地,也給這片日夜積累的惡臭海洋給淹沒了,即使是臨時進入蟲兒,也不愿意到這片惡臭黃金海洋遨游。

這個時候,又傳來幽幽然的清脆女聲,說道:“龍宮并未受到污穢,諸位道友請放心。”

我們幾個人對視一眼,一咬牙,決定讓安清正身先士卒。

畢竟他的身體構造和我們不同,他有雙魂,并且他的魂能隨意牽引回來,如果感覺事情不對,迅速拉回來,也避免慘遭厄運。

安清正不情不愿,不過性子軟弱很好欺負,被我們說服,盤腿打坐,開始含化了一枚內丹,開始內視,然后吐出一條小蟲兒,落入井中。

刷。

井壁上似乎有個窟窿,忽然出現一條長長的蛇尾,把那蟲兒勾了進去。

“這井里另有乾坤?井壁上,似乎連著一條通道。”白小雪皺了皺眉,說道:我們可以試一試。

白小雪直接就開始了,我也沒有猶豫,跟著含化了一枚內丹,陷入了盤腿打坐的冥想中,漸漸的,恍恍惚惚,意識來到蟲兒身上,那蟲兒瞬間便往井里一躍。

噗!

一根蛇尾又從井壁上伸出來,把我們兩個蟲兒直直的勾了進去,進入了一片漆黑的黑暗之中。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