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男女不辨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12:19:51 字數:2746 閱讀進度:570/725

我是徹底明白白小雪的意思了。

這如果是兇魂上身,還好辦,但這種不是魂兒,是強烈的怨恨殘留聚合,那么我幫他,缺德折壽,那些大量怨念,這些天譴,業火,會引到我自己身上,也被怨念纏身。

那這汪叔到底做了什么,才導致那么多,上千個男人對他的強人念?

強人念這東西十分罕見,不是想產生就產生的,是臨死前,一種很強很強的激烈情緒殘留世間。

可以是愛,可以是恨。

強叔集聚了上千個男人的怨念纏身,所以才惹的業障纏身。

白小雪卻搖頭,說:“這就是一個陷阱,那么多的因果業障加身,著實罕見,我做陰行那么多年,從來沒有見過傳說中的天譴,這個汪叔可真夠怪異的,他是死定了.....你救他,你也得死。”

我覺得奇怪。

古時候,那么多將軍殺人,千人斬,坑殺萬人,比比皆是,就沒有人遭天譴,駿爺和之前的胡老板販賣人口,害了那么多人,也活得好好的,反而是行俠仗義的汪叔,遭了老天爺的報應。

這汪叔,到底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兒?

“沒救了。”白小雪搖頭。

我忽然緩了下來,面容低垂說:我明白了。

“你明白就好。”白小雪看著我,“我們出門做生意,見過太多生離死別,能幫就幫.....不能幫,就盡人事,聽天命。”

天命嗎?

也對,天要人死,人不得不死。

這就是天譴。

我整理了下思緒,回到店里,對汪叔低聲說:汪叔.......這個事兒,可能我還搞不定,是我看走眼了,你身上不是怨靈上身,而是因果報應,業障,是做了傷天害理的人才有的,業火燒身。”

“業火?”

汪叔沉默了,長長的復雜嘆息,道:我身上這種情況,是天譴?那么老天爺真是無眼啊.......那么,我認了!你幫我解決這個因果業障,也要自己惹上身,柚子,這個事我不想害你,我自己走!

我沉默,無言。

汪叔聽到自己的事情沒救了,一瞬間老了十幾歲,整個人面容蒼老,顫顫巍巍的,走出了店。

我叫他,他也沒有反應,整個人陷入了恍惚和崩潰里,慢慢的扶著墻壁離開。

汪叔走了,白小雪回到店里抿了一口茶,淡淡的道:“這個汪叔,是駿爺派來的緩兵之計,想騙你也遭天譴。”

我明白。

但我的心里還是不是滋味。

汪叔一個那么好的人,為什么會遭天譴呢?他到底做了什么事?

我碰到過很多惡人,心腸多歹毒的都有,就沒有一個遭了天譴,業障纏身,怎么會輪到汪叔?

我想不通這個事情,心里有個疙瘩。

下午的時候,白小雪還勸我說,這是駿爺來擾亂我們的心神的,讓我平心靜氣,繼續教我練氣,打坐內視,一起練五禽戲。

她對我說,我的進步一日千里,只要苦心修煉,不出個一兩年,很快就可以趕上她。

我也想打坐,可我就是靜不下心。

白小雪也看出了我的心思,沒有再催我,說:“你這種情況下,心神不寧,貿然內視打坐,靈魂控制不住體內的蟲兒,反而要陰靈大損,精神不穩,走火入魔。”

我點點頭。

白小雪對我說,練功走火入魔是怎么一個情況......一般人打坐練功,真沒有走火入魔的資格,只有能內視的人,靈魂附在蟲兒上,靈魂出竅,才可能會傷及魂魄。

下午的時候,我們三個人就去吃晚飯。

我在飯桌上味同嚼蠟,一直想著汪叔的這個生意,忽然想到了什么,對白小雪說:“你說駿爺身上,有傳說中的人中妖氣息,沒有人見過這種生物.......按照道家的說法,有陰有陽,陰陽對立,才是天地常理,人妖回歸混沌,才天理不容,才遭了天譴?”

混元,在道家和古代神話的傳說里,只有天地未開的盤古時期才有的東西,現在只有陰陽,重返太初,天理不容。

白小雪聽了,很詫異的看著我說:“的確有可能,汪叔無意間折磨那些男人,搞出了很逆天的東西,才可能遭天譴......我也算是看出來了,你對汪叔事兒沒法放下,那么就去吧。”

她放下筷子,站起身來,”我們一起看看汪叔到底為什么遭了天譴,是不是搞出了一個陰陽合一的人妖,如果真有......給安清正弄來補一補。”

我也放下筷子,說還是得查。

汪叔的死我們救不了,但人中妖還得想辦法弄一弄,并且解除心中的疑惑。

我打了電話,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汪叔那一頭,就十分頹廢滄桑的,像是想了挺久的,對著我說:

“柚子,別說了,你是我看著長大的,咱們村里的孩子,我最喜歡你的性格,我不希望你冒著業障纏身的風險來救我,你的命,可以救更多的人,而我這一條老命,不值錢。”

汪叔像是老了十幾歲,沙啞的嘆息說:“我知道,我做的事兒,太違背人倫綱常,遭受了天譴,才出現了那么口中的人中妖,這種東西,不該是存在這個世界的....”

我一聽,汪叔似乎還真知道自己做的事,天理不容。

我只聽說過人中龍鳳,沒聽說過人中妖,這是怎么產生的?

他到底對那些男人,做了什么報復舉動.....

汪叔說:“你們想知道,就過來吧....我在我這條老命沒了之前,再給你扳倒駿爺,做最后一個貢獻,這個人中妖我想交給你們,這樣.....我死得也不憋屈了。”

汪叔給我們發了一個他在咱們市里分店的地址。

我和安清正和白小雪,打了一輛車,就去找汪叔里,大概半個時辰后,我們來到了地點。

在夜色中,汪叔站在小酒店門口,眼里滿是疲憊,沙啞的偏著腦袋說:“柚子,我從小看著你長大,你還不懂你汪叔我的性格?我這老小子,頑固得很咧,的確是當了一輩子為人不齒的龜公,可是,除了最開始的那幾個跟著我的女人外,我沒有再讓女人賣淫過.....我這個人,不喜歡對弱者下手,怎么可能讓弱勢群體,去欺負她們去賣淫?”

沒有讓女人賣過?

那他現在手下拉皮條的那些女人,是怎么來的?

這不是開玩笑嗎。

汪叔笑了笑,嘴角劃過一抹肅穆和悲壯,刻板的說:走吧,帶你們去參觀一下,就知道了。

我們幾個人,進入了店里。

這個店里內有乾坤,酒店里的房間,鏡子是單面鏡,能從玻璃的一頭,看到酒店房間里的人在干嘛,而房間里的人,卻以為是普通的鏡子。

汪叔帶我們走進了一條狹長的秘密走廊,由于構造特殊,兩側是賓館,有一面面鏡子,看到每個房間里面的情況。

房間里的床上,一對對不穿衣服的男女在辦事。

女人在激烈的反抗,慘叫,眼眸中滿是悲慘,奮力的反抗著,敲打著門想跑,可是越反抗,那些客人就越興奮,直接按倒在床上辦事。

我看得憤怒,說:“你還說你不害女人,她們眼中的憤怒,悲慘,那么激烈的情緒絕對是真的,這些女人不會是被你強行關在這里,給你賺錢吧?”

“嘿!”汪叔低笑起來,漸漸化為乖張的大笑,響徹整個走廊,猛然大聲吼住我們:“柚子!先別急!!你以為這些女人,真的是女人嗎,我說過我從來不害女人的,我從來不欺負弱者,這些女人......其實都是一個個男人啊。”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