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 活人鼎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12:19:33 字數:2808 閱讀進度:554/725

我摸了摸腦袋:趺陽脈?

“滾!自己百度去。”沫小兮生氣了。

我當場就無語了。

這心理醫生,剛剛還興致勃勃的科普得好好的,現在多問那么一句嘴,她就開始罵人了。

這人可真難聊天,不愧是玩心理的,臟得很。

她說當時那個老中醫還從抽屜里,拿出了一本《醫理真傳》的醫術給她看。

上面寫道:

兇吉都可料,陽浮記心頭。久病之人,突然面現紅光,無病癥,元陽外越,旦夕死亡之證。

“這很古老的醫術,都有回光返照的癥狀,是必死的說法,也說是元陽外越。”

她說后來又送來了幾個人,她按照老中醫的說法,摸他的腳背上的趺陽脈,的確沒有。

我聽得頭大。

沒有想到,這回光返照,還有那么多的說頭,門門道道的,能把人轉暈。

意思是,那些和沈嵐發生過關系的男人,都不是被榨干了陽氣,而是很罕見的,被她活活吸干了陰氣?

我覺得事情不簡單了。

不過更加不簡單的是,沫小兮也對我說出了一句類似的話。

沫小兮說:“那個老中醫對我說,這個事兒別管,假裝沒看到,招惹要出大事,有高人在做法,所以......我才沒有想去管。”

沫小兮也說這話?

我就說以她好事的性格,怎么可能不對這個事兒好奇。

我說:那個老中醫是怎么給你說的?

沫小兮說:“他說他也不太清楚,這個涉及道家的一種很知名的術,房中術。”

我面色一沉,說:給說說?

沫小兮苦笑了一下,說:“其實我們院里的那一位老中醫,也不太清楚,他年輕的時候以前跟著一個游方郎中的時候,聽起師傅提起一嘴巴:孤陰不生,獨陽不長,萬物負陰抱陽,沖氣以為和!”

我喃喃著這一句話,說是什么意思?

“這一句話,取自道家房中術的精要,這道家的說法,男女交合是很神圣,對雙方都很有裨益的,就是萬物負陰抱陽,沖氣以為和嘛。”

沫小兮說:“他說這道家自古喜好房中術,有鼎爐一說,這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黃帝內經,其中記載,就是黃帝御女三千而白日飛升。”

我點點頭。

之前我給在二奶的一樁生意就說過了。

而這道家有兩派。

一種認為性是生命之源,講究陰陽交合,也就是房中術,媚術那一種,黃帝就是代表人物,御女三千,白日飛升的典故。

另外一種是禁欲清修的,不泄元陽,也類似那種習武之人,很多都是練這一類強身,不沾女色。

壽星公就是禁欲系的代表,所以,當時我給紋了壽星圖。

沫小兮說:“剩下的事情,老中醫也就沒有給我說了,說這個事情我們假裝沒看到就好,水很深,這些人死了,也都是見人長得狐媚,就想禍害女人的淫棍,估計腦袋里都是你們男人那一套大概理論,見人穿得少,分明就是勾人,被強暴了活該。”

我徹底無奈。

這個人脾氣越來越不好了,到處開地圖炮,罵人呢這是?

沫小兮哼了一聲,說:“反正死了也活該.....哎!兩點了,我也休息完了,這邊還有病人,我這邊最近有一個很奇怪的精神病,給忙得焦頭爛額的,我又得忙起來了。”

我說你先去忙吧,有事再打電話。

我聽到這,覺得沫小兮也是工作方面的焦躁,才提前來的更年期,脾氣火爆也是可以諒解。

其實我到這里,是有些反應過來了。

我對苗倩倩說:“按照這種說頭,我想起一句話,這道家一說鼎爐,我就想起了女陰之體,人家說那種女人是頂好的鼎爐,這種女人,陰氣龐大,純粹干凈,能給男人很絕妙的獨有體驗,破身對自己有很大的裨益,畢竟道家講——采陰補陽。”

這一下,兩個猜測都聯系起來了。

苗倩倩的兩個猜測,第一個就是太美妙,一下子就繳槍了,第二個猜測就是有東西保護著她,不然她男人壞了她的身子。

這兩個猜測,不是兩種可能,竟然都對了,都指向同一件事。

苗倩倩托著腮,喃喃說:“沈嵐這個狐媚子,因為是鼎爐,所以對男人有很大的天然吸引力,那些男人就忍不住誘惑,估計是有人對她放養,讓她吸那些男人的陰氣,變成更好的鼎爐,陰氣更勝。”

我說就是這個理。

我一直以為鼎爐只是傳說,沒有想到,還真有這類的道家陰術,采陰補陽。

不過,也早該想到,媚術是真,鼎爐也自然不會是假,畢竟在咱中國傳了幾千年了,不可能是空穴來風,是確有其術的存在。

只不過,沒有想到是這種方式。

苗倩倩嘴角閃過一抹譏諷,說:還真有東西保護她,不讓男人真破她的身,而那些男人可真慘了,被吸干了陰氣,還一點便宜都沒有占到,就萎了,還丟了性命,就相當于扔出了一個美艷的誘餌,釣人上鉤呢。”

我摸了摸鼻子。

這個沈嵐,被有心人搞成了鼎爐,有人在故意在利用她吸男人陰氣,然后等這個活人鼎,陰氣蓄滿了,養肥了,再采摘,采陰補陽。

這個事情,其實到現在已經弄明白了,也的確是歹毒,害了那么多人,不過怎么處理,得看看。

苗倩倩說:“勐海蕓不讓我們插手,只怕是得罪人,并且是一個地位不太低的陰人,甚至在咱們這幾個南方城市,都有很大的權利,所以以她的能耐,也不想讓我們插手這個事情。”

我也聯想到了一塊。

其實到現在,我們還沒有發現比較大的陰人團體,我們這一片地方,附近幾個南方城市,咱們可能沒有?

我之前接觸隔壁市,南傑那地頭是真的亂。

腥風血雨的,他還在隔壁市的底層摸爬打滾,不同我們這里那么寧靜祥和。

這種情況,只有可能是我們的生意太小了,還接觸不到那個牌面,人家也不太想鳥我們,我們連市中心的名氣都沒有打響,業務效益連這周圍的酒店都比不上。

并且我們市里,是張爺的地頭,其他陰人要過來撈錢,得拜山頭,張爺對那些江湖混子,不太待見,導致我們市里的陰人,很少。

苗倩倩繼續說:其實,這事情弄不弄,到底能不能辦......不是看我們,得打電話問一問張爺,這個世界,不是單靠勇武個人的世界。

我說沒毛病。

我給張爺打了一個電話。

張爺聽了這個事兒,吃驚的哈哈大笑說:“你們那么快就碰到這事了?如果真說這個人,只能是洛曉駿。”

我說誰啊?

“這人咱們南方江湖陰行圈子里,很有牌面,人稱駿爺。”

張爺吸了一口氣,說:“這人.....地位可不低喲,有權有勢,沒什么文化,是一條很大的瘋狗,原名洛小均,嫌自己名字丑,給自己改的,這個人沒有發家之前,是一個土鱉混混,特別的狠,聽說八九十年代的時候,到廣州那里,拜了高人為師,混不開,才跑回這里的,也小有些能耐,不過這個人會來事兒,也很有經商天賦,才是難纏的地方。”

張爺問我說:洛海集團聽說過嗎?

洛海集團?當然聽說過。

隔壁市里比較出名的集團,據說是邊境走私發家,也和張爺在兩千年打嚴的時候,聽到風聲,提前洗白了。

現在觸手很大,隔壁幾個市里,手眼通天,房地產,夜店酒吧,酒樓餐飲這些產業,都有涉及。

不過,那人在咱們市里卻沒有多大勢力,被張爺遏制住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