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 折腰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12:19:22 字數:3238 閱讀進度:547/725

“拔劍驚馬。”

白小雪對我們說:“這不是古代的謠傳,江湖上,的確有這等武道宗師,用武人的話來說這是劍意,精氣神,內家功夫到了極致.....容易理解的講,是殺氣,不是多么奇怪的東西,現代很多人都知道,上過戰場,殺過人的軍人,那種氣質是畢竟恐怖的。”

白小雪聽到這,對我補充了一句,“古代江湖,武行與陰行相通,武人精氣神強大,血氣旺盛,用我們陰行的話來說是陽魂強大,古代的武官,與飽讀圣賢書的文臣,都靈魂強大,鬼神亦避。”

我表示明白。

陽氣旺盛,精氣神強大,陰靈自然不敢靠近。

鬼崇自古以來,也不是多么強大,甚至還怕年輕氣盛的大漢,說白了,也就是人死后的陰魂,只不過是賦予了太多意義。

不過,如果能吸食那么旺盛的血氣精氣,對陰靈也是一種很大的誘惑。

張老道繼續說下去。

當時,張幸國沒有了劍,打不過那幾個被清廷收買的陰人,畢竟雙拳難敵四手,被圍攻之下,很快就敗了。

不過,他寧死不屈,打動了當時的幾個陰人。

幾個陰人對視一眼,一抬手,砍下了他的一條胳膊,張幸國一聲都不吭。

“我們理念不同,國難當頭,咱們走江湖的手藝人,都是為了這片天下蒼生奔波,我們這些人覺得這個朝廷還有救,我們要跟著中堂大人,跟隨他進行洋務運動,開始天下未有之變革,而現在和洋人簽訂條約,不過是緩兵之計。”那幾個陰人十分敬佩的說:“你的觀點和我們不一,路有不同,但你卻是一條漢子。”

那幾個陰人對他的脊梁,十分敬佩。

“李中堂大人讓我們如果你不從,我們就帶你的命回去交差,你是一個江湖奇人,不能讓你作亂,我們饒了你,我們也不好交代,現在,拿著你的胳膊回去交差,也容易被吾魯汗發現,那是一位通曉命理的高手,你自己假裝臨死前跳下懸崖逃生,能不能活,看老天爺了。”

張幸國是一條鐵漢子,也不吭聲,默默看了這幾個陰人一眼,扭頭直接就跳了下去。

那條馬路旁邊,是很高的懸崖,下面是一攤很深的湖水,張幸國直接就從上面跳下去了。

那幾個陰人就驅趕著馬車回去,他們開始處理后事,通知當地的按察使嚴樹森,放火燒山,把這些黃巾軍,活人僵,扼殺在搖籃里。

不過臨時活人僵反撲,禍害了旁邊的幾個村鎮。

而張幸國,用他們的話來說,你張幸國的太平鬼醫一脈的傳承手藝,現在斷不斷掉,我們也沒法子,得看老天爺了。

張幸國落下了山崖,被一個來山上采藥的老農給救了下來,他活了,命不該絕,他修養了好幾天,聽說了被放火燒山的事情,斷臂就跑上山,去尋找被燒剩下的尸體骨頭。

不過他發現,他完整的活死人劍,二十四節脊椎骨,有三分之二被那幾個陰人帶回去交差了,偷偷的留下三分之一,七節脊椎骨,在那些燒死的活人僵身上沒有去取,算是那些陰人好心,給他留下了小部分傳承。

我們幾個人對視一眼,這幾個陰人,也是有情誼,不孬。

張老道輕輕抽泣,“先祖張角那一代,有一百多節,四根脊椎骨,四柄活死人劍,到了我們這一代,只剩下一根脊椎骨,二十四枚一劍,而現在.....只剩下七枚.....連一柄完整的活死人劍,都組成不了了。”

他說他的爺爺張幸國,在那個救下他的村子里,好好養傷,找了一個女人娶妻生子,然后剩下了他的父親,張衛道。

在他父親十多歲那一年,爺爺張幸國吃下了那七枚脊椎骨,成為了下一代的活死人劍,而他的兒子張衛道,接替爺爺,成為了下一代的持劍人,而張幸國成為了新的活死人劍。

只不過七節脊椎骨,摻雜了十多枚普通脊椎,活死人劍已經威力十不存一。

不完全是太歲骨骼,威力便不是三分之一,因為普通的脊椎骨部分,會留下致命的破綻。

“不過他們再出山的時候,李中堂已經去世了,留下一個爛攤子,爺爺的猜測是對的,天下已是將亡之國,滿是蛀蟲,不可能力挽狂瀾......我的父親和爺爺,當時來到南京,經歷了那一場大屠殺。”

張老道說:“當時,侵略者的一位土御門神道,來自賀茂家的陰陽師,是一位很厲害的高人,他說南京是歷代王朝的首都,華夏龍脈,整片大地的龍脈和風水再此,歷朝歷代無數高人加持,要亡國滅種,必須要壞掉這里的龍脈才有勝算,他提出了一個很殘忍的手法,殺數十萬人,用他們的鮮血污穢了龍氣,滿城沖天的怨氣,玷污龍脈。”

“當時陰人,想暗中刺殺他,不過沒有得手,反而折了不少好漢,才釀成了一場悲劇。”

我沉默。

清末到民國時期,是一個陰行和武行圈子里,風波四起的大時代,涌現出很多奇人異士,各種民國的武術宗師,俠肝義膽。

誰說我們陰人冷血?

陰人并不陰冷,這其中也有熱血為國的豪氣漢子。

張老道說:學醫只救個人,不救蒼生,我的爺爺張幸國,仁義無雙,我的父親,手持爺爺的頭顱長劍,也參與南京事變,也游走在民國之間,輔助中山先生。

“佩服!太平鬼醫,醫者仁心,代代心懷天下蒼生,皆是俠肝義膽之輩!”我抱拳,敬佩無比。

陰人世家,大多自私自利,我們兩大黑白無常,也不過是做死人的生意,心中不懷天下。

太平鬼醫,不佩服不行!

張老道搖頭,說:而我.....在我父親去世后,手持著我的爺爺的時候,已經是太平盛世,我們一脈,講究——亂世救世,盛世救人.......我們兩個人到處行走江湖,我走江湖接生意,時不時拔出爺爺的腦袋,殺盡惡徒,也拔出腦袋,熬湯治病。”

我聽到這,覺得十分愜意,這才是瀟灑的江湖劍客生涯——活死人劍掌生死,殺盡惡徒,救盡良人。

我豎起大拇指,說了一聲牛逼。

張老道繼續說:“我們當時兩人故地重游,在九年前,再此來到這片地方,卻發生了一件事。”

九年前?

我心里一沉,知道終于講到了正題。

他說在九年前的時候走到這個村子,發現了這個村子里,人人的面色暗晦,他們知道這里,將會有一場很大的瘟疫。

當時他們就去找村長,跟說了這個事情。

并且要求用墓地里的尸體,熬湯煉藥,挖人墓地,這是十分忌諱的事情,村里人要是知道了,必然要鬧出很大的事情。

不過性命攸關,當時的村長也是一個很有見識的中年人,就答應他們偷偷到墳地里熬藥救人。

張老道說:“然后,就出現了你們聽到的那一幕,有妖道在墳地里害人,無數人頭拐杖被拔了出來,無頭尸體內掏出內臟,攪動大缸來煉藥,那些村民要打死我們。”

我聽得覺得不對勁,說:你們不是和村長說好了嗎,怎么還會被人誤會,村長不給你們打掩護嗎?

“在利益面前,人人都說是野獸。”張老道搖頭說:當時的問題.......恰好出現在那個村長,原來在清代的時候,他的先祖也經歷了那個僵尸襲人事件,見過我爺爺,當時的真相,也見過那幾個陰人收走那幾個僵尸內丹的寶貝,眼熱得很,現在知道我們的底細,就布局發動村民,污蔑我們,把我們敲死。

我沒能說話。

人心有的時候,真的一切想象都來得險惡。

那個村長為了一己之私,設下陷阱害人,導致了自己的村里其后,爆發了一場很大的瘟疫,死了很多人。

當時的村民,以為瘟疫是那個僵尸妖道的詛咒,卻不知道那是真正要救他們的醫者,村長才是罪魁禍首。

張老道低聲說:“那一天,那些村民變得暴虐,瘋狂起來,我也因為恐懼,拋棄了我的劍,我的爺爺讓我先走,他獨自在那里吸引他們。”

“我跑了。”張老道苦澀無比的說:“當時我在死亡面前,我害怕了,我因為恐懼,發瘋似的逃跑,我作為一名劍客、拋棄了我的劍,作為一個人,我拋棄了我的親人,我作為一名張家人,我的脊梁.....它彎了。”

我沒有說話。

一個人最大的恐懼,來自對于死亡的害怕,沒有經歷過那種感覺的人,是不知道多么恐怖的,那種是窒息性的壓迫感,讓人忍不住瘋狂逃跑。

張老道說到這,露出一抹陰森、讓我們頭皮發麻的詭異陰笑,“我的先祖,鐵骨錚錚,代代忠肝義膽,脊梁寧折勿彎,可當一個人的脊梁彎了,那么他就再也站不起來了,我那一天逃跑,我就變成了一個駝背,你們能猜到....我后來做了什么嗎?嘿嘿嘿。”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