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八章 時間詛咒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09:38:17 字數:2842 閱讀進度:490/725

當時,我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然后就被我爺爺捆著雙手,掛在吊扇上開三擋轉,活活打了一頓。

程塤爺爺特別嚴厲,罵我那么小,就給人隨便做刺青,這刺青易紋難除,還給人做了那么一個隨手涂鴉。

那天我被打得十分慘烈,再加上醫院里看到的那個流血的小男孩,他撕心裂肺的慘叫,給我留下了很大的陰影。

這些年過去,我漸漸遺忘了那恐怖的一幕。

沒有人會去記得八年前,一個公園忽然認識的小男孩,對你忽然蹦出一堆完全聽不懂的風言風語。

“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我忽然嘆氣說:但八歲那年,他忘了......我也忘了。

我的內心,有些愧疚。

我的心里有些莫名震撼,其實,八年前的陳曉東是他,那個八歲的孩子姚小凱也是他。

當時的兩個人都是同一個人。

他勾引了自己的母親,然后又對八歲的自己動手,把自己打暈打失憶.....

匪夷所思。

我半夜昨晚這個噩夢醒來,內心滿是空白,時間悖論的邏輯,哪怕是很多邏輯思維很強的理科生都捉摸不透。

我顫抖的爬起身,到客廳里倒了一杯茶,顫顫巍巍的坐下喝完了之后,才緩過神,給苗倩倩打了一個電話,把我想起的事情跟她說了。

她也沉默無比。

許久后,她才對我說:“這是第二個環,組成了一個完美的時間輪回。”

“姚小凱回到自己八歲那一年,又被另外一個自己打暈失憶,他又開始了最開始的時刻。”

“他失憶了,又變成了一個沒有未來的記憶的姚小凱,將面臨著被打足足八年.......八年后,忍受不住后,又忍不住開始困獸儀式。”

“這是一個循環,或許我們的時間會不斷流逝,而姚小凱,一直被困在那八年里,不斷失憶,做著長達八年的永世輪回。”

我沉默著。

苗倩倩所受的,也是我所想的。

我們的時間是一條長線,而姚小凱的時間已經變成了長線上,獨立卷起的一個循回圓環?

我們的時間已經過去了,可是或許.......姚小凱還在往返在那一段時間里?

這可能嗎?

我的腦海中滿是不可思議,掛了電話,沉沉睡下。

翻來覆去,滿腦子是八歲那年,姚小凱撕心裂肺的哀嚎。

他給敘述太過真實,這一天夜晚........我已經分不清什么叫真實,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一個臆想癥,精神分裂患者給我下的套。

后來,某年清明,綿綿小雨,我來到了姚小凱的墓前。

他的墓碑是我立的,上面紋著一條奇怪的攜尾扭曲暗青長蛇,那條蛇咬著自己的尾巴,封閉的蛇形圓環中間,寫上了“困獸”二字。

他是被困在時間里的野獸。

我穿著挺拔的黑色西服,撐著傘,站在墓前微微鞠躬,說:“對不起......是我沒有記住你最后的掙扎,如果我在你來給我刺青的時候,想起那時候的往事,或許你就不會淪為這種下場。”

我在墓前,倒了一杯酒。

“其實我一直在想,我們的時間還在流逝,而現在你......是否還痛苦的活在過去?重復著承受痛苦?”

墓碑沒有聲息。

我嘆氣,忽然喃喃自語的說:其實,這一段時間,我也想了很多,我依舊想用我最開始的那一句話來對你說。

“命運無法改變,人不是神,人無法改變既定的過去,我們只能放眼未知的未來——妄圖改變命運的,終將要被命運所詛咒。”

我倒了酒,獻上一束耀眼的鮮花,離開了。

姚小凱是真的在輪回嗎?

還是,這本身就是一個精神病人的臆想癥?

我對此想了很久很久,最終我給我自己的答案是:我不知道。

這個世界有太多神秘莫測,一切皆有可能,正因為這個世界擁有的太多未知與神秘,才讓人沉醉著迷,不是嗎?

我挺喜歡這個世界的。

其實后來,我也忽然偷偷想嘗試了研究一下這個刺青,我童年蹩腳的隨手涂鴉,這是一個毫無規律的刺青,我依舊找不到任何能讓人穿越時空的能量。

我也嘗試過在豬狗身上紋刺,也沒有任何異常,這就是一副很普通的圖案。

如果不是其中有讓人難以理解的構造,那么或許是本身的姚小凱,無意間進入了蟲洞里,只是以我童年的涂鴉刺青為坐標而已。

這些事.....誰知道呢?

這個世界終究沒有人能全知全能,在往后的時間里,我研究了一會兒,仍舊一無所獲,我便沒有去選擇嘗試,而是默默塵封這一幅咬著自己尾巴的圓環蛇,把這一幅圖壓在箱底,壓在我的記憶深處。

我不想去接觸它。

因為我知道,這是一個詛咒,它來自時間。

它詛咒任何妄圖改變過去,不珍惜眼前的人。

它讓人們成為困獸,讓人們殺死最親的人,為了回到過去改變自己的進程,認為如果可以重來,那么現在殺死的親人也便可以救贖。

他每殺一次親人,就越要往那條絕路走上一分,死得越多的親人,就越讓人無法回頭,最終,殺無可殺。

回頭看著遍地尸骨,只能變成賭徒,賭上自己最后的一切,殺掉自己,回到以前的自己身上,永遠墜入那個輪回之中,永墜輪回。

妄圖改變時間的,終將要被時間所詛咒。

........

時間,回到那天做了噩夢之后。

第二天一大早,陽光明媚,我和安清正給人做了幾個刺青后,就一天都清閑了,這紋身生意真是步入正軌了,一單六七千的刺青圖,簡直爆炸,這高端路線的定位是對的。

做完了這幾單生意,我就繼續趴在收銀臺上繼續唏噓著姚小凱的生意。

“我很認真的想了。”

苗倩倩對我說:那個命運之環的圖,我們別碰了,不管是不是偶然,那個姚小凱是不是精神病,還是真有那個效果,我們都不要去試,我們不能去觸碰只有神才能觸碰的禁區,就比如所謂的神仙涉足長生,他們的下場又會如何?

我說:他們被分尸而死。

“我可不想也進入永世輪回里.....那是一個詛咒,也不會有好的結果。”苗倩倩笑了笑,說:“我們珍惜眼前。”

我點點頭,苗倩倩嬉皮笑臉,終究還是一個女人,她也會怕蟲,也是比較感性的動物。

我捂著額頭,說:“最近客人蠻少的,其實幫李斌做了那一樁噩夢生意后,是有那么一些起色,不過還是不夠,我們什么時候,再給我們在市中心打響一下名氣。”

“對啊,不過在此之前,我們要出旅游了。”苗倩倩指著自己堆在墻角的行李箱,說:“十一點的高鐵,差不多起航了。”

我點點頭,我們現在還等在這里,是要等勐海蕓把他的養鬼陰術交給我們,畢竟我們幫她完成了他朋友轉接過來的這一樁生意,報酬就是這個。

大概九點鐘的時候,勐海蕓托人把這份陰術交給了我。

我在閣樓研究了一會兒就明白了,抹除陰靈的意識,是比較簡單的小技巧,擅長玩弄人心和靈魂的陰人基本都會,怪不得能那么簡單的就交給了我。

我毫不猶豫的抹掉紅衣小男孩的意識,然后變回了一個無意識的陰靈,放進了小青兒的刺青旗袍里,整改了一下后,這一副刺青旗袍里,就擁有了做噩夢的夢貘能力。

“沒時間去試驗啦,帶上刺青旗袍,我們出發吧!”

苗倩倩高高的舉起手,興致勃勃的開心道:“我們要去干郭咕離了,去救回我的姐妹,我們順帶在路上試驗夢貘的能力,我要變成.....恐怖大魔王。”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