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爛桃花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09:38:04 字數:2819 閱讀進度:475/725

要說這個鬼崇,是真的不強。

他就是一只弱小的陰靈,并且要害人可不像普通的厲鬼,還有很多限制,必須讓別人做噩夢,夢到他,他才能趁機轉進別人的噩夢里,不過雖然是厲鬼做弱,不過依靠著人心,也是很強。

“活在夢中的惡靈.....很奇特的兇魂。”

我敲了敲桌子,琢磨了一下這個刺青長袍,想著該怎么辦。

這時,苗倩倩倒著水,說:“弄他!把他的意識弄掉,然后變成一個很透明的陰靈,重新養。”

我說: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

“怎么過分?”

苗倩倩大氣凜然的拍著胸口,說:“殺一個惡人,就是救千千萬萬的好人,你說殺不殺?我們這是為人民群眾的利益做事,這是切切實實,落到實處的大好事!上天會原諒我們的,因為我們把惡人送上天去見他!”

我瞇著眼睛,對她的厚臉皮又高看一分。

我也沒有多大想法,就是問一問苗倩倩,看一下她要怎么胡說八道。

畢竟這個厲鬼不殺,留著過年嗎?

那位陳主任的陰靈,已經準備用來養江山社稷圖了,但那個紅衣小男孩怎么弄掉他的意識,而不壞了他的魂兒,是一個問題。

我們一眨眼,已經真真正正的淪為陰人,甚至用人的靈魂來做陰術。

趙半仙忽然搭腔說:“陰行中,有一種很常見的養鬼術,能抹掉厲鬼的神智,變成無意識的厲鬼,供人操控,這個夢貘也是這樣,我們可以讓他變成無意識的魂體,我們只需要他的能力。”

我點點頭,這是一個辦法。

這個新的陰器漸漸成型了,估計還是配套的陰器。

那個頭蓋骨,是要紋江山社稷圖,而眼前這個刺青長袍將是一個收集陰靈的陰器。

里面可以放著一個夢貘,用來吸收別人的情緒,別人的恐懼,來供給江山社稷圖,擴大他。

我就在店里來回的踱步,想了想,說道:“要不我們可以去問一下白小雪?不過算了.....人家驅魔人,估計養鬼比較抵制,也不一定會,我打個電話,問一下勐海蕓吧,這生意的錢黃了,陳主任被我們搞死了,她那一份錢沒有拿到,順帶道個歉。”

我說干就干。

給回到收銀臺上,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勐海蕓淡淡的聽完了我說的事情,聲音有些波瀾不驚,她這個經營大酒店的老板,根本對那些錢不為所動,反而對我說:你竟然還有這種能耐,能輕易制服夢中的兇靈。

接著,她問我說:“你想學養鬼的陰術?”

“我不想學,我想學剔除陰靈記憶的陰術。”我說

勐海蕓沉吟了一下,說:“一門陰術,哪怕再簡單,也不會輕易傳給其他人的,這是一名手藝傳承,你要的這個養鬼陰術,我的確有能剔除陰靈記憶的部分,但是我憑什么交給你?”

我愣了愣,瞬間反應過來。

“我不要錢。”勐海蕓給我指了一條明路,“但是你的刺青陰術不差,我這兒有個活兒,想你讓辦一辦,辦成了,雙手奉上。”

我說:什么活兒?

勐海蕓說:我有一個朋友,碰到了一個客戶,他辦不平,就求我來幫忙,我現在一看你水平也是真不差,我就想把活兒交到你身上。

我說:這生意到底轉了多少手啊?那咱們這個錢....

“你沒錢,這錢我們兩個人分,但你的份兒,我把這個剃記憶的術交給你。”勐海蕓說。

我說:可以!

我想了想,說:那大老板,這個客人,是怎么樣的一個客人?他這個人沒有問題嗎,還有他這個毛病.....

“都沒問題!”勐海蕓說:“我可不是你這種剛剛入行的新嫩,經過了我們兩個人的手,是挑不出毛病的,就是這個客人,他很不簡單,他身上的事情,很怪。”

我問怎么一個不簡單法?

勐海蕓說:他是一個困獸猶斗的男人,很有獸性.....人現在在上海,我讓我朋友打個電話,跟他說一下,既然你接答應了這事兒,就得給他紋一個身。

我說:就單純的紋身?

我說我最近辦活,有些心驚肉跳了,一個個都說紋身,結果呢.....頭皮都麻了,我可經不住那么操練。

我這都要脫離刺青師的老本行了。

勐海蕓哭笑不得,說:“就單純的紋身,你給他做一個紋身,辦了事兒,做完了就走,簡單,輕快,如果是其他的活兒,也輪不到請你這個小胳膊小腿兒的新人出手來辦。”

我得到了保證,一下子心就放了下來。

沒套路,人也沒問題,這生意簡單啊,不用勾心斗角的買賣我最喜歡了,必須做!

我和勐海蕓溝通了一下,她說大概明天一早,人就能到我們市里。

掛了電話,苗倩倩問我談得怎么樣了?

我把事情給她一說,苗倩倩眨著眼,說:“這事情看起來也不簡單的嘛,困獸猶斗的男人?講得那么神秘?連她這種陰人都解決,還連續轉了幾個圈,交到我們的手上,只怕是把燙手山芋踢給我們了。”

我說哪有什么,能做就做,做不了拉到。

“對了,咱們店里的刺青師招了沒有?”我把最近的生意整理了一邊,才問她店里的事。

“沒有啊,都是那么一些不太純正的人,也有心思比較好的,但手藝太差,要兩全很不容易。”她說。

我點點頭。

這事兒只能這樣擱著了。

上午的時候,有兩個客人昨天預約了,我們給做了刺青,兩單活兒也能有一萬多快,真就是高端路線了,對比以前一個星期沒客人,現在是上天了,一個月除去成本和昂貴房租,也能有個十多萬收入。

在咱們市中心里,也算是收益不差。

大概下午的時候,我們店里進來了一個很漂亮的女白領,成熟,帶著半框眼鏡,透著一股知書達理的氣質。

這個女白領走到前臺,問我說:請問.....你們的刺青,真能給人助運嗎?我想助一個情緣。

“你要助情運啊?”

我說:“能,肯定能,我們是正經八百兒的傳統老手藝,不過這個助運要看您怎么去看待了,和廟里拜佛一個性質,人不能求神拜佛,就躺在家里等天上掉黃金吧?”

“我明白了。”

她很禮貌的說:你們能在這里開店,肯定是很有實力的,我相信你們。

我點點頭,請她坐下說:請問你助情運,想紋一個什么樣兒的紋身?這也是很多分類的,如果你想和愛人更加恩愛呢......鞏固愛情,可以紋蓮花,如果想找一個如玉郎君,我建議你的氣質,搭配上一只狐貍,是很不錯的。

我給她遞過紋身圖冊,翻開了幾頁給她看看款式。

“我叫楚潔。”

她很知性的推了推眼鏡,說:“我想先問一個問題,爛桃花能給助運嗎?我想改一改,我最近有些倒霉,我遇人不淑,我這幾個月來相親,碰到全都是變態。”

我說你這是爛桃花,相親碰到的都是不好的男人,但怎么一個變態法?

“就是....就是...”楚潔一下子就紅了臉,接下去,她給我說出了一個很恐怖很變態的事兒,簡直就顛覆了我的三觀,她說她相親碰到的男人,他們的手指,竟然都長成了男人的那玩意兒。

我沒聽懂,說:您說....什么玩意兒?

“就是....就是他們的手指長成了.......”楚潔有些羞紅,也有些難以啟齒的說:我一開始相親,坐在飯桌上也沒有注意,不過他們伸出手,那種形狀的五根手指拿著筷子,竟然在吃飯,你能想象到那種畫面嗎?好惡心。”

我沉默了一下,這可是真的變態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