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 十二神像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09:38:01 字數:2903 閱讀進度:471/725

迎著漆黑夜色,一陣徹骨的寒風吹過,在操場上冷徹我們幾個人的脊梁,才反應過來。

“靠!這就飄走了?”苗倩倩一下子就問小青兒說:“你怎么不抓住他,讓他們跑了?”

小青兒翻著白眼,撅著小嘴:人家又不會飛,人哪有鬼跑得快呀?

苗倩倩捏著她的精致小鼻子:哼!小碧池,小小年紀就會狡辯!

“苗阿姨,你真變態,別摸我,很臟。”小青兒一臉厭惡的推開她的手,精致的小臉露出鄙視的神色。

“你才變態!”苗倩倩瞪著她。

我看向旁邊坐在輪椅上的勐海蕓,說道:“勐大師,天色太晚了,接下去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幾個人處理了,要不,我們先送您回去?”

勐海蕓見我們嘻嘻哈哈的,問我們幾個人:“你們有把握嗎?這可是養鬼術養出來的這種特殊的鬼崇,不是普通的孤魂野鬼,這種特殊養鬼術的陰靈,有十分特殊的能力,特別是這一只,我從未見過有能躲在別人噩夢里的鬼崇,難纏萬分。”

我眨了眨眼睛,說:勐海蕓大師,知道那個夢貘雕像的來歷?

勐海蕓呆了幾秒,看著我說:“你怎么知道我知道?”

我推著勐海蕓的輪椅,把羅盤和紙符收拾一下,幾個人一起離開操場,說道:因為勐海蕓大師很淡定,我再想想風水相師,一般都見多識廣,應該是一聽那個陳主任說,就瞬間猜到了.....如果知道,請告訴我們,畢竟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你很聰明。”

勐海蕓詫異的看了我一眼,沉吟了一會兒,說道:“那只鬼,現在估計只有一只了,據說那樣的神獸雕塑有十二尊,是由神仙的陰靈煉制而成。”

神仙的陰靈?

我吸了一口涼氣,看來這真是一只了不得的陰崇。

勐海蕓說:“秦朝的時候,秦始皇讓徐福到蓬萊仙島,求長生不老藥的故事,你聽說過嗎?”

我啞然。

怎么可能沒有聽說過?我想只要是中國人,都聽說過。

電影里《神話》就是講的這個故事,秦始皇派徐福,以及派遣很多大將軍帶來軍隊,到處進入深山,到沿海去,尋找傳說中的蓬萊仙島,尋找仙人。

想要在仙人手中求得長生不老藥,那藥俗名叫“太歲”,學名叫肉靈芝,用來讓方士練成長生不老藥。

“太歲”在中國那么出名,被人當成長生藥,就是被秦始皇請徐福帶著大量人手,“尋仙問藥”給傳播開的。

苗倩倩瞳孔一縮,眼眸露出一抹慌張:“去尋找仙人的足跡,在仙人手中求長生不老藥,估計只是被歷史美化,其實神仙就是太歲,是奉旨,派遣大量軍隊到深山搜山,去找神仙求長生藥,實際上是去獵殺,因為他們那群人就是長生藥,然后抓去煉丹了。”

我沉默了一下,這一段歷史現在聯想,的確是細思極恐。

“這是以前的事情了,其實歷史是很有趣的,哪怕是我們腳下踩著的尸骨與土地,曾經發生過很多很多事情。”勐海蕓笑了笑,坐在輪椅上對我們說:“山海經里,有關于太歲的記載:聚肉,有眼而無胃,與彼馬勒頗相彷佛,奇在不盡,食人薄味......你明白意思嗎?”

我點點頭,我文言文還是理解得聽過關的。

大致上的意思,太歲一堆聚在一起的肉塊,能不斷的養起來吃,吃起來是人肉的味道。

勐海蕓說;在山海經記載堯、舜、禹等帝王皆過百歲,他們都食用過“視肉”、“聚肉”,想必你也知道,吃神仙肉能壽過一百多年,對這段歷史記載,能明白其中含義。

我點點頭,說明白。

“不過,秦朝開始,啟動了第一次大規模獵殺的朝代。”

她說秦始皇是一個很霸道的梟雄,他聽陰人徐福的話,大張旗鼓,打著“求仙問藥”名諱,派遣軍隊到深山里,由驍勇善戰的大將,帶來幾千精兵圍殺太歲,上百涂毒的弓箭齊射,哪怕飛檐走壁,也要被圍堵,射程馬蜂窩,抓捕回來,研究長生不老藥。

“那是一段黑暗的歷史,長生不老藥沒有研究成功,不過,徐福的確是那時候十分厲害的陰人,竟然研究出用神仙的陰靈,用獵殺了足足十二個太歲,封在十二尊雕像里,制作成十二尊神獸雕像,貔貅,饕餮,蛟龍,夢貘.......”

我楞了一下。

那個鬼崇那么神異,原來是神仙的陰靈制作雕像,給下的養鬼術?

秦始皇是一個雄韜偉略的皇帝,喜歡“統一”,不僅僅一統六合,還收集天下之兵,鑄十二銅人,想不到還收集天下的太歲,聚成了十二個雕像。

不過....

我心里有些疑慮,徐福是跟隨秦始皇的陰人方士,鑄就十二銅人,還有這十二個雕像,十分有關聯,搞不好是設立風水局什么的。

鑄十二銅人的歷史,也是一團迷霧。

也當然,秦朝的歷史太過遙遠,那些古老的、腐朽的,注定淹沒在歷史的塵埃中。

“好一個求仙問藥!也當真是求仙問藥!”

苗倩倩吃驚的說:“聽你那么一說,這些傳說中的老神仙,死得真的太慘了,全身都是寶,人人過來分尸,肉被養著吃,骨頭和皮膚,筋,被打造陰器,連陰靈都不放過。”

我心里也是嘆氣,這個世界上的確有長生術。

但長生又有何用?我并不羨慕那種長生,那種長生,生不如死,善到長生便是死——人太善良,本身就是一種原罪。

“神仙陰靈的陰術方法,已經失傳了。”勐海蕓推著輪椅,“據說當時,秦始皇修驪山陵,不僅僅做了三千兵馬俑,還有幾百活人俑,還有十二神仙俑,是要把十二個神仙的陰靈放在左右,讓這些神仙給自己陪葬.....不過,后來秦皇死后,由于后來的皇帝和大臣某種私心,沒有放進去陪葬。”

我點點頭,這種寶貝,想象也沒有人愿意用來陪葬,畢竟太歲也就那么多,行走的活人參,天下至寶。

“當時,我以為那只是一種傳說,哪怕有,也被歷史毀掉大半了,沒有流傳下來,想不到竟然真有,這個陳主任竟然能無意間得到一個.....可他竟然還砸了!用來養自己自己的兒子,真是愚昧無知,就和當年那五個母親,直接啃了太歲肉,不養起來一樣,這可是傳家寶啊。”勐海蕓哭笑不得,嘆氣連連。

我點點頭。

這個陳主任也是不知道怎么祖上發大財了,竟然走這種狗屎運,還好被我們撞上,不然再過一段時間,這個鬼崇躲在夢里,到時候就不知道厲害成什么滔天陰崇了。

勐海蕓問我說:“太歲的陰靈,并不簡單,躲在夢里,我也束手無策,你們有辦法處理他嗎?”

沒有把握,我怎么可能會嘮嗑那么久,聽她細細道來?

我摸了摸鼻子,輕聲的說道:“勐大風水師,不是我吹,你和白小雪或許都沒有一絲辦法,不過碰上了我,恰巧是他的天敵,他.......已經必死無疑!”

“哦?”勐海蕓好奇看著我。

我笑了笑,說:您啊,先回去吧,我們幾個人自己處理,接下去的事情,是有些麻煩。

“那你忙吧,媛媛.......我們回去了。”勐海蕓溫柔的摸了摸自己的腿,像是對自己的愛人說話,推著輪椅離開了。

我送走了勐海蕓,掏出手機,然后給店里的趙半仙打了一個電話,那個家伙正在店里和安清正嘮嗑呢,我讓他把我店里的一副刺青人皮圖給我拿過來。

我說完掛了電話,看了看時間,十二點多了。

“他還想跑?怕是活在夢里!”苗倩倩也反應過來我的意思,哈哈大笑,咬牙說:他也死定了。

我摸了摸鼻子,和苗倩倩到學校門口,到門衛這里等待。

沒有一會兒,趙半仙騎著電瓶車,拿著一副伯奇刺青圖過來了,但這早已經不是一副人皮刺青圖,而是一件人皮刺青旗袍。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