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化影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09:37:37 字數:2832 閱讀進度:440/725

柳仙兒淡定自若,一個人抗住了四人的圍攻,她對眾人的壓力仿佛暴雨梨花,打擊得四人隨時都可能倒下,到了最后關頭。

“小青!過來。”我站在遠處拉開嗓門,大聲叫了小青一句,小青愣了愣,眼眸閃過不明所以,卻十分信任的等著腳丫子跑了回來。

一時間,少了小青,眾人壓力大增。

“程游,你干什么!”苗倩倩大叫,瞬間整個人都快撐不下去了。

我立刻和小青短時間內說明了要領和方法,小青點點頭,再度加入戰局,反手掏出一枚桃核,嘴里念叨著什么,桃核中的陰靈散發黑氣,一下子砸在了柳仙兒身上。

“可惡,你們在我身上干了什么骯臟的手段?”

柳仙兒站在中央,忽然頭痛欲裂,連連爆退,一瞬間就虛弱了大半,一下子眾人的壓力瞬間減輕。

苗倩倩瞪大眼睛,興奮的大喝一聲:“贏了!弱了那么多,贏只是時間問題,看苗天師,降妖除魔!”

苗倩倩纖纖細手一翻,揮著手掌打去。

“小桃紅,快過來。”我又叫了一聲,如果只滿足于贏,或許眼前可以任由發展,不過柳仙兒逃跑,也沒有人能留下她。

“這次讓我過來?”小桃紅渾身一震,眼中閃過怪異,還是迅速過來。

可是這一回又少了小桃紅,壓力瞬間又大了起來,氣得遠處的苗倩倩哇哇大叫。

我面色凝重的說:事情緊急,現在不好解釋,你們兩個人前世有一段恩怨,你們曾經是同一個人,現在我替你做一個刺青,能解決眼前.....這一副刺青圖,你愿意做嗎?

小桃紅愣了愣,點頭。

那么配合,我心中也安心了不少。

我就照著那一副發來的刺青圖底稿,以及其中介紹與各個點刺的方法,對著現學現賣。

這一副刺青圖是滿背滿腿,幾乎整個背部都要刺青,范圍大,卻密度不高,都是很大的線條,細算竟然比普通細致的小圖還要簡單,只紋了二十分鐘。

這個時間段,柳仙兒頭痛欲裂,徹底施展不開,還被幾個人牽制,在遠處打得拳腳相加。

“成了!”我放下刺針,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現學現賣并不容易。

小桃紅站起身來,一臉呆滯的問我說:“那現在.....”

“你繼續回去。”我說。

小桃紅一扭頭,加入了戰團,可是她一靠近柳仙兒,柳仙兒的腦袋痛得更加厲害了,嗷嗷慘叫,一瞬間再也控制不住。

嘩——

一道幽冷的寒風從齊健身上拔起。

柳仙兒化為一道扭曲人臉的風波,狠狠撞入了小桃紅腳下的影子中,一瞬間,整個影子漆黑如墨。

柳仙兒?

變成影子了?

這突然起來的變化,讓所有人震撼在原地。

“怎么可能.....你們把我的老祖宗,柳仙兒弄到哪里了?”齊健蘇醒的聲音,一瞬間就讓所有人的意識拉扯回來。

“干嘛呢?”苗倩倩也過來問我。

“柳仙兒,現是在影子里。”我嘆了一口氣,偷偷跟苗倩倩把這兩個人的恩怨,給她說明白了。

苗倩倩聽完后,整個人也唏噓不已,“原來是這樣,這兩個人真是同一個人,怪不得那么雷同的性格,原來真是——如影隨形啊。”

她說完,腿腳一軟,那么激烈的運動徹底扛不住了,一屁股坐下來,看著我瞪大眼睛,“靠!故意腿軟得那么慢,你也不來扶我。”

我假裝沒聽到,任由她一屁股坐在地面,大吵大鬧,她都那么累得站不穩了,嘴巴還喋喋不休的嘰嘰歪歪。

嘩啦!

李小妹身上,小桃紅的鬼魂也飄了出來。

這個時候,以李小妹的影武紋身當中介,小桃紅已經和柳仙兒重新融為了一體,小桃紅這個朦朧的鬼下,還有一個影子。

鬼魂是朦朧的非實體狀態,是沒有影子的,但眼前這是一只有影子的鬼,很神奇。

小桃紅捂著頭,似乎十分痛苦,與柳仙兒的融合,讓她回憶起了前世的記憶,“原來......原來是這樣.....我們兩個人,竟然是同一個人,我們前世曾經.....”

小桃紅睜開了眼,她沒有說話,也沒有表情,整個人呆滯木訥的低頭,看著自己腳下在地面上,如水波粼粼的黑色影子。

“有沒有效果啊,不會是柳仙兒還沒有變成影子吧?”苗倩倩偷偷的問我。

“肯定是有用的啊,要不柳仙兒早就出來打我們了,她只是看著柳仙兒的影子發呆,我們等等。”我說。

我們一群人等了挺久。

小桃紅忽然淚流滿面,低垂著頭,說:“真是諷刺啊,我前世遭受摯愛之人的背叛,心灰意冷,認為誰也信不過,唯一信得過的,便是我自己,只有我自己最懂自己,可是現在......自己和自己打了一百年。”

小桃紅嗚嗚嗚的抽泣起來,撕心裂肺。

“我一直以為,這個世界能信任的只有自己,所以我想和另外一個自己一起投胎轉世....可真正的當另外一個自己出現在眼前,我連自己都信不過.......人,連自己都信不過了嗎?“

“這個世界上,想找一個安慰,一個依靠那么難嗎?連我自己都不能相信了.....”

小桃紅嚎嚎大哭,痛徹心扉,“人性不可測,人心無常態.....之前我說別人不可相信,現在,卻輪到了我自己!我.....我啊!!連我自己都不可信!我自己都信不過...”

我沉默。

這個世界就是那么操蛋,這個賊老天,忍不住讓人破口大罵,現實總是喜歡開玩笑,在本來就千瘡百孔的人兒身上,再給上致命一擊,讓這個玩笑再開得大一些。

其實,我忽然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如果另外一個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出現在我的面前,那又會怎么樣呢?

或許,我也看不透那個人。

因為有的時候,我也無法讀懂某個時刻自己的想法,這本身.....就是一件十分恐怖的事情。

就像是以自己的記憶與性格完美克隆一個自己,他有和我一樣的思想和信念與行為模式,但是那個人站在我面前,我真的能讀懂他在想什么嗎?

這個聯想,讓我冒出冷汗。

苗倩倩看著哭泣的小桃紅,低聲說道:“不要去猜疑,越猜越怕,其實你們兩個人,還是相信對方的,不是嗎?”

“你們把對方當成姐妹,因為你們的高傲造成了誤解,如果你們一開始就坦誠相待,收起自己的傲慢與偏見,那份誤解終究不會成長成參天大樹,變成一個長達百年的悲劇吧?”

小桃紅忽然渾身驚愕,渾身震顫不止。

“其實,你已經不用想那么多了。”

苗倩倩忽然露出釋懷的燦爛微笑,脆生生的說:“你們現在兩個人啊,已經不需要考慮那么多了,變成了對方的影子,你們又恢復成了這一百年以來,打不過贏不了,一直平手,既然一百年一直都那么走了過來,眼前只要順著這一條路,走下去就好了。”

苗倩倩笑得很燦爛。

“我們,一百年,走過來....”小桃紅收起哭腔,渾身猛然一震,若有所思。

這時。

齊健猛然反應了過來,厲聲大叫道:“柳仙兒呢,我的老祖宗呢,快把人給我放出來!”

小桃紅面色閃過一抹驚詫,眼眸閃過解脫,竟然點點頭,“那么,我就讓柳仙兒出來說話吧。”

嘩!

小桃紅整個鬼影筆直的往下一倒。

小桃紅倒下變成了影子,而作為影子的柳仙兒,像是紙片人一樣彈了起來,像是一張直角彎曲的硬紙片一般,翻起了另外一面。

柳仙兒立起來,換成小桃紅倒下變成了影子,這詭異的一幕十分陰森。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