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六章 擒獲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09:37:13 字數:3627 閱讀進度:407/725

處境,越發艱難。

我們哪怕陰靈強大,也漸漸落入困境。

那些發瘋似的野狗,如潮水般涌動,像是大浪海嘯,重重疊疊的目光猩紅撲來。

一只接著一只,撞得人根本喘不過氣來,并且根本沒有盡頭,像是狗群的海洋,不知道到底準備了多少狗血用于繪畫。

“哈哈哈!”

苗倩倩吐了一口氣,大聲慘聲說:“所謂的神罰,就是瘋狗降臨嗎?你真是一個混賬啊!你就不能弄一些老虎血,狼血,甚至弄一條龍血來繪畫嗎?神龍來神罰,才最有氣勢!”

“很難,狗血是最好弄到的,而龍并不存在,何來陰靈?”

許佛看著我們渾身破破爛爛,不急不緩,站在高處俯視著我們,很認真的說:“放心,我不會殺死你們,你們都是人才,我會囚禁你們在村里,一直科普我的理念,直到你們認可我為止。”

轟!

又是大片野狗狠狠撲來,咬向我們的手臂,胳膊肘。

就在我們幾乎力竭的時候。

天空中的筆和女性面孔,忽然停滯,瞬間消失了,再沒有一只野狗落下,天空恢復風輕云淡,白云裊裊。

“消失了,沒狗血墨水了?”

我們幾個人錯愕,抬頭看去。

發現又一張臉浮動在湛藍天空上,已經換成了一個小姑娘。

那小姑娘的巨大臉龐,瘋狂的想把小腦袋湊進來,把整個腦袋貼在湛藍天空的玻璃鏡面上,小俏臉瞬間在玻璃上擠成了大臉盆子,睜大雪白的雙瞳,仿佛懸掛在天空的日月。

“真的耶!打暈了這個在瘋狂畫畫的小姐姐,她真在畫這幅江山圖,小游哥哥和苗阿姨真的在畫中,畫里的小人兒畫得好逼真啊....”

天空,傳來聲如洪鐘的雷霆般的可愛歡呼。

那聲音像是海嘯,巨大的聲波震動得整個畫中村子的房屋樹木搖晃,像是經歷颶風襲擊,“真有趣....我要給小游哥哥拍個照。”

咔擦!

天空有白色雷霆閃過,閃耀大地,刺眼白茫茫一片,閃電過后,雷霆降臨,傳來咔擦的驚雷快門聲。

“這拍照,等于閃電與雷聲嗎?”我頓時驚了。

吱吱吱!

伴隨一只狐貍叫聲。

一片巨大的滔天洪水,伴隨著傾盆大雨,如瀑布一般從天上潑下。

“唉?小玉!這個涂在玻璃鏡框上的狗血你不能舔的,你的口水都沾在畫上的玻璃上面了。”

小青雷霆般的聲音,又卷得村里的樹木嘩嘩作響。

我擦了擦湛藍天空上,仰頭,不斷有落在臉上的瀑布般豆大雨水,渾身楞了一下,“風雷過后便是陣雨,這下雨.....其實是小白狐的口水?”

這兩位可真是天神,高維生物和低維生物的巨大差距。

這時。

我才徹底反應過來,看向旁邊的安清正,“是你的另外一個魂搞定了?”

安清正點點頭,說:“我三個人已經過去了,成功打破了一個隱藏得很深的秘密畫室,找到了江山社稷圖和守在旁邊的一個女人。”

我深呼吸一口氣,緩和了神經。

果然兵分兩路是對的,另外一邊,已經循著位置,成功的掌控了整幅江山社稷圖。

“你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許佛面色一沉,閃過一絲慌張,“這是找到了外面這一副風水圖的位置嗎?怎么可能找到?明明藏得那么深,我早就做好萬無一失的準備。”

不用去猜,我都相信以許佛的性格,必然是藏得很深。

但他絕對想不到,安清正其實是兩個人,一個魂進了這里,一個魂還在外面,陰陽雙魂的相互感應之下,找到了江山社稷圖的具體位置。

換做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具體方位。

“許佛,你已經輸了,想不到我們還有雙魂定位吧?”苗倩倩哼道:“你的神計劃,建立你的世界,要破滅了。”

“不!”

許佛猛然大吼。

沒有野狗的阻攔,我們幾個人輕而易舉的把陰靈屬于普通人的許佛拿下,用草繩把人捆起來,然后又把旁邊的沐小兮、朱教授解開。

“謝謝,十分感謝。”

朱教授嘆了一口氣,哪怕保養再好,此時面容上屬于老人的蒼老與疲憊,幾乎難以掩蓋,“如果不是各位陰人,真是江湖奇人異士,只怕這個事情,真就只能這樣了。”

“程先生辦事,一向十分可靠。”沫小兮掩著嘴笑了笑,似乎也心有余悸。

我嘆氣。

聽了許佛的話,知道朱教授當年也是一個厲害人物,心理學專家,甚至那個時候,根本沒有心理學,只怕學的帝王心術,和諸葛孔明一樣的流派,臥龍,擅長心術的奇人異士,只是現在老了,不復輝煌。

朱教授站在高處,指著村子里的那些學生,對我們說:“許佛這個人,相當可怕,徹底讓這些人不惜一切自殘,他或許不是想要殺人,但是那么砍自己的靈魂,哪怕我是外行人,也知道,就算是不死,那么損傷靈魂,以后也大病一場了。”

我點點頭。

許佛這個騙局,連這些高材生都騙了,看似荒誕,卻又用真正荒誕的畫中世界,成功把他們詐騙成高維低維的世界。

懂得玩心理的人都十分恐怖。

“這雨怎么還沒停啊。”我苦笑的抹了抹臉上的豆大雨水,抬頭看了看天空,問安清正說:“你的另外一個魂,看得外面現在的情況怎么樣了?別讓小白狐舔玻璃鏡子上的狗血了,這里都下那么大的雨了,水漫金山了。”

吱吱吱!

外面小白狐留下不甘心的聲音,叫聲化為大風卷著整個畫中村的花草樹木,它似乎聽到了外面安清正的話。

畢竟都是妖崇,吸食用來做法術陰術的血液材料,是本能。

接著,雨終于停了,我想了想說:“走吧,我們的陰靈該出去了,離開這一副江山鬼刺圖,安清正,你把許佛的陰靈帶出去沒問題吧?畢竟你的身體,就在現在這幅畫的外面。”

“沒問題。”安清正說。

許佛不可能讓他留在這一副畫里,我們要出去,把他的陰靈一起帶出去才保險,免得他耍花招。

這種玩心理的人,就是臟,必須得多防著點。

“那好了,安清正,事情就那么辦,我們出去再說,我們出去找你們,和你們匯合。”

我們幾個人眉頭一動,往回走。

回到村子門口,又來到來的時候那條鬼門關。

走進了一條黑色縫隙中,縫隙越走越黑,漸漸的整個人都漂浮了起來,朦朦朧朧的化為一團白色細流,似乎某個地方存在著某種吸引力,牽引著我們往回漂浮。

........

睜開眼。

周圍十分安靜,白色天花板,周圍是一柜子書,滿是書卷氣。

是朱教授的辦公室內。

“有驚無險,魂歸位了。”我們幾個人緩緩睜開眼睛后對視了一眼,一瞬間,竟然沒有爬起身,明明有意識,只有眼皮子能動彈,卻整個人的身軀僵硬,身體不受控制。

旁邊,沫小兮和朱教授露出恐慌。

“別激動,這是俗稱的鬼壓身.....古代有陰人專門修這種術的,睡夢中靈魂出竅,一般現在剛剛魂飛回來,有些魂體不合,就是鬼壓身,有些人靈魂也不穩容易睡夢離魂,也會出現類似征兆。”我說。

“原來是這樣。”沫小兮說。

我們幾個人緩了好幾分鐘,才慢慢的能恢復知覺,爬起身,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相互倒了一杯水,緩了緩緊繃的神經。

我揉了揉額頭,“真是一個黃粱一夢,夢見進入了畫中的世界,一段奇妙夢幻之旅,光怪陸離,我似乎在聊齋上還看過類似的情節,夢入山水畫中,有漁翁和慈祥老人,類似桃源仙境,原來真有其事,搞不好啊.....是古代有人進入地獄鬼門關走了一遭,記載在了聊齋上,其實那就是碰到了我家的江山社稷圖。”

我現在,還覺得十分駭人,這江山社稷圖,的確厲害。

“別感慨了。”苗倩倩打斷我,低頭弄著手機,說:“看,小青發來了短信,告訴了我們的位置,說江山社稷圖就在她那里呢。”

我點點頭。

苗倩倩眼睛閃過一抹十分有趣的樣子,“小游哥,你看——她還發來了一張圖片過來,真有趣。”

“那家伙....真拍了照片啊?”我哭笑不得,摸了摸鼻子,接過手機一看。

是一副鑲在相框里的古典水墨風水畫。

外面有玻璃罩子,一圈灰色木頭鏡框,風水畫中有茅屋農田,山水小橋,我們幾個惟妙惟肖的小人,面容栩栩如生,站在村頭的高坡上。

“那么小,怪不得小青要把自己的大臉盆子貼在鏡面上,仔細看。”苗倩倩掩著嘴笑道。

“是很有趣。”

我站起身也笑了笑,心中的欣喜緩緩淡去,說:“走吧,我們去江山社稷圖那里,那個許佛的女朋友在那里被捆了起來,許佛的陰靈也已經被帶出來了,不足為慮.....不過,他的江山社稷圖是怎么來的?很有問題。”

苗倩倩一想到這,面色有些低沉,“那個家伙,搞不好躲在暗處。”

江山社稷圖,我爹曾經和我爺爺程塤為此鬧翻,判出家門,現在怎么可能會真的隨意丟掉,被許佛撿到,用來實現他的偉大新世界夢想?

其中,必有蹊蹺。

我從來沒有見過我爹,但白小雪和苗倩倩都說過,程琦的性格,亦正亦邪,一直讓人捉摸不透,他得到打的什么注意,沒有人知道。

“小心一些,他可能就在身邊,那個人,他是一個怪人,我的耳朵從來沒弄懂他到底在想什么,看不懂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苗倩倩挑了挑眉毛,“走吧,不管如何,先去和小青小白狐匯合,我們去看程家祖傳、堪比生死刺青簿的至寶陰器——江山社稷圖。”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