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真正的黑手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09:36:26 字數:2779 閱讀進度:354/725

那猩紅閃電脫口而出,化為筆直的飛劍飛向苗倩倩。

在任何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瞬間,從一根筆直利劍化為一根柔軟的紅色長鞭,柔軟的把苗倩倩的脖子給卷了起來。

“放我走!”

姜明面色一沉,后退幾步,指著遠處的苗倩倩,低聲說:“放我走,不然,我就用我的舌頭,攪死這個女人!”

氣氛徒然變得凝重。

任何人都沒有反應過來,自己這個姜明不僅僅能用自己的舌頭化為西洋劍,還能也隔空飛出自己長長的舌頭,攪住苗倩倩的脖子做人質。

“姜明,你現在收手,還來得及。”陳天氣的面色低沉,蒼白的拳頭緊緊捏起,似乎有難以發泄的怒意。

“哈哈哈!我已經沒有退路了!”姜明哈哈大笑起來,整個人癲狂臉紅,又十分偏激的說:“我已經是一個惡魔了....放我走!你們快放我走!!”

他大聲低吼。

兩行眼淚連自己都沒有發覺,從兩側緩緩滑下。

“你.....”陳天氣看著瘋狂的姜明,又看了看苗倩倩,徒然像是整個人老了十幾歲,冷冷的扭頭不去看他,“犯人.....你可以走了。”

苗倩倩忽然冷笑一聲,說道:別放,我有金剛不壞之身,他攪不死我的。

“你不怕死?”姜明正要慢慢退去,整個人忽然為之一愣。

“呵!?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有種,來殺了我!”苗倩倩被攪著脖子,卻昂首挺胸,一副大義凜然的正義模樣。

姜明沉默,

“來!老娘眨一下眼皮,算我輸,盡管弄死我!把我的腦袋攪斷!”苗倩倩抬起不屈的頭顱。

這苗倩倩....有些不對勁啊。

我看著眼前這一幕,這怕死的臭潑皮,一副不懼生死的姿態,難不成是確認自己不會死,才耍威風?

她在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不會,苗倩倩這幅姿態,以他的機靈程度,分明是暗示我們盡管動手,她根本沒有安全問題,盡管不知道為什么....可她自己都那么篤定,就代表這是真的沒事了。

苗倩倩的性格,陳天氣比我更加清楚,她默默抬了抬手,示意旁邊的幾個警員再次圍了上來。

“可是對方手里有人質。”一個警員低聲說。

“別怕,出了事,我負責。”陳天氣面色不動,十分冷靜。

“你!?你們?”姜明激動的看著絲毫不懼的包圍圈,說:“攪她,給我狠狠攪她!”

那舌頭慢慢緊縮。

苗倩倩滿臉通紅,被脖子緊縛的紅色長鞭,淤血上涌,整張臉憋紅得像是關公一般,卻還是一臉倔強,寧死不屈,一副大不了你殺了我的樣子。

“你!”姜明氣得臉紅,看著苗倩倩一臉不怕死的樣子,面色幾度變換,最終還是下不了狠手,一下子頹廢了下來說:“你贏了。”

看來,這姜明哪怕再變態也保持著最后一抹良知,不敢殺人質....

難不成苗倩倩早已看透人心?

踏踏!

沒有人質的威脅,陳天氣背后的兩名警員,快速走上來一個擒拿,反手就把姜明狠狠按倒在地上,然后咔擦一聲,戴上手銬,把人帶走了。

這恐怖的事態平息。

要不是苗倩倩的堅決,只怕會變得一發不可收,讓姜明逃掉。

等兩個人走后,我就忍不住點了一根煙,緩了緩緊繃的神經,問苗倩倩說:你是不是早就猜到這個姜明還有良知,不會殺人?

“是,也不是。”苗倩倩笑了笑,說:“我基本斷定他還有心底的正義,我也猜到了整件事情,所有的經過.....我信姜明心底還有良知,也信這條長舌不會殺我。”

“至于為什么姜明還有良知,長舌不殺我.....”苗倩倩說到這里,輕輕的拍打了一下脖子上的紅蛇,說:戲你也演夠了,姜明也走了,你差不多可以把我放開了。

那一條紅色長蛇忽然一頓,緩緩順著苗倩倩的胳膊卷了下來。

“媽的!你特么的,果然是還有意識的!一直在裝,裝作沒有意識的武器,我一唬你,就馬上露出馬腳了。”苗倩倩看著舌頭,有些氣不打一處來。

那個鮮紅長蛇一個哆嗦,似乎沒有想到苗倩倩在唬它。

“看來,果然八九不離十。”接著,苗倩倩看了看四周籠子里的寵物,對我們說:“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老張的店先給他關了,走吧......我們先回紋身店,我再給你們說一說這個事情的由來。”

按照苗倩倩的話來說,似乎這個事情,另有隱情?

她早就看出了還有意識?

這個人如果不論猥瑣程度,智商真的高得像是一個天才一樣,思維敏銳程度,讓人望塵莫及。

這里,的確不是說話的地方,我們收拾了一下亂糟糟的環境,關了寵物店的門,在門口碰到了陳天氣。

陳天氣依著門口,指向遠處正在開向遠方的警車,說:“人已經給抓回去了,謝謝你們給我打了一個電話,這個姜明是一個在逃犯,我們最近一直在追捕他。”

我點點頭。

畢竟很多小事,背后都能牽引出很多大案件,畢竟在逃犯居無定所,只能偷雞摸狗,大半夜的撬鎖,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陳天氣穿著警服,環抱著胸口看著我們,說:“你們幾個人...似乎有些事情要講,可以方便我調查取證嗎?”

我說沒問題,跟著來吧。

畢竟我自己也處于一臉疑惑中。

我們幾個人快速的上了車,回到了紋身店里,已經凌晨一點多,趙半仙早就關門,下班回家了,我們打開燈,把那一條長紅蛇,放進臉盆里,竟然開始緩緩的來回游動,果然是活的。

“這就是太歲肉,當年被分食的舌頭,吃了.....嗯,能有很多好處。”苗倩倩指著舌頭一陣嘀咕。

那長蛇本來游得挺歡的,聽到苗倩倩的話又是一個哆嗦。

“讓你剛剛那么用力卷我的脖子。”苗倩倩有些得意。

接著,苗倩倩問小青:“你看到了什么?”

“一個挺漂亮的女人。”小青指了指那條在水里游動的鮮紅長舌。

“果然。”苗倩倩說:來,拿你的幾滴眼淚出來,前一陣子不是偷偷帶你看垂淚神劇嗎?流了挺多的。

“哦。”小青小心翼翼的掏出一個小瓶子,讓我們省著一點用,我們一人在眼皮上抹了一滴,再一抬頭,看到了一個朦朦朧朧的影子,浮現在舌頭之上。

那個女孩長得嬌小,紅唇像是熟透的蘋果,讓人忍不住上去親吻一口。

“有感應。”陳天氣忽然看著這個女孩嘆氣,說:“是我們的姐妹,我們當年的母親作孽,分食了神仙的臉,才生下五個代表五官的奇異女嬰,終于聚集了三個,可惜.....董小姐不在這里,不然就是四人齊聚,我們最后一個姐妹,也不知去向。”

“可惜,一見面,就淪落到了這種下場。”苗倩倩吐了一口氣,似乎有些抑郁,偷偷扭頭看著劉阿女的頭骨,卻沒有絲毫動靜。

“可是姜澄晰?”我想了想問。

那女孩點了點頭。

苗倩倩說:“讓我猜一猜,這是你的謀劃,是你....把自己哥哥變成了吃舌頭的狂魔,變成了一個恐怖的扭曲變態,然后慢慢引誘把你吃掉?”

怎么可能?

苗倩倩的話,太過不可思議,簡直顛覆了我們的想法,姜澄晰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可這時,那個溫婉可愛的女孩子,漂浮在舌頭之上,徒然之間沉默,竟然慢慢擠出一句話來。

“你猜對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