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一章 寵物店里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09:36:24 字數:2682 閱讀進度:352/725

這個半夜偷偷潛入老張寵物店的人,他的動作舉止,心理素質以及冷靜程度,都是訓練有素,顯然不可能是普通的犯罪分子,只怕是一名高智商分子。

他竟然認識陳天氣,還知道她的靈鼻。

這樣一想,這個半夜潛入老張寵物店的男人,只怕是一個恐怖在逃犯。

苗倩倩吸了一口涼氣,也是明顯想到了這一點。

她忍不住對姜明說:“姜明......你知道,我的耳朵沒有殺傷力,我知道我是逃不過你的魔掌了,我就問問你.....我的妹妹姜澄晰,哪里得罪了你,她既是我的妹妹,也是你從小養大的妹妹啊!”

姜明冷冷的笑道:“那好,既然你想知道你的妹妹姜澄晰,我就告訴你,不過這事......還得從以前說起。”

姜明說,他家比較有錢,家里的資產有幾千萬,比較富裕。

大娘由于沒法生育,他父親就取了一個二娘,姜明就是二娘生的,在警校讀書。

在姜明十八歲那年,心灰意冷的大娘不知道從哪里去了一趟,回來之后,不能生孩子的她竟然懷孕了,生下了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嬰——姜澄晰,那個躲在搖籃里的可愛女嬰就是白雪公主,她的紅唇,是世界上最美麗的造物。

那粉嘟嘟的,每個人都忍不住親上一口。

姜澄晰從小就很討人喜歡。

天之驕女,她的聲音很柔很軟,任何人聽到她的聲音,都會情不自禁的喜歡上她,她環繞在人們的熱情中,美得像是小公主。

姜明這個大了十八歲的哥哥,從小就很保護姜澄晰,十分溺愛,不讓自己的妹妹受一點委屈。

姜明,畢業后是一名光榮的緝毒警員,上面由于十分對他信任,派他去做臥底。

有一次,本市的團伙頭頭——胡老板,對他產生了質疑,因為他從不和其他人一起溜冰,懷疑他是臥底,讓他當眾證明自己的清白。

由于他平常隱藏得很好,也研究過那些粉仔的手法,當時情況危急,他假裝十分熟練的吸了大劑量,換取了信任。

我聽到這,暗暗咬了咬舌頭,有些沒有想到。

這個變態的姜明,還是之前胡老板那邊的臥底,對和我們一起端掉胡老板這個城市毒瘤,有極大的功勞。

可是眼前....

怎么會淪落到這個下場?

靠著自己專業的開鎖手法,半夜偷偷摸摸的跑進老張的寵物店里,變態扭曲的偷吃小動物的舌頭?

姜明繼續低聲說:“當時,我躲過于一劫,可我也從此染上了癮,咬牙戒了好多次,就是沒辦法,有一次,我找以前認識的線人買藥,被盯梢的警員抓住,當時他們卻沒有抓住我,反而給我遞上了一根煙,說哥們好樣的。”

苗倩倩皺了皺眉,有些疑惑了,問為什么會這樣?

姜明有些復雜、乃至有些癲狂暴虐,低聲說:“因為那天,我為了不被同行抓到,我特異穿了警服,帶了證明臥底的證件,才過去購買.......諷刺嗎?很諷刺,我沒用,我愧對人民的信任。”

他不敢回家,直接就離職失蹤了,甚至不敢去見自己的上級,愧疚萬分。

他躲起來了,不敢回去見自己的父母,不敢去見自己最喜歡、最疼愛的妹妹——姜澄晰。

他墮落了。

他抗拒不住身體的掙扎,也曾經想自己給自己戒毒,卻反反復復,痛苦的在地面上翻滾,渾渾噩噩的躲在出租房里茍延殘喘,他開始偷盜,開始去偷電瓶車,去入室盜竊,甚至去搶劫勒索.......

他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人。

那天,姜明從上面的線人拿了藥,緊了緊衣領,哆哆嗦嗦的路過一個小巷,竟然看到自己的妹妹,姜澄晰和一個雜毛的流氓混混擁吻在一起。

當時,姜明就看得眼睛發紅了。

他徹底怒了,本以為自己的父母和妹妹,會好好幸福的生活,誰知道眼前,自己辛辛苦苦呵護十幾年的小鮮花,被一頭豬給拱了?

他很憤怒,內心沒有來的憤怒。

姜明開始披上斗篷,瘋狂的調查那個男人,發現是一個濫情的人渣,那種男人在騙色,騙自己單純的妹妹。

于是,他就在一天晚上,趁著那個帥氣的男人走夜路,從背后抄起棍子,打暈了他。

可那一天,他癮又上來了,捂著腦袋十分痛苦,忽然看著這個被打暈,被教訓的人渣男人,內心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扭曲癲狂聲音:

“快.....擁吻著他....這個男人親了澄晰....搶回來.....不讓他的嘴玷污澄晰.....”

“于是,你、開始親那個男人?”苗倩倩面色一白。

“哈哈哈,對!對!我親了他!”

他露出無以倫比的陶醉:“后來,我徹底忍不住了,我吃了他的舌頭。”

“靠.....你真是一個變態。”苗倩倩嚇退了好幾步,面色煞白,渾身震顫不止,連她都開始害怕了。

姜明根本沒有理會苗倩倩,繼續陶醉在自己的傾訴中。

在他眼中,眼前只有耳朵,卻沒有武力的苗倩倩已經是一個死人,一個臨死前,可以給他傾訴心聲的對象。

姜明說,因為舌肉,他開始不那么上癮那些白粉了。

他也有了一個目標,在茍延殘喘、已經頹廢的灰色人生中,最后默默保護著自己的妹妹,守護著自己的家人。

幫她監督那些交往的男友。

默默用他的刑偵手段,去調查他們,一旦發現是渣男,就打暈了他們,吃了他們的舌頭。

“他們,不配擁有姜澄晰的唇,我吃掉他們的嘴巴.....就這樣,過去了幾個月,我讓她好幾任男朋友變成了啞巴。”姜明露出奇異的神色。

“那可是你妹妹的男朋友啊。”苗倩倩低聲說。

姜明猛然紅著脖子,對苗倩倩嘶吼的道:“什么妹妹?是義妹,我們兩個人根本沒有血緣關系,別以為我不知道,是我大娘根本無法生育,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才懷上的奇異女嬰,我們不是同一個娘,也根本不是同一個爹!”

苗倩倩瞇了瞇眼睛,說:你那么糾結這語氣,是不是喜歡上了她?

我聽到這,有些反應過來。

這個姜明,只怕是喜歡上了自己沒有血緣關系的便宜義妹。

姜明惡狠狠的看著苗倩倩,冷笑說:你這個女人才和澄晰,才是真正異父異母的親生姐妹,你代表耳朵,她代表嘴巴.....你們到底是什么東西?是怎么生出來的?

“其實,也沒有人不會喜歡上她,她就是我們的小公主,她太善良,她太美了,她的聲音是天籟,輕柔繞耳,最獨特,最珍貴的......可惜,她不屬于我,我從小看到大的可愛女孩,她開始已經屬于其他男人。”

姜明面色幾度變換,閃過復雜,像是打翻了五味罐,說:“人啊,是一種可怕的動物,他一旦墮落,突破了自己的底線,就開始徹底的永無止境,我就是這樣的人,我開始偷竊,搶劫.....甚至開始對我一直呵護的義妹,開始進入有一種偏執的黑暗情緒,那是一種發指內心的魔性,我太迷戀澄晰的嘴唇了....那種癡迷,比毒更加恐怖。”

那顆小小的種子,在他每次跟蹤姜澄晰,躲在小巷里看著她與男友擁吻,都深深的嫉妒,瘋狂的生根發芽,漸漸長成一顆黑色的參天大樹,.....于是,他徹底爆發了出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