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章 天譴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05:36:18 字數:3646 閱讀進度:331/725

吃人的長壽村....

我額頭冒起熱汗:趙半仙,吃了人?

我偷偷看著前面帶路的趙半仙,挺輕松的自駕游心情,一下子就陷入了低谷與恐慌。

我本來以為是和張大冠一樣的一樁小生意,來這大山里的江南水鄉古老小村旅游,辦了這村里殯儀館的臟事,咱們員工一起度假,忙活了那么久了,休閑一下,發一下員工福利。

可是....

這已經不簡單了,這些信息組合在一起,有些可怕了:用大笑聲驅趕,長壽村,吃人....

這位陳警花不懂陰行的知識,但接受了那么多的案子,必然了解一些,而這個笑病,可能是一種疾病。

我說:陳警官,你看出了什么嗎?

“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咱們好好旅游吧,這村子很不錯啊,瀝青石板,很有歷史氣息,像是拍古裝片的古風小鎮一樣,并且你以為很嚴重,或許沒有那么嚴重。”陳天氣輕輕指了指前面帶路的趙半仙,意思是小心一些。

小心趙半仙?

我皺了皺眉,我不相信他有什么惡意,不過他也挺老的了,可能是撞邪了,警惕一下,沒什么大礙。

我們穿過一排排屋子,我們順著路,來到十字路口邊上的殯儀館。

這殯儀館的負責人,王中云在大門口接待了我們,大笑說:“歡迎歡迎啊,十分感謝來我們這里做客,一起幫忙解決這村子里的臟事。”

我說:這事情,你們兩個還沒解決嗎?

哈哈哈!

趙半仙大笑著拍完了我的肩膀,說:“沒有!不是一時半會兒的沒辦法,那東西也不知道是一個村子里的什么玩意,據說,是涉及這個長壽村的一個古老詛咒,十分懼怕人的大笑聲,人們歡喜的情緒,能趕走它。”

我想了想,問他:你怎么那么愛笑啊?說兩句話笑一下。

“我也不知道,來了這村我就笑了出來,可能是這個長壽村的秘訣吧,笑口常開,又能對抗那個可怕的臟東西,我原先以為我笑不出來,想不到那么簡單,那東西....我根本不怕。”

趙半仙繼續說:“這些天,我就研究那半夜出沒的臟東西,改一改這殯儀館的風水局,這風水局要弄挺久,所以才沒有回去,卻想不到你擔心我,來看了我。”

趙半仙除了大笑聲,說話還挺正常的。

我對王中云抱了抱拳,說:“我們幾個人這一次來,就是來這里玩一玩的。”

王中云也夸張的大笑了幾聲,拍了拍我的肩膀說:我知道,跟趙半仙來學習一下風水嘛,你這個新人可要好好學,我和老趙,提攜提攜你!

我說那就太感謝了。

王中云帶著我們走進殯儀館,在吊唁廳,焚化間參觀了一周,給我們講了講火化的流程,一邊走一邊說說:“你們不用去外面的農家樂,那些家庭旅店,坑錢,最近,我們殯儀館好幾個員工辭工了,說受不了晚上殯儀館徘徊的那臟東西,太可怕了,被嚇跑了,不嫌棄殯儀館晦氣,這還有很多員工宿舍,給你們安排住下。”

我點點頭。

那一戶外來人家,不遵守村子里的規矩,春節過年的時候,跨年夜的時候不笑,不以笑渡劫,沒趕走年獸,出了意外,送到殯儀館火化,結果殯儀館里每天晚上,出現了只在跨年夜那一晚出現的年獸。

這事情,本身離奇。

我想了想,說:我們來就住幾天,玩一玩,我們店里的幾個員工,就是來度假來的,玩幾天還要回去上班。

“隨便玩,咱們村啊.....可是十里八鄉出了名的長壽村,每年來過的游客旅行團很多,明天可以去咱這的長壽泉,綠竹林里逛逛,風景好,空氣又清醒。”王中云十分熱情,對我們幾個年輕人說:“背包客旅游的妹子很多,帥哥也有,風景也秀麗,你們來度假,來對地方了,搞不好,還能邂逅一段美麗的愛情。”

我們幾個人也就是笑了笑。

接下來,我們作為同行,參觀了一下殯儀館的流程,算是長了見識。

到了五點多,王中云又請我們去吃晚飯,我們擺了擺手,表示自己帶來東西,可以燒烤,我們就把外面的車開進村,然后選了一個風景秀麗的大樹空地下,開始擺燒烤架,野炊。

還真是像來度假旅游的。

我拿著燒烤架和肉過來,坐在小板凳上一根一根的把肉串起來,一邊對陳天氣說:“咱們沒吃他們那東西,還好咱們自己帶來了,讓趙半仙自己去殯儀館吃,反正趙半仙已經笑成那樣了,這殯儀館....不會是吃死人的肉吧?”

苗倩倩在搭著柴火,也問:“對啊,還好我們自己帶了吃的,你是說趙半仙吃了人肉,才笑成這樣的吧?”

看著我們幾個人,陳天氣笑了笑在火堆旁邊坐下,說:“這個事情啊,你們幾個陰人不懂,我就給你們說一說。”

我們就在火堆旁邊一邊吃燒烤,一邊聊一聊眼前這村子里,到底是一個什么情況。

陳天氣說這笑病,是一種極為特殊的疾病,瘋狂大笑,至于患上這種病的原因,只有一個:食人。

我沉默了一下,面色有些駭然的看向陳天氣,說:“你說只要吃人,就會笑?得笑病?”

“我以為你們是陰人,不從事我這個工作,也應該知道這方面的事情,其實,吃人,長期吃人,就會患上笑病。”

陳天氣拿著一根烤串,細條慢理的撒上胡椒,又喝了一口啤酒,說:“那個年獸,不是要笑才能趕走嗎?根據我的懷疑,這里的村民為了對抗每年春節的跨年夜,只怕是吃人,用類似笑病的陰術,讓自己笑出來,不然一個人,是不可能笑那么久來度過跨年夜,他們用這種可怕的土法子,趕走每年晚上出現的年獸。”

我沉默。

為了讓自己笑,竟然去吃人,才對抗這個村子里的歷代詛咒,這里的村民才能熬過每年的跨年夜?

我說:這不科學吧?這人吃動物就行,人吃人,就會患上病?這從理性的角度來說,這人肉也只是一種肉,和豬肉羊肉沒區別,吃了人肉就會患病?

“對啊對啊,人肉也是肉啊。”苗倩倩大口撕咬烤肉,我們幾個人一邊吃飯,一邊討論這個吃人肉的話題,絲毫不倒胃口。

“你們陰人,也講科學嗎。”

陳天氣看著我,忽然開口說:“那么,我就給你講一講這個笑病,自然界還是很神秘的,有很多人類難以理解的東西。”

“笑病,曾經被大規模發現于1950年的幾內亞....那時候,我們國家剛剛建國吧,很忙,可能很多人不知道,當時那邊,有三萬五千人患上笑病,后來調查發現,那里的人有個食人的習俗,把自己家里去世的人,撬開腦袋挖出大腦,由家人們生食瓜分,據說是一種神色的儀式。”

我有些不可思議:

三萬五千人換上這個笑病,那不意味著.....

這并不遙遠,想不到六七十年前,還在地方保持大規模的恐怖吃人習俗....還在大量吃掉自己的家人。

讓我想起了割禮。

我們不知道的,以為不可置信的....不代表不真實存在。

陳天氣說:“人吃人,用你們陰人、以前古人迷信的話來說,喪盡天良,違背道德,就會遭天譴,這笑病,就是咱們古人說的天譴,這種表現,在動物身上也有,動物吃同類,也會遭天譴。”

我說動物吃同類,也有?

“對,基本都有,還是比較出名的:瘋牛病,你們聽說過這個病吧?據說當時特別恐怖,歐美人不喜歡吃動物內臟,殺了牛吃肉,牛的內臟會磨成粉,又用來養牛,當牛飼料給牛吃,于是牛吃了牛的內臟,那些牛就出現了大規模的瘋牛癥,然后傳染到了人身上。”

我徹底沉默。

這兩邊一模一樣,都是大規模的吃了自己的同類,結果....

這是偶然嗎?

并不是。

這是某種神秘力量,或真是神的天譴?

這陳天氣知識當真是淵博,不愧是警花,警隊隊長,笑病有耳聞,著名的瘋牛病我之前只是聽說,沒想到是這種情況,長見識了。

我用木棍撬了撬炭火,讓燃燒得更旺盛一些,說:“那真是天譴了,吃其他物種的肉就沒事,物競天擇,食物鏈的一員....但同類相食,違背天地綱常,可能遭報應了。”

我覺得吧....

這算是一個合理的解釋。

陳天氣卻哈哈一笑,不可置否的由拿起一根烤串,說:“其實,一切的封建迷信,都是可以解釋的,你們的靈魂陰靈,玄學說,現在還解釋不了,但我相信未來總有一天....會徹底明白靈魂、陰靈到底是什么歌邏輯,而現在你們說陰人中的天譴,有了一種科學家的解釋。”

我問什么解釋。

陳天氣說:“據說,一個物種長期食用自己的同類,大腦中會出現一種‘致病朊蛋白’的蛋白質病毒,至于為什么會出現這種物質,并不清楚....就拿人來比喻,難道人的胃對自己吃的是什么肉,有鑒別能力?知道自己吃的不是羊肉豬肉,是人肉?”

苗倩倩忽然說:這個算是天譴病毒嗎?長期食用同類就會出現?

陳天氣和我們聊著,一起探討這個事情。

吃著烤串,喝著啤酒,在火堆旁邊聊著天,最后站起身,對我們笑得很開心說:“其實,和你們野營,挺開心的,我第一次有人愿意帶我出來一起玩,參加群體活動,你們不怕我,我就最開心了。”

我笑了笑,說:不怕你。

“我能感覺到你的情緒,是真心的!”陳天氣笑得很燦爛,很美。

我們收拾了一下工具,把車開回旅游村里的殯儀館,在停車場里停下,陳天氣說:“吃飽喝足,天也黑了,聊了聊完了,走吧,我給你們當一回槍使,我和你們幾個陰人一起探索這個夜晚的殯儀館,那個春節傳說中的‘年’...看看這個夜幕下的神秘村子,到底藏著什么秘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