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六章 一面之恩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05:36:05 字數:2918 閱讀進度:317/725

阿米爾說,他是從印度,帶著妻子逃難過來的。

他手中,掌握著這一門土生林伽,土里生出來的男人圣物,被一些心懷不軌的人追捕。

他逃到這邊開了一間炒面館,印度風味,和妻子過得很自在,他不打算用祖傳的陰術謀生,而是普普通通的過一輩子。

這個世界,每個地方都有好人和壞人,那印度在我們眼中形象不好,又臟又亂,但也有其中也有好人——阿米爾。

他開這個炒面館,他為人和善,還帶有印度人一邊吆喝一邊炒面的熱情,生意不錯,在家里偷偷供著一顆林伽助運,賺了不少錢。

這炒面館離附近的大學不遠,經常有一個被毀容的小乞丐來討一口吃的。

他和妻子比較和善,也從來沒有拒絕過,只要是小乞丐來了,他提前都端上一碗印度炒面,還分文不收,讓他蹲在門口吃,那乞丐也不貪多,每天就來一次,吃一碗,都快成為了這一帶的一道風景。

這樣的日子過得挺好的,阿米爾有他愛的妻子和正在上大學的女兒。

后來他的老婆得了病,為了治病花光了所有積蓄,還把店給賣了,結果錢花光了,人還沒有留住,走了。

阿米爾聽到這去世的消息直接人就暈了過去,醒來之后,這個一米八幾的印度大漢抱著正在上隔壁大學,聞訊而來的女兒,父女一起嚎嚎大哭。

這個家支離破碎,他開始和自己的女兒一起吊唁,開始著手辦妻子的葬禮。

結果禍不單行,女兒在忙著母親葬禮,忽然在來往學校的路上,失蹤了,再也找不到了。

阿米爾說得這,這個人高馬大的印度大叔,擦了擦眼眶的淚水說:“我阿米爾這一輩子,特別喜歡中國人的儒家文化,喜歡莊子,喜歡看中國的論語,一輩子,都沒有做過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捐錢給山區,可是,這老天爺一下子奪走了我兩個親人,這是要我死啊!!”

我看著他沉默了一會兒,看著他哭得眼眶發紅,拿出一張紙巾,遞過去。

阿米爾接過紙巾說,他當時萬念俱灰。

失去了兩個至親,整個人都沒有了魂,癱軟在地。

妻子出殯的前一天,天還沒亮,門口就來了一個乞丐。

阿米爾問乞丐:你怎么找到這里來了?

那乞丐說:我前幾天去你的店里吃面,發現店里換老板了,我就問周圍人打聽你住在哪里,說是來到了鄉下準備喪事,一路追了過來。

阿米爾嘆了一口氣,帶著這個臟兮兮的乞丐進屋,說:對不住啊小兄弟,我之前那店不開了,我現在給煮一碗面吃吧。

小乞丐卻說:我不吃炒面,知道你家出事了,我想你應該很急著用錢。

他小心的從身上掏出一個裹得嚴嚴實實的小包,說我要了三年多的飯,這里有三千七百二十一塊八,我數了好幾遍,如果老板你不嫌棄這錢臟,看得起我,就拿去應急。

阿米爾聽完了,抱著小乞丐嚎嚎大哭,說:小兄弟!你老哥我命苦啊!老婆女兒全都沒有了!

乞丐也哭了,說這好人沒好報,老天爺不長眼。

當時看著兩人抱著一起痛哭,周圍在場幫忙的鄰居,朋友,都哭了。

從城里的炒面館追到這鄉下,得十幾里的距離,沒有人知道這個乞丐是怎么找過來的,十幾里一步一個腳印,邊走邊乞討,一邊打聽他的位置。

當時,那錢沒要。

在辦完葬禮后,那乞丐半夜里,又到了阿米爾的家,繼續把錢遞給他說:倔強的大叔,你的老婆去世了,但是你失蹤的女兒,我或許知道去哪里了,這錢拿著,我幫你一起找到你的女兒。

這一句話,讓絕望的阿米爾燃起了希望。

我聽到這,心里嘆氣,“這就是好心有好報吧,這個小乞丐,也是一個性情的人,來報恩人的面恩。”

小乞丐對阿米爾說,他知道在拉面館這一片有一群人,專門干人口買賣的,經常有一兩個衣衫襤褸的老婆婆老頭,可憐兮兮的,對那些落單的善良小姑娘們說肚子餓,給錢不要,說帶就要帶他們去吃東西

“他們帶你到小巷里,沒人去的小館子里,等著進門口,那些姑娘就是一棍子敲暈,然后塞到面包車里,賣到貧困山區去.....你的女兒,可能就是被那些人弄走了。”

老頭老太作為誘拐的引子,這個手法,并不高明。

可我聽到這沉默了一下,說:你的拉面館?在咱市里的土木大學附近?

阿米爾錯愕了一下,點點頭。

我聽到這,渾身有些氣得發寒!

因為這位阿米爾竟然和我有關系,市里的土木大學就是我以前讀書的地方,那附近之前有個很好吃的印度風味拉面館。

后來聽學長說搬走了,說挺惋惜的,那印度大叔超級熱情,炒個面都能耍雜技,人還搞笑,量多又便宜,我們這些新生吃不到了,原來就是這位做蘑菇陰術的大叔。

販賣那事情,也是真事兒。

以前,一三年那一會兒在我們學校鬧得沸沸揚揚的。

我們市傳銷多,地方也亂,專門有那些穿得破爛的老奶奶老頭,可憐兮兮的站在路邊,看到一個人走的妹子,就走上前說餓,你給錢讓去賣面包也不走,她就可憐巴巴的說,閨女兒,我餓,我不要錢...你帶我去吃個飯,前面有個小飯館。

結果給弄到偏僻角落里,打暈塞到面包車里。

那一會兒,我們學校經常有女學生失蹤,一共三個,當時有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來有個警惕性高,逃過一劫的大四妹子,告訴了自己的導師,還上學校的貼吧上,說了這騙局。

說差一點就進了那屋子,她本能的感覺那“飯館”門口很恐怖,那小巷子冷清陰森,特別可怕,當時就跑了...那老太太硬是拉她不讓走,她還反手打了老太太一巴掌,拔腿就跑,接過后面屋子走出幾個大漢走出來,把煙踩在地上,看著她跑的背影,也不追。

她說那是她一輩子最危險的瞬間,一被敲暈了拐賣,那她一輩子就....

我說:“那個小乞丐混那一片的,肯定知道得很多,幫你去查你女兒了?那群人,可不好查的。”

苗倩倩問我怎么不好查。

我想了想,說:“反正,當時我們學校是拿那群老頭老太沒辦法,后來,還明目張膽的混進我們學校,拉著學校里的姑娘,你趕也趕不走,學校的廣播就直接發通告,說要小心混入學校和附近街道的老人,有專門一個面包車團伙。”

苗倩倩嚇得頭皮發麻,說:那么囂張?

我苦笑了一下,很不可思議,但是真事。

后來我們就想,這事情為什么弄不了,當時我們哥們喝了酒,就討論說,可能是里面有人,或者是局子里也不想管,也是管不了。

畢竟快要入土的老頭老太,蠻橫得厲害,撒潑是真沒辦法的,你把他帶進局子里,根本就不說話,說自己沒有幾年活頭了,各種蠻橫,還抓不到證據。

當時,我們宿舍有一個哥們,就有感而發說了一句:“這個世界,善良也是一種原罪,一些人利用你的善良,讓你萬劫不復!”

直到現在,我腦海中還記得那哥們說的這一句話。

電影盲山的故事,就真實發生在我們身邊,誰不怕?那一會兒特別的怕,現實比電影更可怕。

這在我那一會兒造成了足夠的陰影,那可是三個活生生的妹子啊,就那樣不見了,她們以后遭遇怎么樣的生活?真的,我實在想象不出。

我也想不到,眼前這位做那么惡毒陰術的高人阿米爾,其實就是當時那學校旁邊的拉面館大叔,他的女兒就是受害者。

我說:你和那個小乞丐去找人了?

阿米爾說:我的確是去找了,我沒了老婆,但女兒....必須找回來!我女兒特別善良,可能還真是被騙了,她見到老人就心軟....眼前既然知道可能是被拐賣了,我就去拼命!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