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七十章 泡沫之夏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6 05:35:24 字數:2738 閱讀進度:271/725

我看著苗倩倩嘻嘻哈哈跑掉的背影,心里也是哭笑不得。

苗倩倩這是有多腐女啊。

整天到處亂配CP,一臉揶揄猥瑣,整天蠱惑我去干那種奇奇怪怪的事情,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我趕走哇哇亂叫的苗倩倩,回到店里頭對小青說:“小白狐的陽氣,我們再另外想辦法,不一定要吸男人的陽氣才行。”

小青干巴巴的說:“為什么?小游哥哥你不是男人嘛。”

我不好解釋為什么,咱總不能以身飼魔吧?雖然小白狐呆萌漂亮,但口味可沒有那么重不是?

我就摸著她的小腦袋一陣哄,才打消了小青和小白狐瞎搞夜襲的計劃。

趙半仙笑了笑,看著我們幾個人鬧,鬧完了,才對我說:“那一位尋龍天師,把自己變成了龍脈,她簡直就是神物,祥瑞,到哪里,哪里就是風水寶地,簡直就是改天換地的異術。”

我點點頭。

這一單生意看起來才拿了六萬,可是如果和那一位勐海蕓想法子搭上關系,以后也生意就好做得多。

這單生意讓我心情很好。

第二天下午的時候坐在電腦前上網,斗斗地主什么的,然后就開始琢磨給小青的未來,是不是應該請一個家教什么的。

這小姑娘來我的店里住了也有一段時間。

盡管她有一雙陰陽眼,還有吃鬼養眼的秘術,可她未來的日子,不一定要繼續干咱們這一行,畢竟風險太大了,能有個安安靜靜賺錢的法子不是很好嗎?

咱這手藝說實話:過氣了!

現在做個淘寶,做個公司IT高層,那個不比咱拿錢多又安全?創業弄上百萬家產的年輕人太多了,我也就是沒有那個商業頭腦,才開店給人刺青,碰到形形色色的客人。

我這個人比較現實,這幾單生意下來,也算是有些存款,排除給趙半仙發工資,買了苗倩倩那個黑木耳,到手的有得二十一萬,有了存款,就為小姑娘的未來想一想了,起碼弄一個學歷什么的,哪怕自學成才,這個社會沒有文憑也一樣很難辦。

我琢磨了一下,這時候門口進來了一個老熟人:宋佳薇。

我瞇了瞇眼睛,坐在收銀臺上弄著電腦,抬頭看了一眼說:“宋妹子,你最近不高三了,不高考嗎?怎么有空來我店里頭逛?”

宋佳薇一進來就十分自來熟,拍了拍已經有六個月大的肚子,對我說:“程大哥你說笑了,咱高考干嘛?不考那東西!我什么水平什么文化我自己清楚,就貪圖享樂的性格,我把我兒子養大了,等他以后來養我。”

我僵硬了一下,這是要貫徹養兒防老的精神。

這話癆妹子愛聊天,估計整天對著肚子嘮嗑胎教,也不知道齊宗師受不受得住。

宋佳薇在我店里轉兩圈,說:“要說這未婚先孕啊,還是有好處的,我現在爸媽也不逼我上學了,因為學校自己辭退我了,他們也是沒法子,只能把希望寄托我兒子身上,咱這個大號練廢了,就重新想練一個小號。”

這姑娘真是厲害。

我哭想不得的同時,也對樓上叫了一句,說:“小青,你師傅來看你了。”

“什么?什么?師傅來了?”小青立刻就跑下了樓,小白狐也吱吱吱的叫,很是歡喜,圍著肚子打量。

我看著她的大肚子,說:“你接盤的人找到了嗎?”

宋佳薇搖了搖頭說沒有。

我想也應該沒有,這妹子長得可愛,但你挺著一個五個月的大肚子,找誰去接盤啊。

我又說:“齊宗師現在怎么樣了?”

“悶了好久,我這不每天陪他聊天著嗎?”宋佳薇說:“最近好多了,心情慢慢還行,還盤腿在我肚子里打坐修煉呢,特別特別的厲害,準備一生下來,就拳打幼兒園,幼兒園一霸。”

我無語,說:你怎么有空來我這里嘮嗑啊?

“哦。”宋佳薇像是想起了什么,才正色說:“老大,我有事跟你說,我有一個姐妹出事了。”

我坐在收銀臺上轉著筆桿子,說什么事情。

宋佳薇一臉神神叨叨的低聲拉著我說:“一個詛咒,人魚詛咒。”

我頭皮僵硬了幾秒,說:“你說什么?美人魚的詛咒?”

宋佳薇面色陰沉,一副撞了鬼的樣子,說:“是真的有詛咒,特別特別的可怕,如果不是這事情太怪太驚悚了,我根本不敢來麻煩你。”

我當場就有些不解,這宋佳薇是個什么人物?

肚子里的胎兒放出來打拳,帶出了喝奶,還讓男人進去給她兒子送吃的新時代花花女性,神經大條,她也會怕?

我裝作一臉不解的說:我不明白什么人魚的詛咒。

她卻問我:聽說過美人魚的故事沒有,美人魚是中了什么詛咒死的。

我說聽過。

“對,就是泡沫,中了巫婆的詛咒,變成泡沫死的。”宋佳薇說:“有一手歌是那么唱的,美麗的泡沫....雖然一霎花火.....你所有承諾.....雖然都太脆弱.....”

“停停停。”我捂著腦袋哭笑不得,說:“你就直接跟我說,到底什么情況吧。”

宋佳薇一臉失望的看著我,似乎阻止了她的飆歌很不盡興,“那我就直說了.....我一姐妹,泡沫,中了泡沫之夏,變成泡沫了。”

我捂著額頭忍耐,又說泡沫之夏是什么鬼?

“就是一詛咒名,我隨手編的,反正就是變成泡沫沒差了。”宋佳薇說。

我去!現在的小年輕我真是搞不定了,我說: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她和我簡單直白的說,就是她一個姐妹中了詛咒,馬上要變成泡沫了。

我皺了皺眉頭,說:人呢?

“小茹姐,進來了。”伴隨著宋佳薇的聲音,一個披著斗篷看不清臉的女人,輕飄飄的飄進店門口。

說真的,她進來的那一瞬間,我感覺就是飄進來的,一點重量都沒有,很輕很輕。

“劉曉茹,我一姐們。”

宋佳薇豎起手指大大方方的介紹,然后把嘴巴貼在我的耳朵,道:“我這一姐妹,還沒有男朋友,你把她的毛病治好了,我忽悠她給你當女朋友,然后我作為獎勵,我也給你當女朋友,小游哥,你挺帥的,值得擁有兩個女朋友。”

“滾滾滾,滾一邊去,我不接盤。”我也是無語,這家伙不說話會死一樣,也就是一女逗比。

我看向這個披著斗篷的妹子。

其實,這種全身覆蓋的也見過不少吧,最近的,就比如尸斑的那位漁夫子,畢竟身上出了怪事的人,大多會選擇遮掩起來,可是,這是第一位光是披著一身黑衣墨鏡,我就感覺十分奇怪的。

我感覺她是飄起來的。

我說:劉曉茹妹子,你是有什么問題嗎?能不能把你的口罩摘下來,我幫你看看。

劉曉茹僵硬了一下,渾身一震,摘下口罩,露出了一副十分猙獰的面孔,兩頰鼓起兩個大水泡,通透晶瑩,像是一只大蛤蟆,十分驚悚。

我額頭冒汗:你的臉....

“不是蛤蟆精上身,是她的臉都沒有肉了,都變成了泡沫,腮幫子鼓脹,里面不是肉,是氣體,她就是一個泡沫人。”宋佳薇拉著她的手給我介紹。

可是她拉著劉曉茹的手一瞬間,忽然傳來一聲如氣球爆裂的聲音:

“啪!”

宋佳薇連忙松開劉曉茹的手,臉色萬分愧疚,低頭道歉說:對不起!對不起,我還不習慣,我一不小心.....就把你的手給捏爆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