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臍帶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5 04:48:31 字數:2830 閱讀進度:193/725

我聽得古怪,也感覺很有意思。

難得清閑,就來了一位老熟人,剛剛那一單生意讓我心情太好了。

現在看店外面的陽光,都明媚燦爛了很多,看這位心理變態的女心理醫生,也感覺眉清目秀了。

我就給她倒了一杯水,重新坐回椅子上,遞給她輕笑著問:“沫醫生,你說什么袋鼠孕婦?這個世界,有那么古怪的事情嗎,那是一個精神病人,怕不是臆想?”

“臆想?”

沫小兮坐下,搖頭說:“不,不是臆想,其實一開始我覺得臆想的,因為對方也覺得她在臆想,所以才來我這里看心理病,可是很快.....一切的事態,就完全超乎了我的預料,甚至往很恐怖的方向發展。”

我抿了抿水,說:“那沫醫生,你把事情給我說說看,什么袋鼠孕婦,我到現在還沒有明白。”

沫小兮問我,知道袋鼠是怎么養寶寶的嗎?

我無語的看著她。

她和我講專業的知識我是不明白,但當我沒有看過動物世界嗎?就是那種養在肚皮里的動物,隨時拿出來喂東西,又塞回肚子里,比較惡心的那種。

沫小兮說她有一個精神病人,名字叫宋佳薇。

是一個才十七歲的小姑娘,有點傻白甜,現在的孩子早熟得很,高中生就談戀愛了,未成年懷孕,到醫院流產之后,精神上出了問題,在父母的帶領下,來這里看病。

我整理了一下思緒,用聊天一般悠閑的口吻說:“這才是高中生吧?那么小就懷孕了,難怪精神上出了問題。”

沫小兮瞪了我一眼,說:程先生請不要插嘴,請你先聽我講完。

“當時在她的父母帶來的時候,那孩子相當憔悴,干干瘦瘦的像是一根竹竿,我看過她原來的照片,那是相當嬌俏可愛.......你知道,這類青春期的女孩子,是相當叛逆,一開始十分不配合,但在我的引導下,才漸漸說出了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

原來,宋佳薇是個傻白甜。

就是那種看韓國偶像劇,整天叫歐巴歐巴的那種妹子。

是個顏控,也相當的好騙,帥氣的男生只要三言兩語,就能把她騙成女朋友,那些男人上床把人玩膩了,就甩開,就這樣,她有過很多段“戀情”。

然后,就懷孕了。

那女孩子,真的是蠢萌心大,感覺自己肚子大了,就想生小寶寶下來,和個做游戲一樣,還經常對著肚子說話。

一些人懷孕,肚子是大得不明顯的,等她家人發現發現肚子大的時候,都已經足足四個月了。

沫小兮說:“她的父母是一對高薪白領,知道事情后氣瘋了!怎么生了那么一個傻白甜,孩子是誰的?根本不知道,一問,被十幾個男生都上過了,那叫氣瘋了啊!家長就去學校里鬧,但是鬧完了,就只能做流產。”

“四個月只能是引產了,孩子已經有自己的意識了,流產就是殺害生靈,并且特別的痛苦,和生孩子一樣痛苦。”

沫小兮點點頭,對我說:“那姑娘天真爛漫,以為生小寶寶是十分幸福的事情,溫室花朵,引產后痛得慘叫,精神就恍惚了,那女孩整天瘋瘋癲癲的說,她的孩子沒有打掉,還在肚子里.....還會動,還在肚子里走來走去,但她后來,說得更加離譜了,說那孩子在喝奶。”

當時,她的父母就憂心忡忡了。

整天在房間外觀望著,心想這孩子不是瘋了吧?但是很快他們發現,真的有小嬰兒在喝奶,宋佳薇的胸口有牙印。

沫小兮說:“當時她的父母就大聲問她是怎么回事,原來,在她到后來半夜睡覺的時候,就恍恍惚惚看到,那巴掌大的嬰兒從下身里慢慢爬出來,連著一根粘稠惡心的臍帶,爬在她的肚子上面看她,還在自己掀開她的胸口,慢慢喝奶,然后吃飽喝足了,又順著下身爬回子宮里.....這樣的事情,其實已經發生了五六天了。”

我額頭冒汗了。

這特么的怪談吧!

一出生的嬰兒可能先天不足,是會比巴掌大一些,有些甚至和老鼠那么大的都有,巴掌大的并不奇怪。

可這個世界上有那么離奇的事情?自己從肚子里爬出來喝奶,然后又爬回肚子里面,這真是一個袋鼠?

我說:“不是已經流產了嗎,怎么可能還會爬出來?并且,這也說不通啊,那女孩都流產了,怎么還有奶水給孩子喝。”

沫小兮環抱著雙手,平靜的看著我,十分鄙視說:“程先生,沒有文化是十分可怕的事情,你要知道,懷孕時,女人體內的雌孕激素水平增加,哪怕女性流產.....也是會有奶水后續分泌的。”

我摸了摸額頭。

我心說什么叫沒文化,鬼才知道這種奇奇怪怪的知識。

我整理了一下頭緒,說:“那胎兒從下身爬出來,找母親喝奶,又爬回子宮里去睡覺.....你也是一位專業的心里醫生,怎么會沒有根據,相信這種話?”

沫小兮搖頭說:“因為她的父母真的找到了證據,一件睡衣,肚子的位置上,有某種東西殘留的粘稠液體,而且,她的胸口上,又被一排小牙齒咬過吮吸的痕跡。”

我問那衣服在哪?

她拿出了一塊切割出來的衣服白布遞給我。

我結果查看了一下,清晰的看得到上面留有粘稠的液體,像是電影里異形那種液體,黏糊糊的。

是胎液?

沫小兮沉默了一會兒,問我說:“一開始我以為是心理疾病,想不到她的父母卻拿出了證據,程先生,你怎么看,是鬼胎作祟嗎?”

我整理思緒。

這的確是袋鼠孕婦了,爬出來找東西吃,又爬回去。

這件事情我也弄不明白了,想了想,打了一個電話給正在外面弄佛靈的趙半仙,把事情簡要和他說明了一下。

趙半仙沉默了下,對我說:“鬼胎吧,很有可能是鬼嬰作祟,你也不是沒有碰到過類似的,那肖柔,心懷鬼胎.....那李大牛,車上的鬼嬰,都是類似的事情,嬰兒飽含怨氣,沒有降生在世上,陰崇的可能性最大。”

我問該怎么辦?

趙半仙說:“你說爬出肚子,那有沒有檢查過肚子里可能還有死胎?你知道有時候,由于醫療事故,醫生比較大意,肚子里那么大一個嬰兒了,四個月流產是很困難的,還有一部分嬰兒尸體,比如還剩一個頭,一個手臂什么的,在肚子里面有殘骸,那陰靈附在上面,才鬧出那么個事情。”

我一聽,感覺對味,這可能性很大,得查一查。

我說:“可能還真是,要不去醫院看看?然后再找個高人,給超度一下?”

我一想到超度,我就看向旁邊的小青兒。

小青低聲說:“小寶寶的陰靈,多可憐啊,沒有出身,就死了。”

我摸了摸小青兒的腦袋,說:是很可憐,我們所以才要做生意,超度它,不讓它在人世間受苦啊。

沫小兮點點頭,琢磨了一下,說:“那成,我看過病例,我去問問當時的醫生,有沒有把刮宮,用宮腔鏡查看過,把殘骸弄干凈了,是不是弄疏漏了,才搞出那么一個名堂。”

她家是醫學世家,本地醫院特別有聲望的那種,要不然,之前這么可能把自己的男友撞了....然后三下兩下,就送上她的手術臺被她解剖?

“上車吧!”

她到門口招來招手,讓我們上車。

我帶著小青上車,就開始商量正事了,問她:“那咱這個報酬怎么樣算?”

“真是現實。”沫小兮看了我一眼,說:“人家父母手下的心肝寶貝,要是擺平了這個事兒,出五萬塊錢,這錢我一分不要,給你.....我其實就湊一個熱鬧,這事情怪得離奇,我就看看情況。”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