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死者界限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5 04:48:07 字數:2795 閱讀進度:160/725

苗倩倩看著那個女警離開,才走了上來,得意的對我說:“怎么樣,快吧?我要的五成沒毛病吧?要不是我,你這種情況,得調查好一陣子,沒有那么簡單的。”

我豎起大拇指笑著說:厲害,改天我請你吃飯。

苗倩倩鄙視說:“你一餐飯就想打發我?開玩笑,五五開!”

我不理她。

苗倩倩看我不鳥她,頓時興致缺缺,罵我鐵公雞,緊接著,她忽然怪笑著說:“剛剛那個問你話的娃娃臉女警察,你有印象不?”

我一聽這話,才覺得剛剛那個冷冷冰冰的娃娃臉嬌小女警,的確有些眼熟。

我鐵定見過,印象很挺深的。

我摸著腦袋想了一下,回憶了一下,恍然大悟說:“這不是之前你帶來視頻里,那個在審訊室問盛哥的那個女警嗎?感情你說在內部有人,才能弄到那視頻,就是這個人啊?怪不得之前能搞出內部審訊錄像,原來是監守自盜。”

苗倩倩啐了一口,罵道怎么說話的。

我知道這就是里頭有人的好處了,如果我是平民老百姓,少不得走一堆流程。

苗倩倩笑了笑,錘了我胸口一拳,說:“其實呢,你這個事情,也只是被無辜牽扯進去的,不然也沒有那么簡單的,她那人啊,我從小長大的閨蜜,比較臭脾氣,一般情況是不會放過你的。”

我摸了摸鼻子,說什么叫一般情況?

“盛哥的事情,你以為她不知道?趙小柳背后的那副猛虎護犢圖,她之前就查過你了,當時還是我幫你攔下的。”苗倩倩哼著氣,說:“我跟她說啊.....我和你合伙做生意,五五開,她才看在我的面子上放過你的,所以這情況啊,它不一般。”

我看著她,哭笑不得,“你別往自己臉上貼金。”

我一邊扯著,一邊走到店門口出去,發現那三個警察把附近沿路的幾家店鋪,都進去挨個詢問,做筆錄,像是我這邊一樣的流程。

走訪了一個遍。

而整條街的街坊鄰里,也鬧得沸沸揚揚的。

都知道昨晚上,這里的小巷里有人被砍了頭,據說還是一個連環殺人犯,變態猙獰,殺了一家三口還沒有被發現,根據口供才知道的,現在拋尸的地方也被找到了。

這類的謠言,總是傳得很快。

等過了幾個鐘,調查走訪的警察就走了,畢竟這也只是走一個程序,人都自首了,沒有再大的問題。

苗倩倩鄙視的看著我說:“昨晚聽說,你差一點就被砍頭了?”

“你才被砍頭了。”

我沒有搭她的話茬,和她胡說八道的瞎扯了一會兒,她也覺得沒意思,看著門外那個女警,追過去聊天了,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她這個人就是沒點定性。

“小青,我們一起把店里的血跡擦了。”我到廁所里提出水桶和抹布,既然拍照了,就可以清理了。

苗倩倩千金大小姐,我不敢勞煩她,她也不是咱店里頭的,玩票的性質居多,而趙半仙那人整天曠工,見我店里頭基本沒生意,上班有時候八點多來,有時候能拖到十點。

一點準時性都沒有,估計是昨晚神經衰弱了,現在九點多,還沒有來上班。

我就帶著小青兒開始清理店里頭的血跡。

一起拿著抹布擦血水,等忙完了,把一桶血水倒掉,剛剛想休息,就接到一個電話,是程燁寇教授打來的。

“我死了!!”他驚恐萬分的說。

死了?

程燁寇教授死了?

我聽完渾身一個激靈,不淡定了,對著那一頭說:“什么叫你死了?難道你是鬼魂給我打的電話?”

我想起了小蘭的死亡短信。

但一想也不對啊,鬼魂用手機發短信,我覺得還有可能,鬼魂用手機打電話,靈體還能通過手機講話.....太假了。

“不不,我想您誤會我的意思了,切確的說,不是我真的死了....而是,我死了。”他繼續說。

這是什么啞謎?禪語?

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我忍不住問他詳細的事情,他之前一直都在拒接我的電話,不見我,這一次打電話來,肯定有重要事情,并且,我還打算再勸一勸他,讓他罷手,別一直往死路上走,生命寶貴。

“不,不是真死了。”他很快反應過來,聲音沙啞道:“是我體驗到那種感覺了.....死亡的感覺。”

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他跟我說,他看病的時候,一直很小心,只接觸三秒,忍受各種來自病人的疼痛,并且,他不敢接觸人類最恐怖的疼痛,一切生靈最畏懼的事情:死亡。

或者說,最大的痛苦:猝死。

死才是人最痛苦的事情。

自然死亡當然不在此列,很多人都會很安詳,但是能來看病的人,能是自然死亡嗎?基本上都是猝死。

而他昨天中午,就碰到了一位這樣的病人。

那是一位面色蒼白的中年人,在他給短短把脈的三秒鐘里,忽然整個人抽搐,口吐白沫,倒在地面上。

本來,病人猝死這事情也是比較常見的,但是他.....卻恰恰好在那三秒里。

他驚恐的低迷說:“你知道那一種感覺嗎?我感覺到了當時那位病人的死亡,那種感覺,像是夢幻一樣,特別空虛,在黑夜里,一個深不見底的黑井,整個人一直往下墜,...原來人死,像是一瞬間渾身空蕩蕩的,黑了下來,很孤獨寂寞,那是一種窒息,難受,好痛,又感覺不是很痛......”

當時的現場,兩個人觸摸把脈的一瞬間,兩個人同時倒下,病人猝死,而他這個把脈的醫生也倒下,當時整個診室的全部人都嚇壞了,紛紛瘋狂大叫,然后跑來救人。

他驚魂未定的說“原來是真的!那個死囚滴血試驗,說人的心理與精神會影響身體運轉,你也知道,很多癌癥病人,保持樂觀心態,奇跡般自然痊愈的不是少數,而我的腦子告訴我死亡了.....我就真的死亡了,也或者不是心理精神影響身體運轉....而是靈魂影響身體?”

我沉默了一下,嘗試著問道:那您現在.....

“我死了,我也沒有死。”他忽然又說。

我想繼續問他。

但他問我說:“在我說明我身上發生的恐怖事情之前,程先生,你知道副交感神經反彈致死嗎?”

哈?

反彈致死?

我僵硬了一下,第一反應是好長的名字。

“那是一種過度應激狀態,叫Parasympathetic.rebound,簡單的說,人的神經系統是有閾值上限的,當你承受超過自己極限的恐懼與疼痛的閾值,副交感神經就可能會出現強烈反彈反應,鎮靜過度,最終導致肌體死亡.....最常見的,就是我們常說承受古代罪犯的酷刑,活活痛死,其實并不是痛死,而是超過承受神經極限,渾身抽搐過度后,反而會反彈,出現機體鎮靜過度,身體停止運轉的現象,比如停止心跳,腦死亡之類的。”

我啞口無言。

完全聽不懂是什么鬼,怪我文化水平太低了。

他說:“總之,當時我也出現了這種狀況,感受到病人的死亡瞬間,我的身體也出現了類似的狀況,但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不是真的死亡,身體機能陷入假死后,萬幸的是,我還是慢慢醒過來了.....畢竟,我只是分攤了一半。”

我點點頭,我聽得就感覺十分的危險。

他說的專業詞匯我不知道,我就感覺是痛覺分攤,連死亡的感覺也平坦了,腦子告訴自己死了,自己身體就停滯運轉。

他繼續說:“但我的身體,出現了詭異的變化,我變成了活死人。”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