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該怎么辦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5 04:48:02 字數:2898 閱讀進度:153/725

李炳辛低下頭,沉默不語。

我吃驚的問:“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這越說越假。

他面色愧疚與苦澀,驚恐得面色煞白。

“我不是故意的....我愛秀蘭,真的特別特別的愛她,我沒有勇氣就見她,誰知道她竟然.....她竟然被我,被我在浴缸里活活分尸了。”

李炳辛喜歡在本地的貼吧上逛。

有一天,他看到一個人發帖,帖子很壓抑,說的是生活瑣事,說他的生活沒有希望,整天被領導罵,一輩子都賺不了幾個錢,這一輩子,連個女人的手都沒有摸過。

他說,他想要搶劫住在自己單元樓上的那戶有錢人家,然后有錢了,就可以去娶自己一直暗戀的女孩。

李炳辛說:“當時我一看,就知道那人是在博眼球的,網上都是這類挺多的:該怎么辦?在線等,挺急的.....基本都這樣,我整天在網上混,知道那都是套路!一些帖子有說隔壁老王把自己綠的,問網友是不是要砍死他,現在該怎么辦?要不要動手,現場直播,綁起來,讓他日五檔電風扇。”

“網上也有說得繪聲繪色,自己個子比較瘦小,和室友到外面喝酒,喝醉了一起回宿舍,然后他被室友當成女朋友強奸的,然后室友拋棄了自己的女朋友,在宿舍里他愛恨情仇,他現在該怎么辦.....那個帖子在天涯現在還很出名,當時,我沒有在意,這種搏眼球太多了,他這個招式不新鮮。”

我忽然沉默。

我想起看到的某個真實新聞:

有人要跳樓,樓底下一群人在拍照發微博朋友圈,在下面起哄,說博眼球的,有種跳下來啊,本來人家不想跳的,被那么一激怒,瞬間就往下跳了。

其實有的時候,真真假假誰分得清楚?

當時,貼吧里的回帖,全都讓安慰他,讓他不要沖動,網絡上大多數網友還是比較溫暖的。

但李炳辛不同。

他覺得是假的,他是打假斗士,他就猛噴。

他就在下面留言,瘋狂罵那人:“切!博眼球的狗東西,你這種套路我見多了,你這種人就知道上網博同情!自己不努力,就是慫一輩子,才會淪落到這種!”

這是萬花叢中一點紅。

對方留下一行字:你以為我不敢?

而李炳辛卻說:“慫包,你做什么都不敢!有種就去啊,光打嘴炮有什么用?”

一般人被罵,就會上倔脾氣,要證明自己不是慫包,那個人在網絡上發帖的人就是這樣,他可能是慫,但人一被激怒,就不顧一切要證明自己。

他說:我干!我該怎么辦?

李炳辛沉默了一下,說:“那個人是一個蠢貨,當場說私信我,說現在就戴上絲襪去敲門搶劫,呵呵,講真的,這種套路我見多了,他還裝傻子.....學電視上,但哪有戴絲襪去搶劫的?人家通過貓眼一看就知道是假的了,這種智障,想套路我.....我說絲襪那肯定不行,一看就知道有問題,我說....你得戴上鴨舌帽,低頭去敲門,說自己是社區服務的。”

他那邊就沒有了信息,隔十分鐘后,傳來信息:我已經到門口了。

李炳辛正在上班,坐在電腦前隨手掏出手機回短信:敲門。

又隔了十分鐘:

“我敲門了,幾分鐘才開門,屋里有一對母女,被我打暈了,我把錢給搶到了......但是,我剛剛敲門的時候,那個隔著門問我是誰的聲音,不是這兩個女人的聲音,我現在該怎么辦?”

這個人十分鐘就回一條短信。

李炳辛覺得十分有趣,陪這個人打發時間也不錯。

這個人編得很真,就有興致,陪他玩推理。

李炳辛說:“嗯,既然聲音不同,可能屋子還藏有人,她可能看到你的長相了,去把她找出來。”

又過了十分鐘。

“果然有個人躲在廁所里,我想撞開廁所門的時候,被醒來的母親偷襲了,我失手把她殺了....我現在該怎么辦?”

李炳辛一聽,覺得演得很逼真。

這個人在陪他演戲,不可能有這種傻子,這么簡單的事情都要問意見,真正的殺人,還會問他的意見?這得沒有主見到什么程度,和她女朋友一樣什么事情都要他教,連穿衣服內褲都要教?

李炳辛說:“嗯,你殺了人,那可不得了.....你順帶趁熱來一發吧。”

對面又過了十分鐘,準時的回復道:“然后呢?我該怎么辦?”

十分鐘就完事了?還對著尸體?

李炳辛呵呵冷笑,他覺得這個人裝得越來越離譜了,但他也不拆穿,繼續陪他玩下去:“既然你都殺了一個,剩下那個敲暈的女兒也順帶殺了吧,再上了她。”

又過了十分鐘,對面傳來信息:“然后呢?我該怎么辦?”

李炳辛繼續說:“不是說躲在廁所里還有一個,把門撞開了,一不做二不休,殺了,繼續上。”

又過了十分鐘,對面傳來信息:“然后呢?我該怎么辦?”

李炳辛覺得這個人裝得也太假了。

每隔十分鐘那么準時,不差一份一秒,像是機器人一樣,就不能有些時間差嗎?太假了。

但是他無聊,不介意陪他耍一耍,他再次隨意回復道:“你這種就是屬于入室奸殺了,殺掉了人家一家三口,必須銷毀罪證,你去廚房拿菜刀,把人拖到浴室里,挨個解肢,然后放進微波爐里燉熟,毀滅DNA,裝成小袋分出拋尸,最后戴上手套,清洗整個套房,清洗自己留下的指紋。”

十分鐘后,沒有回信。

李炳辛覺得這個玩笑,對面應該是完不下去了,這個意氣之爭,是他贏了,對面把故事編不下去了,但是這一次還是再次來了信息,隔了五個小時后,依舊是那一句話:“然后呢,現在我該怎么辦?”

同時傳來了一張圖片。

“什么圖片?”我忍不住問。

李炳辛驚恐得瞳孔睜大:“浴缸里,肉....里面全都是血淋漓的肉塊,骨頭腸子,還有一顆血淋的頭顱,尸塊夾雜著衣物,那衣物.....我十分眼熟,那天是星期三,我讓小蘭穿黑絲襪、丁字褲,紫色胸罩。”

我沉默。

心里轟的一片空白,這個世界有那么巧嗎?

不過并不算多巧,畢竟都是在同一個城市里,一個同城認識的女網友,一個在本地貼吧發帖的陌生男人。

李炳辛捂著腦袋痛哭起來,眼淚鼻涕嘩啦啦的流,嚇成淚人,面色駭然的說:“我當時,慌忙的去用手機打開QQ,想確認一下,發現QQ后臺早就關閉了,一打開,九十九個信息,全是小蘭發來的....”

信息如下:

“現在門外有人敲門,戴著鴨舌帽低頭,看不見臉一直敲門,不像是好人.....我該怎么辦!”

然而這一次,李炳辛并沒有告訴她該怎么辦。

“媽媽不耐煩的問我為什么不開門,走去開門了,我卻覺得不對,連忙躲進廁所里,果然外面傳來悶哼聲,我姐姐和媽媽可能被....外面客廳沒有聲音了,我該怎么辦。”

“那人不知道為什么,忽然就發現我了,在外面踹廁所門,要開了....我該怎么辦!”

“我媽媽為了阻止他踢廁所門,打了他....結果被他捅死,倒在血泊中...那個男人竟然把媽媽給....接著,不知道為什么,連在旁邊暈迷的姐姐也活活捅死了,那個怪物竟然也對著滿是血泊的尸體聳動起來....現在,他又在踹門了,我該怎么辦?”

“.......門開了。”

這條信息,是最后的信息。

是五個時辰之前的信息,李炳辛看到這里,當場差點暈了過去,然后更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一條新的信息,竟然再次從手機短信里傳來:周圍好黑,我的頭好像被什么東西,看不清東西了,我的身體動不了了...像是水泥,水泥給埋住了,涌進了我的眼眶,還好我手邊有手機,快來救我....我到底該怎么辦?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