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范圍最廣的陰術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5 04:47:51 字數:2719 閱讀進度:137/725

我不解的看著苗倩倩。

“你連割禮都沒有聽說過?你這種男權主義者,咱們女人受過的痛苦,你怎么會知道?”苗倩倩罵了我一句,又用手小心的遮住了破開的牛仔褲。

我心說嗆我干嘛,你的褲子又不是我撕破的。

現在,苗倩倩內心也平靜了許多,應該也知道拖延時間,套銀玫的話,不由得看了看縮著背后門縫的小青兒。

銀玫的目光閃了閃,說:“你知道割禮,看來妹妹很合我心意。”

“對,對啊。”苗倩倩連忙應和,看著眼前兇殘血腥的銀玫,才縮了縮腦袋,又小心翼翼的說:

“其實,我這個人比較喜歡上網研究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那種術那么出名,我當然會知道,割禮是一種陰術,阿拉伯語‘海特乃’。是目前,全世界上最殘忍、傳播最廣的土著陰術之一。”

傳播最廣?

我看著苗倩倩。

苗倩倩低頭,輕聲說:“非常普及,最古老的陰術之一,有四千多年的歷史,時至今日,甚至已經變成了很多地方的割禮習俗,是很多當地女性的成年禮,非洲、中東十分的盛行,我看過一個統計,全球有一億三千萬名婦女接受割禮。”

我錯愕了一下,真的有這種讓女人變成太監的陰術,并且全球已經有一億多的女性變成了太監....

如果苗倩倩說的話是真的,那么范圍之大,擴散之廣,讓人震驚。

苗倩倩繼續說:擴散廣,是因為施術簡單,并且這道術的效果非常好,當然效果好....是對你們男人而言。

苗倩倩給我說起了這名為割禮的陰術過程。

一般在女童四到八歲的時候,就會在父母的帶領下,由該地的土著巫醫出手,用刀片割掉下面,再用鐵絲、植物刺把血淋淋的傷口縫合起來,只留一個細如火柴棍的小孔。

這是千百年流傳極其殘酷的陰術,直到今日,還廣為流傳,盛行擴散之廣,駭人聽聞。

剜掉外面的肉,會使得失去那方面感覺,相當于變成禁欲的女太監,防止放蕩的女性出軌,再用線縫起來,結婚的時候方便丈夫驗貞。并且由于被縫起來,一輩子都不能走跨大腳步,必須緊縮雙腿走,也以此保持了緊窄,能給男人帶來強烈快感,但縫合的傷口被撕裂,愈合再撕裂,周而復始、苦不堪言。

我沉默了許久,說:“完全為了取悅男人而生的陰術,并且折磨女性,現在還那么還有普遍流傳?”

苗倩倩反問:“你以為很遙遠?這個世界,你看不到的....不代表不存在,四年前,ISIS組織下令伊拉克某個北部城市,強制要求所有婦女接受割禮,據說當時有近四百萬名女性......對外聲稱,是為了使她們遠離放蕩及不道德的生活。”

四年前,是2014年。

我心中撼然,也保持沉默。

這一刻我瞬間不知道該說什么了,驚恐、畏懼、復雜,交織著我的情緒,我從未了解過這方面的事情。

銀玫撫掌而笑,怪笑連連,站起身說:“不錯,妹妹我越來越看好你了!”

“我覺得我們能成為朋友,所以,請放心,不會讓妹妹你太痛.....”銀玫搬著小板凳坐下,掏出磨刀石,慢慢悠悠的開始磨刀。

“刀要鋒利,才能給苗倩倩妹妹的割禮儀式,手要快,割得快,才沒有痛苦,閹了苗妹子....再給苗妹子下術,長牙齒......”她扭頭,平靜的看向我,“再讓苗妹子像我之前對那個男人一樣,把你給閹了。”

她一邊說,一邊掏出了一副尖銳的白骨牙齒,又拿出了一副鐵烙,鐵烙的圖案是一副恐怖的印第安人臉。

“這是從一位印第安老婆婆那里學的巫術,陰齒術,能讓人變成陰齒女巫,下面長牙齒,其實,我一直在懷疑,這道陰術曾經在某個時期廣泛流傳在世界各地,讓不堪受辱的女人保護自己.....所以才留下各種傳說,還有防止陰齒女人的習俗。”

“這道陰術,和鬼紋身刺青沒有什么區別,就是在那個三角位置,把鐵燒紅了,在上面烙印一個人臉刺青,在刺青里,給把一種叫切蛋魚的陰靈烙進去,也是一種鬼刺圖吧。”

切蛋魚?

我脊梁骨發寒。

我對于那個鐵烙并不吃驚,鬼刺圖并不是我們家獨有的,只是各脈的刺青師,流傳開發下的鬼刺圖,每一種陰術都不同。

“切蛋魚是當地的俗稱。”銀玫說:“學名叫鋸腹脂鯉,是食人魚的一種,喜歡咬男人的睪丸,當地人都不敢下河里游泳,我把這個陰靈紋進去的話,效果拔群。”

她晃了晃手里那副尖銳的魚類牙齒,是食人魚的牙齒,密密麻麻的尖刺,猙獰驚恐,被咬一口多么恐怖,可想而知。

“我給苗妹子割禮,剜了肉,把這牙齒裝在血肉里,相當于給那副有那食人魚陰靈的人臉裝上了牙齒,會控制它生前的牙齒。”

我聽得徹底嚇瘋了。

這得是多變態的陰術?簡直就是男人的噩夢,可是割禮,又如何不是女人的噩夢呢.....相當于對立面,相互讓對方太監。

或許陰齒,本身就是被實施殘忍無人道的割禮之后,那些反抗的女人化身恐怖的女巫,在漫長日積月累下,摸索出的報復陰術。

但是那些過去都淫滅在歷史中了,誰知道呢?

并且,這個術竟然與那個飛頭降有相似之處。

一個是把人殺死,做成燈籠后,再讓人的陰靈回到人頭燈籠里控制。

一個是把魚殺死,做成陰齒后,再讓魚的陰靈回到牙齒里控制張嘴。

“不要,不要,變態....我還是個黃花大閨女,還沒有享受過人生,你就給我挖了.....”苗倩倩驚恐的看著正在緩緩磨刀的銀玫,卷縮成一團,這種情況下,她還改變不了自己女司機的本質。

她用手捂著被撕破的牛仔褲,嚇得眼淚嘩嘩啦啦的,“小游哥,你、你快想辦法,我被剜了下面,裝上了那鬼東西.....你,你也要被我那啥了....”

別說她,我頭皮也炸了!

滿腦子都是剛剛那個男人那一瞬間凄厲的慘叫聲,還有銀玫剛剛坐在小板凳上拿著菜刀剁砧板的恐怖畫面。

我忍不住看著正在磨刀霍霍向豬羊的銀玫,說:“你趁著磨刀的時候,給我們講一講你的事情吧,你好好的,怎么會下了這個陰齒的巫術呢。”

“哦?”銀玫坐著小板凳上快速磨刀。

哐!哐!哐!

那把菜刀的刀鋒不斷閃著光,與磨刀石碰撞發出清脆響聲。

她想了想,磨著刀說:“既然想聽我的事情,那么我就在磨刀的間隙中,給你們講一講吧,緩緩一下緊張的情緒,不然等下給苗妹子做的小手術太緊張了,失血過多可不好。”

她笑了笑,也慢慢的講起了她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情,原來她是兩年前才回國的,之前一直在非洲。

銀玫的父親是一名建筑師。

一九九六年,被公司派遣到非洲的索馬里沙漠。

其實這類工作,在中國很多公司都相當常見,條件艱苦,工資補貼高,一般去的時間是五到八年,回來后就能拿一大筆錢。

她父親在索馬里生活了一段時間后,在那里娶了一個非洲女人,生下了她。

那里強盜非常的多,在銀玫十二歲那年,她父親由于一次意外,被當地的武裝暴徒活活打死了,在那里沒有了她的父親保護她,噩夢,開始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