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床底有人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5 04:47:49 字數:3243 閱讀進度:135/725

我們兩個人趴在床下的低聲細語,被發現了?

“別、別激動....她伸手,可能只是在找內褲。”苗倩倩連忙把嘴巴貼在我耳朵輕輕吹氣,她緊張兮兮的樣子,生怕我跳起來了。

她小心翼翼的把那條內褲向外推了推,推到那條摸索的手旁邊。

我趴在陰暗的床底也壓著呼吸。

看著那只手摸索著過來,抓到內褲的一瞬間也是愣了愣,然后抓住一角,輕輕把手收了回去。

呼!!!

我趴著床底看著外面收回去的手,深呼吸一口氣,差一點就摸到我的腦袋了,感覺一輩子都沒有那么緊張過,頭皮蹦得像是一條線,隨時斷裂。

苗倩倩也整個人瞬間軟下來,畢竟,外面一個恐怖的雙頭女在殺人。

就在這個時候,又接到了小青兒的短信。

“我已經把那個馬頭觀音神像的陰靈吃完了,但是....這些擺在價值上一排排的壯陽蛇骨酒,里面到底泡的是什么蛇?好奇怪啊,看起來好昂貴,很滋補的藥酒,我能嘗嘗味道嗎。”

我擦了擦額頭的冷汗給回了短信:“那東西是壯陽酒,不適合你喝的,你吃完了陰靈,就繼續躲在里面,見事情不對,就趁機出手......”

回復完,我才安靜下來。

扭頭看向旁邊的苗倩倩,苗倩倩又哆嗦起來了,她指了指前面。

接著,我又看到了頭皮發麻的一幕,一只雪白的纖纖細手再次摸索過來。

又來了?

不是來找內褲的?

“別、別激動....”苗倩倩又連忙扭頭過來,在我耳邊用幾乎難以聽到的聲音吹氣,“床底還有東西....”她指了指之前在床底下放的那個菜刀和砧板。

東西在我右手邊。

我忍著心里的恐懼,輕輕的往外推了推,那只手抓住砧板和放在上面的菜刀,拉扯了出去。

緊接著。

我們就趴著床底,看到她背對著我們,赤裸著身子輕輕坐在房間中央的小板凳上,拿著菜刀和砧板放在地面。

正當我在想要干什么的時候,最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她背對著我們,坐在小凳子上,從兩腿間掏出了血淋漓的事物,放在砧板上,像是之前在倉庫那里處理那些蛇一樣,干凈利落,輕輕用鋒利的菜刀劃開,開始清理,咔咔咔,傳來干凈利落的菜刀斬在砧板上的聲音.....

嘔——

我的胃瘋狂翻滾著。

這變態的恐怖畫面給與我的沖擊,比親眼看到血淋淋的食人魔吃人畫面,還要惡心。

“媽的....這死變態!”苗倩倩瞪大眼睛,瞳孔瘋狂擴散,捂著嘴巴呆呆的看著。

這一刻,我終于知道了那個降頭師想要干什么。

他既然躲在這屋子里下降頭術,偷偷的來這里檢查過了屋子里,也才知道,這個賣酒女人也不簡單。

有陰術,十分難纏,她有兩個頭,心里畸形。

她低檔、中檔壯陽酒是蛇泡的,而高檔壯陽酒,卻她專門大半夜,約那些壞男人出來,維護她的正義,實施宮刑,讓他們再也禍害不了女生,做壯陽酒,簡直就是另類的雙頭食人魔。

本來,那降頭師下飛頭降,準備已經取了銀玫的性命,那女人打不過降頭師的飛頭降,就來騙我們幫她解降頭.....結果眼前壞了這位降頭師的生意,讓他怒火中燒,就把苗倩倩綁在床底這里,讓我和銀玫碰面,讓我們知道了她的秘密.....

借刀殺人!

我說:“娘的,我本以為那個降頭師是惡人,殺那么多人做飛頭降....結果,想不到這個捐助貧困孩子的這個女人,也是一個變態,男人獵食者,專門約壞男人出來處刑,這兩人干起來,狗咬狗,那個銀玫把我們騙過來幫她。”

本來,我們不知道這件事情,幫完忙也就走了,銀玫和對我們很和善,還給了五萬塊,誰知道那個降頭師歹毒,讓我們發現她的秘密,結果眼前這.....

“想那么多干嘛....面對這死變態女人,想辦法怎么跑啊。”苗倩倩低聲說。

不遠處,坐在板凳上的銀玫已經收刀。

她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平靜站起身來,拿來藥材和高粱酒,和處理干凈的東西一起泡進去,攪了攪,密封好蓋子,捧著酒走向小青的那間酒窖房間。

我看得冒汗,希望躲在那里的小青,不要被那個變態發現才好。

我就和苗倩倩趴在床底等著。

那個存酒房間的靜悄悄,要是有什么動靜,小青兒被發現了,我得立刻掀起床沖過去.....但很慶幸的是,沒有任何動響,銀玫把酒放好,就慢慢的走出來了。

緊接著,她回到床邊,開始背起床上那個暈迷的男人,慢慢走出房間,是去準備去毀尸滅跡還是什么的。

我立刻發短信給小青:沒事吧?

“我躲在高高的箱子上,在墻角縮著,才沒有被發現,好可怕,我看到了.....那個女人脫光了衣服,她原來有兩顆頭。”

我心中一楞,我們趴在床底只能看到腳,而小青那個位置似乎看到了全貌,我立刻就讓她形容了一下她看到的畫面。

“就是特別、特別的恐怖.....兩腿間的那顆怪頭,青面獠牙,像是凸起來的面譜,在怪笑,還有一排尖尖的鯊魚牙齒,像是古代的斷頭臺一樣,也不知道剛剛要斷了什么東西,密密麻麻牙齒尖還在慢慢滴血.....”

滴血。

我雞皮疙瘩起了一身。

她十分好奇的說:“游哥哥,那個雙頭女,又端進了一瓶新的酒,還是那種奇怪的蛇,放在了架子上,那到底是什么蛇啊.....”

我沉默了一下,小聲說小孩子不要問太多了。

“哦哦。”小青乖巧的回短信。

我心里震撼,此時此刻,才真正的知道了一切:

娘的,見過變態的,沒見過那么變態的!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之前,看到那個銀玫還是覺得挺好挺穩重的一個女生,想不到她背地里這么恐怖。

不知道是什么陰術,下面長了一顆腦袋,斷頭臺,讓男人把那啥進去咔擦一下,行刑,并且她竟然用男人的那東西,給泡壯陽酒,三千塊錢一瓶....之前,趙半仙還興致勃勃的拿去喝了,后來還來我店里紅光滿面的說,這非洲秘方就是厲害,真是高檔酒,比什么虎鞭、鹿鞭厲害多的,這效果霸道得可以!

現在一想.....

真的,胯下一涼,涼得都麻了。

人鞭泡酒的傳聞古代就有,一些人特別信這個,畢竟老祖宗說,吃啥補啥,我也聽說過新聞,現在還有一些人,通過關系在醫院弄胎盤來吃,叫紫河車,廣東那邊比較多,可眼前親眼看到這一幕,對我殺傷力還是太大了。

苗倩倩面色煞白的說:“她出去,處理那個男人了,這是逃跑的最好時機,也是唯一機會,不然我們繼續趴在床底等一晚上,明天她出門我們再走?”

我心頭壓抑著一口氣。

選哪個都很恐怖,都有可能被發現,她去處理那個男人,肯定就在附近處理,是走不遠的,我們現在趁機跑,風險最大,如果剛剛出門就被撞上了.....

這個做法相當激進。

而保守一些的,就是繼續躲在床底,她剛剛沒有發現我們,等下回來睡覺,發現我們可能性就比較小,但是待在這恐怖的屋子一夜.....

苗倩倩把主動權交給我,“怎么聽你的,我們被發現了會怎么處置我不知道,反正你就是咔擦一下。”

我額頭冒出細細密密的冷汗,那個慘叫的男人聲音在腦海中縈繞,沉吟了一下,說:從理性的角度上來講,躲床底最好,之前伸手兩次都沒有發現我們,處理了那個男人,也泡完酒了,剩下就是回來睡覺。

我發短信給遠處的小青兒,讓她繼續躲。

小青回短信說:“不要正面打她....那個女人,我不一定能打得過她....她看起來和我一樣,沒有練過拳腳,身體好強壯,我吃鬼滋補,她不知道吃什么滋補,她是大人,我很可能打不過她。”

咔擦。

門忽然打開了。

果然出去沒有幾分鐘就回來了,還好我們沒有跑,不然肯定撞上,而這時,銀玫慢慢悠悠的關上門,說:“我剛剛出門的時候,不知道誰門口貼了一張小紙條,說我屋里有人....我雖然不信,卻還是要檢查一下,真的有人嗎,自己出來吧。”

刷!!

我趴在床底渾身顫動,滿是突然起來的寒噤。

瞬間才發覺我忘記了什么:是那個降頭師.....我滿腦子怒火,被陰了!他本來就把苗倩倩綁在床底,騙我們進來,見我們沒有被發現,直接就在門口貼紙條.....

“真的有人嗎?讓我來看看。”

銀玫的聲音剛剛落下,一瞬間,一顆偏著的頭顱斜斜出現在床底,看著床底的我們,她面容陰森的怪笑著。

“原來....真的有人。”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