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雙頭女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5 04:47:48 字數:2770 閱讀進度:134/725

我覺得這個銀玫,不是生活放蕩那么簡單。

可她捐獻了那么多的資產,自己收入的八成給非洲貧困兒童,這種人是壞人?

我十分不解。

她絕對隱藏著天大的秘密。

那個興致勃勃的男人,一開始十分激動,以為有艷遇了,誰知道一見銀玫脫下內褲,他就瘋狂的慘叫....他是看到什么恐怖的東西?

我頭皮發麻,感覺迷霧重重。

苗倩倩在陰暗的床底下,壓低聲音,幾乎用吹氣的聲音輕輕對我說:“不要想得太壞了啊,她也不一定是女鬼,可能只是私生活泛濫而已。”

我不解,問她原因。

苗倩倩忽然紅著臉啐了一口,哼哼說,“看到那里就慘叫,被嚇壞了,還有另外一種更大的可能性,銀玫是個人妖.....她脫下褲子,褲襠里掏出的玩意兒比那個男人的都大!所以那個男人頓時嚇瘋了,所以才....”

我懵了一下:你是說.....

“對,你不覺得很有可能嗎?”苗倩倩趴在我旁邊,悄悄的指了指頭頂上床板的搖晃,在做劇烈運動。

嘶!

我瞬間倒吸一口涼氣。

苗倩倩的思維很猥瑣,這個女司機的想法,天馬行空,但這的確是個很靠譜的理由。

這個銀玫其實是一個變性男人,比較惡趣味,到處約男人,成功約到后給對方下藥,再脫下內褲,然后....反客為主?

我騰起雞皮疙瘩,當真是細思極恐。

可是一轉念,我又覺得沒有那么簡單,那個男人的慘叫太滲人了,他大叫怪物,即使是銀玫胯下的比他大,他也不應該叫得那么凄厲,他到底看到了什么.....能稱之為怪物?

是女鬼?

還是人妖?

我滿腦子胡思亂想,頭皮發麻。

這時,頭頂的尷尬震動,一直持續了二十多分鐘,看起來那男人吃的藥非常強勁,到了現在,才沒有搖得那么厲害了。

等床開始寂靜下來后,那個男人的瘋狂似乎好了很多,清醒了很多,才慘叫,“求求放過我,鬼仙大人,我給你燒紙錢好不.....”

銀玫說:“我調查過你,你叫李僅,你特別喜歡用微信網戀,約了女生出來吃飯,然后下藥.....”

那男人驚恐的說:你是那些女人死了變成鬼,才來報復我的?不對,我也沒有害死人啊,我只是貪圖樂趣,冤有頭債有主,求求饒命.....

銀玫說:我加了一個叫水果硬糖的群,里面都是被騙的女人,都發出了一個微信名單,避免其他人受害,我從群里弄到了你的微信號。

我趴在床底,沉默了一下。

銀玫似乎專門找那些壞男人,然后把他們騙過來?現在在我們看不到的床上面,到底發生了什么?

他為什么覺得銀玫是一只鬼?

難道她真的是鬼?

趁著床上兩人說話的時候,苗倩倩忽然眉頭一動,悄悄伸手出去,抓住那條扔在床邊的內褲,“有問題的話.....肯定是她脫掉內褲之后,那個男人才慘叫的,所以這條內褲,能可以給我們答案。”

“你干嘛?”我急得冒汗。

外面的銀玫那么恐怖,她還有膽子悄悄伸手出去,萬一被看到床底下伸出一只手,知道我們在床底,我們都跑不了,這家伙真是作死小能手。

噓!

苗倩倩示意我別說話。

她繼續悄悄慢慢的向外挪,膽大包天的把輕輕手伸出去,抓住了那一條粉紅色內褲往里拉,然后往回挪,一轉眼拿到了手里,她低頭一看,面色煞白。

她看著內褲,說:“怪物。”

我看她的表情心中一僵,苗倩倩也說怪物?

“自己看吧。”

苗倩倩隨手遞給了我,我扭頭一看,發現上面竟然是一個密密麻麻的牙印,整條內褲上印出一個人頭,像是臉譜凸出來。

這....

內褲里有個頭?

我瞬間汗流浹背,有那么離奇的事情嗎?

苗倩倩面色驚駭的說:“這銀玫到底是人還是鬼.....她的兩腿間有一個人頭?有眼耳口鼻,還有牙印。她是雙頭人?上下各一個腦袋,我們常人是兩手中間有一個腦袋,她是兩腿間還有一個腦袋?”

我腦補了一下那個驚悚畫面,兩腿間夾著一顆倒過來的腦袋......

這簡直就是怪物啊。

我之前,就感覺那個人頭能脫離脖子,飛起來追殺別人的飛頭降,十分的驚悚。而現在這個呢?

腦袋長在胯下。

意思是說不僅僅是像平常人一樣左右對稱,她還上下對稱,倒立過來,也是完全對稱。

以肚臍為分割線,手對稱腳,兩手間的脖子腦袋,對稱兩腿間的腦袋。

我說:“真是登對,一個腦袋能離開脖子飛起來,一個雙頭人,一個腦袋長在胯下....有那么離奇的事情嗎?那樣不是人了吧,是妖怪吧?”

苗倩倩瞪大眼睛,摸了摸這條內褲,此時在恐懼面前,也顧不上羞澀了,她指給我看,說:“你自己摸摸看,有鼻子有眼,這條內褲被擠出了一個臉譜的圖案,牙齒的位置,有些布塊還被咬得破破爛爛,絕對是一個怪物啊.....怪不得,那個男人看到她脫下內褲,瞬間嚇瘋,原來是有個人頭躲在內褲里!”

我沉默。

苗倩倩吹出的氣更低了,趴在床底輕輕的說,生怕被頭頂聽到。

“這樣一想,那個銀玫,專門約那些壞男人出來,給那個烈性藥給男人吃就更加古怪,讓那些發瘋的男人從哪里進去....值得深思。”

我胯下一涼。

真的,真的真的太恐怖了,我特么的,現在還趴在床下,床上有那么一個怪物....

銀玫這個女人一開始,我還覺得挺好相處的,和正常人沒有什么兩樣,誰知道她暗地里竟然是不知道什么東西.......

我低聲說:那我們不能在床下等死吧?

苗倩倩點頭,說:要不我們一起推床板,掀床而起,揭竿起義?

我說你還有這種心情開玩笑。

苗倩倩笑了笑,忽然拿出手機,說:現在,我們不能坐以待斃了,要不我們偷偷把手機伸出床底,探著手去拍床上的錄像,然后收回來.....看看床上那個還在凄厲慘叫的男人,和銀玫到底在上面干什么?”

這個主意,膽大包天。

我正尋思著要不要同意,反正也不能坐以待斃的時候,床上又傳來了新的聲音。

“呵呵,你們這些男人,喜歡玩弄女人....現在舒服嗎,繼續壓在我身上好好享受吧,因為.....這是你人生中的最后一次了。”銀玫冷笑一聲。

“不要...求求你...放過我。”那個男人哀嚎慘叫,但床上還在繼續震動,像是那個男人吃的烈性藥還沒有過效。

忽然——

噗!

一聲血肉被切開的聲音。

啊!!!!

床上的男人凄厲慘叫,撕心裂肺,然后再也沒有了聲音,像是暈厥了過去。

我和苗倩倩面面相窺。

只能聽聲音,上面發生了什么?

這時,躲在屋里,正在吃陰靈神像的小青,給我們發了短信說:講真的,在架子上擺成一排,這些泡在酒里的小蛇,好古怪啊。

難道是....

我們和苗倩倩對視一眼,看得起對方眼眸的驚恐。

她趴在床底顫抖不止,被徹底嚇壞了,我也嚇得渾身拔涼,止不住的抖動,仿佛看見惡魔。

就我們渾身發冷的時候....

銀玫十分淡定的離開床,腳再次落在了地面上,然后彎腰,一只修長的纖細白手探進床底,向我們兩個摸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