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桃花烙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5 04:47:41 字數:2680 閱讀進度:124/725

按照我的估計,再加上之前白小雪的話,應該是我爺爺當年愧疚救了徐青,害得白家上下幾百人家破人亡,就想辦法,找到了白家的最后血脈。

戲班子倒了,白家以后不能再吃唱戲這碗飯,所以,就幫他們找了個高人拜師,學起了咱陰行的手藝,吃咱們這碗飯,現在在廣州那邊混出了一點名堂。

我心里琢磨的時候。

車已經開到了一處別墅面前,下了車,走進院子,鵝卵石小路,周圍綠草青青。

一個健壯的中年男人光著膀子正在鍛煉身體,拿著弓對著遠處射箭,虎背熊腰,霸氣外露,足足一米九幾的個頭,那渾身肌肉看得我都怕。

他披著汗巾迎了上來。

張爺熱情的和我握了握手,說:“程游小兄弟是吧,我兒子多虧了你救命。”

和我印象不同,想不到那么平易近人,我連忙說:我和張天宇關系不錯。

“我家那傻兒子蠢,能認識你這類奇人,也是他的福氣,以后你們兩個多多相互扶持一下。”張爺笑了笑,又問我多大了。

他那氣場像是碰到暴熊一樣,氣場攝人,讓我的聲音都小了很多,說:二十出頭。

“可以的,憑著祖傳的手藝,以后必成龍鳳!”張爺拍了拍我的肩膀,那手勁大得讓我苦笑。

他說:年輕有為啊,之前張天霸兄弟和我說起過你,讓我照顧照顧你,我其實這段時間,也關注你很久了......對了,會玩弓不?

他遞給我一張小弓,指了指遠處的靶子。

我看得愣神,接過弓,發現弓弦真硬,好不容易射了出去,才斜斜射了七八米,落在地面。

“你這身體,得好好練練,雖然不像是那種靠能打能抗吃飯的那種陰人,也太弱了一些。”張爺拍了拍我的肩膀,接過弓,一箭穩穩當當射中靶心。

“你這人不孬,比我兒子好多了。”張爺放下弓,帶我來到了屋子里,跟我說起了正事。

“你相信輪回嗎?”他坐在沙發上喝著水,問我。

我遲疑了一下。

轉世,借尸還魂我是相信的。

最為轟動的是1949年臺灣朱秀華事件,盡管極力隱蔽,但當時引起的轟動實在太大了,至今網絡上人就有據可查,當時全國都在震動。

那是借尸還魂,眼前白小雪、張順都是屬于那種。

而輪回轉世,就是不同的概念。

跨度很大,就比如說張爺自稱前世是古代將軍,靈魂還能不消散,直接相隔幾千年借尸還魂?

我不太信,但也不排除可能,畢竟萬物皆有可能嘛。

張爺又說:“沒關系,我問過很多陰行里的人,他們都和你露出一樣的表情,后來我明白了.....即使在那些陰人的眼中,他們知道陰靈、鬼魂的存在,也不太相信人的鬼魂能投胎轉世。”

我點頭,如果能投胎轉世,之前的徐青死后早就做法,躲進肚子里的胎兒里了,而不是上他老婆的身。

張爺繼續說:“我本來就有些模糊的記憶,等有錢后,我找了一些高人,甚至催眠師,幫我做法,進入記憶深處,也漸漸看到了一下東西,零零散散的記憶,很奇怪,很真實。”

張爺的研究變得深邃起來。

他像是回憶,卻讓我覺得很可怕,整個人的氣場忽然就變得讓人不寒而栗。

“記憶里,我記得是某個朝代的將軍,我特地對照了一下服飾,是秦朝,但很模糊.....我被圍攻,很多士兵包圍我,我腳下踩著遍地尸體,然后寡不敵眾,被敵軍砍掉了頭,我現在還記得那被砍頭的感覺.....”

我吃驚的問:被砍頭的感覺。

“對的,很多破碎的片段,其他的東西都記不清了...但是越痛苦深刻,越記得清.....”

張爺目光低沉深邃,“被砍頭了....先是感覺整個人變輕了,然后飄起來,看到自己無頭的腦袋,在噴出血柱.....然后才感覺到疼,辣疼,特別的痛.....我的腦袋,模模糊糊的,像是被什么人抓住頭發給提起來了,那個大漢舉過頭頂在笑.....然后眼前就黑了,什么都記不起了。”

我覺得有些坐立不安。

他形容得很真實,像是真的發生過一樣,但相隔幾千年,靈魂托世到今天....

我整理了一下思緒,嘗試問道:張爺,你還記得你前世發生過的其他事情嗎?

張爺目光閃過光芒,像是思緒徹底飄開了,“有的,貌似是和一個女人在桃花樹下,我披著鎧甲,她的衣裳很華麗,像是公主,她跟我說,我們今生不能在一起.....要等來世,十里桃花,我來娶她。”

我看向張爺。

他的眼眶,竟然慢慢濕潤了,應該是一種本能的流淚,他平靜的拿起旁邊的紙巾擦了擦,說:每次一想起那畫面,都會莫名的流淚,很心痛,是一種很古怪的感覺。

人真的有前世嗎?

我感覺我接觸了了不得的秘密,我問:“張爺,這件事情你除了找過我,還問過誰嗎。”

張爺說:“這件事情,我困擾了很多年....只找了你們幾個陰行圈子里的高人,還有幾個催眠師,但是,沒有人能給我一個確定的答復,我希望你能幫我。”

“程游小兄弟,你說人真的有前世嗎?”他站起身,面色凝重的問我。

我沉默了一下。

張爺也沉默了一下,重新坐下來,說:我有奇怪的本能,練一些拳腳一點就通,像是早就練了一輩子一樣,很奇怪.....并且我身上有一個奇怪的胎記,像是....像是刺青。

“刺青?”

我心中一震,有能讓人轉世的刺青,鬼刺圖?

張爺脫下褲子,露出大腿內側上的一個紅色胎記。一般胎記都比較模糊,而他這個紋理顯得清晰了一點,比較扭曲,隱約看出像是一朵朦朧紅色梅花。

張爺問我:你看....這是不是刺青?

我摸了摸那塊胎記,認真的說:“很像,但也可能是天然形成的胎記,比較模糊。”

張爺問我:如果從刺青的角度看,能不能從點刺手法,紋理走向看出是哪一派的古代刺青,可以按照秦朝那個時代的擴散一下。

我搖頭,說看不清楚。

“最起碼,不是我們這一脈的刺青,因為我們祖傳的沒有這幅刺青圖,并且....不確定是刺青,一生下來就有的刺青,轉世帶過來的.....有些不可思議,而如果真是刺青圖,這只怕是古刺法,不是用針刺的,是烙燒,使用火紅的烙鐵,把顏料燒入皮膚中。”

我把我的理解整理給張爺聽,但他還是不明白。

“就那么說吧,烙鐵....是看不出是哪家流派的。”我又給講得更詳細了一些,“古代的犯人,會在臉上、身上烙字,這也是刺青,水滸傳里就有,這是很古老的刺青,叫烙鐵法,眼前這個烙印是梅花的,可以叫桃花烙。”

“桃花烙?”張爺沉吟。

講真的,可能是單純的胎記,而如果不是胎記,那么就細思極恐了。

不知道是哪家的鬼刺圖,有這種功效。我從來不認為,天下刺青就只有我們程家一脈,畢竟天下奇人異士數不盡數。

張爺坐在沙發上抿了一口水,平靜的問我說:“你能給我解決嗎?這幅圖如果真是刺青,你也是刺青師,是也業內的高手,幫我查一查,弄明白我這幅胎記的來歷。”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