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舔腦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5 04:47:33 字數:2692 閱讀進度:112/725

我本來還聽得好好的,但是心里頓時一驚,說:等等,你說掀開了頭蓋骨?

張慕恬極其的恐懼,低聲說:

“對的,對的,簡直太可怕了,當時就和做夢一樣,我躲在門縫看,她站在床邊,就像是掀開椰子的蓋一樣,把頭蓋骨,連著我哥一頭烏黑的頭發輕輕掀開了......”

我莫名的毛骨悚然。

“她在房間里打開了我哥的頭蓋骨,就趴在床頭,十分沉迷享受的舔我哥的頭蓋骨,捧在手里,像是捧著個一半西瓜瓢,伸著長長的舌頭,慢慢細細的舔著。”她說到這里,露出一抹巨大的驚恐,像是徹底崩潰了。

舔頭蓋骨?

我和趙半仙凝重的對視一眼。

這張慕恬和她哥也是心大,收養個來歷不明的瞎小孩,不過也是沒有想到,都不知道自己家里請進來了一個什么樣的恐怖怪物。

“是真的,是真的,我沒騙你.....我親眼看到的,和做夢一樣。”

張慕恬大叫,驚恐的給我形容細節。

“她掀開我哥頭蓋骨,那頭蓋骨連著長長的烏黑頭發,她把舌頭湊上去舔......舔出一層一層的白色東西,慢慢的咽下去,一臉享受,舔了十幾分鐘,然后把頭蓋骨裝上,戀戀不舍的離開。”

我腦補了一下畫面,的確驚悚得可以,怪不得她嚇瘋了,驚恐成這樣。

并且,疑點太多了。

那個小女孩是個閉著眼睛的瞎子,那到底是怎么看到東西的?沒用眼睛也能看到嗎?

掀開了頭蓋骨,是那么好掀開的嗎?

我覺得這個世界沒有那么離譜的事情,有鬼祟,陰靈,這是真的,但眼前這個就有些驚悚了.....掀開了頭蓋骨舔,然后又把頭蓋骨放回去。

我沉吟了一下,問:“難不成,她當成美味了,很喜歡,卻又不敢直接舔人的腦髓,吃大腦,怕把人給吃死了,所以只敢戀戀不舍的舔頭蓋骨上沾著的腦汁,就像我們吃盒裝的冰淇淋一樣,很美味,所以先舔上面的蓋子,因為上面會粘著一些冰淇淋。”

趙半仙驚恐的說:那你哥死了嗎?

張慕恬說:“不,不,我哥根本沒死,第二天和平常一樣,照常去工作,管理店里,十分的正常。”

我心里泛寒,太滲人了,大半夜的掀開你的頭蓋骨,任憑是誰都不淡定。

張慕恬說:“一開始,我也以為那天晚上看到的是幻覺,可是,我哥開始倒霉了,我家開始衰敗了,家里的臭豆腐連鎖店倒閉,肯定是那個小女孩怪物,掀開我哥的頭蓋骨,吃掉了我家的財運。”

我聽完,可能這是她的幻覺。

掀開了頭蓋骨,被吃了腦袋還活著,這簡直就是天方夜譚,而倒霉的事情可能是其他的問題。

吃腦子,怎么和吃氣運、財運聯系到一起?

接下去,我卻并沒有再問下去,我知道她快要崩潰了,給她倒了一杯水,讓她緩了緩神經,她忽然才對我說:“你們別不信!我有證據,我后來,還在我哥的臥室上偷偷裝了一個攝像頭,拍下了一切,原來不是我的幻覺。”

我問視頻呢。

“在家里,等一會兒我回去,發給你。”張慕恬小聲說。

“真的拍到了,半夜小女孩偷偷進入房間,掀開頭骨舔的恐怖視頻?”趙半仙也瞬間沉默了,面色驚異不定。

張慕恬重重的點頭,驚恐萬分的說:“所以我怕...我特別的怕,怕輪到我被吃了腦袋,我們家沒有反鎖的習慣,但我現在每天晚上睡覺都反鎖,用柜子堵到門,然后在床上又怕的睡不著,后來,縮到床底躲起來,卷縮著睡,才睡著的。”

我說:那你為什么不告訴你哥?把視頻拿給他看?你們兩個人一起干掉那個恐怖的怪物?

張慕恬低頭,再次露出怯懦,弱弱的說:“我不敢....因為我哥他竟然,他竟然也是.....”

“竟然也?”我問。

張慕恬沒有說話,說等她回去,偷偷把拍下來的視頻傳給我,就知道了。

我點頭,沒有繼續問下去,沒有盤根究底,只會影響她本就不穩定的情緒,等視頻過來,就知道了。

我轉移話題,說:所以,你現在只能落魄到在街頭靠賣臭豆腐維持生活?你哥呢?

“我哥......他被掀開頭蓋骨后,現在就倒霉得厲害,我們家不僅僅破產了,他出門經常踩狗屎,被人搶劫,被陽臺的花瓶給砸了腳,前幾天摔了一跤,骨折,現在還在醫院里。”張慕恬說。

“讓人倒霉。”

趙半仙皺了皺眉,說:這類的事情很多,有些降頭術,扎小人,也是可以讓人倒霉運的,但他這個明顯就不同,我也看不透。

這事情是挺邪乎的,甚至恐怖得讓人發指。

“你家窮了,后來那小女孩呢?”我問。

“走了......從我家開始倒閉的時候,那半個月里,她就開始神神秘秘,每天晚上都消失一段時間,我猜,她吃窮了我們家,就是在物色新的下家,果不其然,在我們家的連鎖店倒閉,資金鏈斷了,窮得負債,賣了房子抵債,搬到租車房后,我就發現她消失了.....有一天,我發現她被夜市里擺攤,祥記羊肉串的老板,把那小女孩給收養了。”

祥記羊肉串?

我沉默,忽然問:“就是那個,你之前晚上和我和苗倩倩說,那個用老鼠肉泡尿的羊肉燒烤攤?”

她連忙點了點頭,說:“對對,就是那個羊肉串攤。”

我一下子聯系上了,說:“原來,你去那附近賣臭豆腐是有圖謀的,你這個落魄的富家千金不僅僅是賣臭豆腐賺錢養家,一直盯著那邊,跟蹤那個大叔,才發現他大半夜的去打老鼠?”

“對。”

張慕恬小聲的說:“我想看看收留她的那個祥叔,現在會變成怎么樣,最近,果然有些變化了,以前祥叔的老鼠肉生意挺好的,現在賣得很慘,還被城管砸了幾次,混混勒索了幾次,快要變成我們家一樣了......”

我沉默了一下。

摸了摸腦袋,徹底整理了一下思緒,意思是那個瞎眼的恐怖小女孩,到處流浪,找別人收養她,然后收養她之后....就倒霉了,各自霉運連連,家道中落,等禍害完一家,她又開始找下一家?

那吃腦殼的恐怖小女孩,真是個怪物。

趙半仙吃驚的說:“難不成真有窮神,那個神秘小孩真是窮神?你們把窮神請進門了?”

趙半仙說民間傳說中有財神,自然有窮神,民間有個習俗,送窮。

以前過年也比較講究,熱鬧,正月初六送窮神,點鞭炮,家家戶戶扔破舊衣服和垃圾,討個吉利,傳說這樣可以送走窮神,不讓窮神進家門。

我說:“那都是假的東西,那個小女孩真的是窮神嗎?我不太信真的有神靈,一直在到處送窮,得去看一看,眼見為實。”

趙半仙驚恐的說:“別啊,我們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呢,別多管閑事,那東西邪乎,你還別不信,這些東西沒人見過,不代表不存在,去冒犯......可能會出事的。”

“封建迷信!”

苗倩倩一邊哼著氣,一邊走了進來,說:“什么神神鬼鬼的,全都是鬼祟作怪!我是不信,今晚我帶隊,去把窮神給抓了,關在籠子里,以后去搞商業對手。”

“你,你你不尊重神靈!”趙半仙一下子又給氣到了。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