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窩囊男人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5 04:47:20 字數:2705 閱讀進度:95/725

竟然懷孕了?

我心里吃驚之余,看向旁邊的趙半仙。

“這事情,的確很怪,一開始是人民幣,過了一會兒就是冥鈔,這是障眼法,你們被迷惑了心智,那個陰森森的男人,只怕不是人。”趙半仙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站起身來找店里來回走了一會兒,忽然說:

“我知道那三條規矩的用意了,晚上到處拉客,還用那歹毒的陰術勾引男人,損陰德,那種夜路開車的拉客方式,自然容易惹上不干凈的東西。”

我呆了呆。

趙半仙沉吟了下,又繼續說道:“所以,就讓你們鋪桃花瓣,掛那兩塊桃木牌,上面寫著‘天下太平’,‘一見生財,兩塊牌子是有講究的,傳說中,那是黑白無常游走人間勾魂的持牌,兩塊桃木板也是桃符,掛在車兩邊,走夜路是能鎮邪,防止那些不干凈的鬼物放肆,畢竟,陰魂鬼祟最怕什么?最怕是勾魂的黑白無常。”

那牌子也是桃符?

我心里整理了一下思緒。

看來的確是這樣,這生意不是誰都能做的,你用那種勾引男人的陰術拉客,大晚上的到處跑車,還在車上干那種男女淫穢之事,自然容易招邪崇,各種不干凈的臟東西會偷偷上車。

但這個援交拉客的背后頭目,只怕有高人指點,才能化解禍事,與那些不干凈的陰邪和平相處,立下了規矩,你這些陰崇要來可以,但要守我的規矩。

現在一看,那強哥也不過是七個人中拉客的一員,只是他強迫小蓉出去接客的,用她去賺錢。

而眼前李大牛的那個蕓妹,是自己想賺錢,自己出去接客的。

本來,活人和那些死人還能和平相處,如果那些夜晚游蕩的色鬼忍不住,附身在活人身上,上車泄欲,并且用附身的活人交錢,也算是守了我的規矩。

但很不巧,那天晚上李大牛忘記了掛牌子,出去接客的時候鎮不住那些邪崇,所以,就出事了。

李大牛一臉苦澀,說:“哎,我后來也急了,本來是堅決不允許我們這些接客的人,去調查那些客戶資料的,我們都是由上面APP發單,我們開車跑夜路去接單,但后來我忍不住了,我不能眼睜睜看著蕓妹這樣吧?我就去中環路附近,調查那天晚上接客的男人,發現了更加恐怖的事情。”

更恐怖的事情?

我整理了一下情緒,站起身到飲水機那邊倒了一杯水,又給李大牛倒了一杯給端過來,我雖然打心眼里看不起他的窩囊,但多少也是客人。

李大牛接過水一飲而盡,抿了抿干澀的嘴唇,繼續用略帶顫抖的聲音說:“當時,我白天就開著三輪摩托車,一邊接客,一邊在中環山那一片調查那個中年男人,后來,終于查出了那個男人的來歷。”

我說:“還真查出來了。”

“對。”

李大牛點了點頭,卻驚恐萬分的說:“原來,那個中年男人早在一個星期前就死了,是工作太累,過勞死的,那我們之前晚上接客的那個男人,到底是人是鬼?他是詐尸了,從墳地里爬出來的,把蕓妹給....那啥了?”

我沉默,說:死人墳地里爬出來是不可能的,變成粽子還能干男女間的那種事情,這不是搞笑嗎?可能是陰靈留戀人世,陰魂附在了其他活人身上,才來點你們的單子,找你們。

趙半仙說:的確是這樣,最大的可能就是,那天晚上,上你們車的人是一個鬼,你的蕓妹給鬼那啥了。

李大牛沉默了一下,說:“我后來問附近的街坊鄰居,查到那男人生前不孕不育,生前一直希望有個孩子,死了之后,估計是想附身在其他人身上,讓蕓妹生下,她當時就想打掉,但打掉那個嬰兒,又怕那男人的陰靈過來纏身,就忍著痛.....把孩子生下來了,她是在我的車上生下的,但是生出來了,那孩子卻還是一個死嬰。”

趙半仙聽到這里,嘆氣,說:這是肯定的,基本上很難活下,那陰靈附在其他人身上想生孩子,但陰氣太重,十有八九是活不了的。

我點了點頭,活不了,還因為那陰氣重,嬰兒死后變成了鬼嬰,留在了車上,我問后來呢。

李大牛并沒有選擇說下去,而是沉默了一下,說:“大哥,你們現在那車上的鬼嬰也知道了,嬰兒死在車上,陰靈不散,能不能幫我超度一下它?”

我整理了一下思緒。

他前因后果的確是講完了,但還要有些朦朧的地方,那個三輪摩托車背后肯定站著人,那些奇奇怪怪的夜車規矩。

但李大牛那么蠢,應該是不知道,也不敢去細查,我估摸著他這個事情就只知道這里。

我想了想,說:“那你的那個蕓妹呢?她干嘛不來我們紋身店,反而讓你來?”

李大牛一下沉默不說話了。

我看著事情有些不對,又問他怎么回事。

可他卻悶著聲音開始又不說話了,我一下子和趙半仙又給氣壞了,我劈頭蓋臉的一直問他,問了他好幾分鐘,他才慢慢講起現在發生的事情。

原來,生下孩子后,知道車里有鬼嬰,蕓妹就怕那鬼嬰報復她,直接就被嚇跑了,留下李大牛一個人面對那恐怖的鬼嬰,李大牛不知所措,所以才來找我們,想我們幫他解決事情。

而那個蕓妹,只留下一封信。

“不早說,什么都磨磨唧唧的。”我從李大牛那里拿過這封信,看了起來:

大牛哥,我知道你是好人,你是真心對我的,每次在那些嫖客折騰得我死去活來后,你就上車忍著自己的欲望,把我扶起來,幫我一件件的穿衣服。

你是一個好人,但真的,好人不應該活在這個世界上,我之前會所里,做好人被打罵,逼我去賣,我就知道,這個世界,是壞人的世界,你想要混得比被人好,你就得比別人惡。

在會所里強奸我、逼我拉客的那個中年領班,就是一個惡人。

可會所里哪個姐妹不是看他眼色,爭著去爬上他的床?在那里,那個領班給我上一課,不僅僅教會我這個土妹子打扮妖艷,也教會我這個人生哲理:

做人,要歹毒。

現在,帶我們進去的老鴇子紅姐,她也是一個惡人,她招我們七組人到處拉客,用那些奇怪的邪術,大賺特賺,現在最少通過我們拿了幾百萬。

而我張白蕓,也是一個惡人。

如果我不是惡人,我會去害大牛哥你,把那個鬼嬰留在車上嗎?

所以,我們三個都是惡人,可我們三個,哪個都比你這個社會底層,開了十幾年的三輪車師傅有錢,活得比你滋潤。

大牛哥,聽我的,咱們當好人太累了,身上負擔太多,還活得不久,有句話,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也別怪我,我想做那個活一千年的惡人,不想再被欺負了。

“大牛哥,我們兩個的交情就到這里吧,其實我之前有意讓你碰我,反正我都已經那么多個了,不在乎多你一個,但你沒有,你正人君子,我是小人,所以,請你也不要再來找我了,我已經找了一個新的三輪車師傅帶我接客,那鬼嬰.....你自己去想辦法吧,大牛哥,別再那么單純天真了,下一輩子投胎.....去做一個惡人吧。”

我看完這封信,直接給氣瘋了。

旁邊的趙半仙更是看得面紅耳赤,指著李大牛破口大罵,“煞筆啊,你真是一個十足的煞筆啊!”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