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死于猜忌

小說: 紋陰師 作者: 啃樹 更新時間:2018-10-25 00:36:01 字數:2800 閱讀進度:77/725

這么的疑神疑鬼?

我被沫小兮這種瘋狂尾隨的行為嚇了一跳,完全看不出她之前給我精明干練的美女女醫生形象。

如果是我碰到這種女朋友,頭皮都要嚇炸了。

我說:“這是你們心理學上的疾病吧?由于童年陰影造成的病。”

周鑫說:“對,對,她的猜忌心太重了,疑心病。我后來實在忍不住了,就想要找她的閨蜜商談,趁著她出去上班,秘密和她的閨蜜見面,一起想要找辦法治好她,誰知道.....她早就雇傭了私人偵探,在無時無刻的監控我,她知道了我和她的閨蜜在私底下見面。”

還雇傭了私人偵探?

我倒吸一口涼氣,心里泛著寒意。

我明白,童年的陰影,讓她癲狂偏激、占有欲強,極度沒有安全感,瘋狂的害怕自己像母親一樣,在外面有了小三,失去自己摯愛的人。

我說:“那你背著她私底下去見她的閨蜜,她一定是認為你背叛了,和她閨蜜有染,你完蛋了。”

“對的,當天晚上,我和她的閨蜜就被車撞了。”

他慢慢的嘆了一口氣,說,“她撞完我們后,車停下冷冷的看著我們兩個倒在血泊中,然后打電話,給我們叫了救護車,沒過多久,救護車就來了,她當時是市第二醫院的醫生,家里很有權勢,動用了一下手段,救護車就送著車禍重傷的我們,就上了她的手術臺。”

“你們兩個人被她撞了,還上了她的手術臺?”我倒吸了一口涼氣。

“那時她...就瘋了。”

周鑫說到這里,忽然露出隱約的痛苦之色。

他的聲音不再流暢,仿佛不愿意回憶那一天手術臺上的記憶。那天手術臺的昏黃色燈光,是他人生中最可怕的恐怖事情。

他自己也簡要概括了過程。

兩個人在手術臺上不是治傷,而是都被活活解剖了,他被活生生的刨開了心臟,沫小兮用手捏著他的心臟,問是不是愛他的。

周鑫說:“其他還好,是我害了她的閨蜜,她當時死得太慘太慘了,一直在叫....一直在叫....你知道,她不是因為疼痛在叫,而是因為被打了麻醉,她在手術臺上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肚子被刨開,肚子上的肉,被切成一條條細肉排在旁邊,然后,還取出她的腸子在她眼前晃,割下內臟又給止血.....你知道,人被麻醉又被止血,即使那樣,也是短時間不會死的。”

我肚子開始翻滾。

他露出苦澀,哽咽著感慨了一句,“我和她一起讀書的時候,就知道她是一個品學兼優的優秀醫學生,人體解剖學是滿分,那一天的手術臺上,我更加確認了這一點。”

人體解剖學滿分。

光是這一句,就讓人聯想到了許多恐怖的血淋淋畫面。當時手術臺上,被車撞的重傷兩人遭遇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想一想就讓人頭皮發麻。

苗倩倩冷笑一聲,對旁邊的白小雪說:“這已經是一個心理扭曲的瘋癲變態,用通俗的話來講是病嬌,她把自己愛人殺死,把他的魂兒囚禁在自己體內,讓他活在自己身體里,永不背叛,你還說她是一個至情至性的人?”

白小雪沉默。

其實,我內心也不淡定。

把男友的靈魂和記憶吃下去,可以說是癡情的摯愛,但是把人殺死,在把靈魂與記憶吃下去,那就是變態了。

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性質。

那種是癡迷病態的愛,癲狂到極限,是為了讓兩人永久的在一起,為了永不背叛,做出那種事情。

我沉默了許久。

沒有想到,這兩人一時意氣之爭,竟然牽扯出了這么大秘密,這讓我對著那個美麗的女醫生頭皮發麻,哪怕是現在想一想她的面容微笑,就有些感覺滲人。

后來,疑心病重的她殺了周鑫,用那種陰術,把周鑫的陰靈吃進肚子里,把他的記憶和陰靈,禁錮在體內,這樣,自己的男友就永遠無法背叛她了。

而她家里有權有勢,兩個人在手術臺上重傷而亡,掩蓋一下也是很容易的事情,也就只會認為是一場車禍,是醫院手術也挽救不回來罷了。

周鑫說到這里,彎腰低頭說:“謝謝幾位陰陽先生,把我救出來。”

我搖頭,是她自己誤打誤撞把你送到我們這里而已。

她可能都沒有想到,自己幫助陳玉,而她自己體內的周鑫陰靈,卻被吸了出來。

不過,她應該也很快發現了她體內現在沒有周鑫,會慢慢的不去做噩夢。

“你現在已經脫困了那個瘋女人的身體,不用困在她體內,現在也算解脫了。”我站起身,對著周鑫的亡魂說:“這已經是蓄意殺人了,要不要,我給你報警?”

周鑫搖頭,說:“不,不用了,你們也沒有證據,她處理得很好,并且她家大業大。”

我陷入了沉默。

周鑫說:“我和沫小兮有一場美麗的戀愛開始,卻沒有得到好的結局,我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時間是我最美好的時光,她本來是急診科的醫生,現在當了心理醫生,也是想治愈自己的心理病。”

“這幾年來,她因為吃了我,也做著我人生記憶的長夢,明白了我全部的人生經歷,通過我的記憶知道錯怪我們兩個了,無數次喃喃自語的說,她該死,一直活在愧疚里,活在痛苦中,我覺得我們的仇,已經報了。

我沉默了一下。

心中長嘆,這真是一場悲劇,從頭到尾都沒有勝利者。

周鑫說:“她的疑心病已經徹底治好了,變成了正常人,不會在去禍害其他人,還是活在內疚中,已經夠了。”

我心想:

既然當事人都說不用報警,那么我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畢竟,沫小兮的背景有些大。

“那么,先讓你回去吧,你的陰靈不能在外面長期待著,至于你的陰靈怎么處理,在想辦法幫你。”我說。

“謝謝先生。”

周鑫點頭,緩緩飄回了那副圖中。

我慢慢卷起那一副人皮圖,瞬間化為一個畫軸收好,給捆上一根紅繩,藏在紋身店的角落里。

這兩個人的愛情,起于甜美,死于猜忌。

我并不覺得沫小兮有多么歹毒,因為她能忍受那種長夢的痛苦,把周鑫吃入體內,與自己融為一體,忍受那份記憶錯亂的痛,這一點就是絕大多數人做不到的,必然愛到了最深處。

只是她太偏激了。

如果她沒有那么重的猜忌心,信任自己愛的人,兩個人的愛情或許會有一個圓滿的結局?

但是,這個世界沒有如果。

這時,苗倩倩對著白小雪說:“陳北海的事情你贏了,但眼前沫小兮的事情我贏了,她是一個壞人,她撞死了自己的男友和閨蜜,還殘忍的殺了他們,所以,她是一個變態,一勝一負,現在把錢還給我。”

白小雪錯愕了一下,點了點頭。

她掏出手機給苗倩倩轉了一萬塊回去,說:你很不錯,我有些小看你了。

“那是!”

苗倩倩高傲的挺起胸脯。

我一陣無語,看了看時間,已經凌晨三點多了,就推著兩個人出門,“走走走,別在我的店里搞了,我要關門睡覺,再鬧,自己去其他地方去鬧去。”

“哎!你這個人怎么這樣啊?”苗倩倩瞪大眼睛,忸怩著身子一臉我不走的樣子,死皮賴臉。

“天色不早了,我離開了,苗小姐,你有些意思。”白小雪站起身離開店,平靜的拿起頭盔戴上,十分瀟灑,開著車就轟轟的離開了。

苗倩倩看著背影說:“切,竟然一下子就跑了,還沒徹底分勝負!一勝一負也只是平手!”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