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6章

小說: 唯我主宰(紅雕) 作者: 紅雕 更新時間:2020-02-13 06:52:32 字數:4395 閱讀進度:2262/2278

南柯睿其實現在才猛然醒悟,他竟然在不知不覺中收獲了這么多的力量,一個真正屬于自己的力量,不像是南柯家族數百年的底蘊,但是若成長起來,絕對是一個無堅不摧的力量,一個可以讓整個大陸,乃至師父口中提到的大千世界的那片大陸,他都有足夠的信心將其踩在自己腳下,這是南柯睿此時此刻的信心,雖然他也清楚這樣做起來會需要很多的時間,很大的努力,但是南柯睿相信既然第一步已經跨出去了,所以以后的路只要自己肯努力就一定會成功的,這是他對自己的信心,也是對他那個團隊的信心,他已經準備好了,未來的挑戰根本不算什么。

南柯睿嘴角浮起了一絲自信的笑容,端著酒杯繼續跟那些賓客暢飲起來。

南柯睿現在屬于那種巔峰的存在,這片大陸上恐怕除了他師父和圣地那兩個以及輪回府那一個真神境的高手外,他應該是最強戰力,所以他根本沒有必要擔心任何事情,他也可以專心的組建自己的團隊,自己的實力再強,也不如團隊的協作,這是南柯睿所這段時間想明白的,所以他要竭盡全力的將追隨自己的這幫子家伙都好好提升一下戰力,唯有如此,他才能更好的應對之后輪回府,更或者是那些圣地的威脅。

南柯睿敬酒一圈后,便跟沈老太君打聲招呼溜去了后院,他并沒有現在就離開,他只是給樊襄一個假象,不過在樊襄要離開后,他肯定會出來相送,那時候再讓他產生一種錯覺,連續幾次之后,南柯睿相信,樊襄肯定不會再去懷疑他,原本隱藏在心底那一絲疑惑也將會徹底的熄滅,這就是南柯睿的詭計,一個針對樊襄的陰謀,就算是樊襄再強,再狡猾,這是現在是南柯睿的主場,再加上南柯睿一開始就占據著上風,他就算再想改變什么,也都是無濟于事。

南柯睿就是要達到這種目的,讓樊襄在不知不覺中掉進自己給他設計好的大坑中,這樣他會無聲無息的被淘汰,被干掉,南柯睿之所以這樣做,無非是想讓他免去臨死前那垂死的掙扎,雖然現在樊襄也在做最后一搏,但終究是沒有真正的做到最后一步,所以樊襄也想在等待機會,他還想尋求那一線生機,若是他現在就知道那一新生機其實早已經沒了,那他肯定會做困獸之斗,雖然這困獸之斗不會給南柯睿造成什么傷害,但誰能說得準他會做出什么樣的事情,尤其是針對什么樣的人,南柯睿是不在意,沈老太君和南柯戰他同樣是不在意,但是他圈子里的好友比如李才,南柯戰老丈人家的親戚等,他們根本就沒有多少反抗之力,所以為了這些南柯睿才會做的這么隱蔽和無聊。

宴會一直持續到晚上,而樊襄也一直待在那里,算是最后一批才離開,南柯睿送他離開的時候,果真是見到樊襄臉上洋溢的笑容個更加濃厚。

南柯睿知道他的目的已經達到,而樊襄覺得他今天的目的也已經達到,既然南柯睿一直沒有離開南柯府,那么就證明他已經成功替輪回府那中年人將南柯睿拖住了一天的時間,這一天的時間足以讓他跑得無影無蹤,而就算這時候南柯睿發現什么不對,再去追蹤的話,那么也為時已晚,根本是不可能做到的,樊襄雖然修煉的戰力很弱,但是一些基本的常識他還是懂得的。

雙方各盡興,待所有人離開,沈老太君招呼一聲。“念然你先下去休息,奶奶找小睿和戰兒短聊一會兒……”

項念然聞言認真的點點頭,輕輕施禮退了下去。

“小睿,現在就要離開嗎?”沈老太君有些傷感的問道,她雖然也明白事情的重要性,但是人老人最怕的就是分離,雖然她不同于普通的女性,但是依舊有些擔心和傷感。

“嗯。”南柯睿堅定的點點頭。“奶奶、大哥,這次我一定會成功的,你們就放心好了,最后兩三年,少則半年我就可以搞定,到時候咱們一家人團聚,再也不分開了。”

南柯睿看得出沈老太君眼中蘊含的意思,他不禁鄭重的說了出來,而旁邊南柯戰也堅定的點點頭,上前拍拍南柯睿的肩膀提醒一句道。

“一切小心,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我們可以等,我們有時間,父母的仇總有一天我們會報,若是你因為替父母報仇而將自己的命搭進去,就算是地下的父母也會不瞑目的,他們會痛恨怨恨自己,你明白嗎?父母肯定是希望我們都能夠快快樂樂的活著,而不是一直被壓在仇恨中無法自拔,雖然父母之仇必須的報,但是還得需要特定的時間和機遇……”

南柯睿伸手跟南柯戰擁抱一個,肯定的點點頭道。“大哥我明白了!我會活著,而輪回府注定會被我顛覆的。”

“小心!”南柯睿拍拍南柯睿的肩膀,再次鄭重其事的提醒一句道。

“嗯!”南柯睿也鄭重的點點頭。

沈老太君上前替南柯睿整理了一下衣服,翻了翻他的衣領,輕舒口氣道。“奶奶等你回來。”

沈老太君說完拄著拐杖轉身離開,南柯睿和南柯戰瞧著沈老太君的背影,突然一股傷感涌上心頭,沈老太君確實年紀大了,她需要的是太多的關懷。

南柯睿和南柯戰兄弟倆對視一眼,南柯睿開口。“大哥,奶奶交給你了。”

“你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奶奶的,你出門在外也要照顧好你自己,別委屈了自己。”南柯戰再次拍拍南柯睿的肩膀,也轉身離開,他也不想再繼續停留,生怕到時候不會讓南柯睿離開,雖然他也知道這次南柯睿已經下定決心,否則他是不會同意南柯睿獨自去硬闖虎穴的,這樣太危險了,可是他又沒辦法,就連沈老太君都沒有多說什么,更何況是他呢。

要是能勸的話,恐怕不用他來,沈老太局已經勸住了。

同樣也不是南柯睿任性非要這個時候離開,他也同樣是沒有辦法,他不能再繼續放任輪回府的勢力繼續成長,不能放任他們的計劃繼續毫無阻礙的實施,那樣的話,就算是他日后的實力真的可以突破真神境,那么也無回天之力,畢竟輪回府中也存在這種高手,而且他們還有太多太多的高手在,他一人之力根本無法逆天的,這也是南柯睿綜合了所有的因素才下定的決心個,否則他又如何讓自己置身于一個危險的地域。

“嗯。大哥再見!”南柯睿深深的點點頭,攥了攥拳頭,轉身大踏步的離開大廳,身影直接淹沒在黑夜中,他沒有走正門,生怕有些眼睛看到,被傳了出去,那他前提所做的一切都將被付之流水,所以雖然是在自己家,但還是選擇潛行。

南柯睿幾個起落便消失在帝都,他已將涵涵送進了星雷島空間,畢竟他現在需要急速狂奔,以便及時追上他的分身以及那來自輪回府的中年人,雖然他的分身跟他的本尊沒有區別,但是南柯睿還是不希望分身一直待在外邊,畢竟分身趨向于暗黑色彩,他不想在墨冰霜身邊暴露出他這個秘密,所以一直強忍著將毀滅的氣息隱藏起來,所以導致他現在無法做到百分百的發揮自身的戰力,這一路追下來他已經有些吃不消,若是再繼續這樣奔跑下去,他相信他絕對堅持不了三天,三天之內他必將追丟,到時候他前期做了那么多的工作也都將白費,這就是為什么南柯睿拼命追趕的原因。

南柯睿這次可沒有忘記將涵涵帶上,但是涵涵也明白南柯睿要做什么,所以沒有任性的非要纏著南柯睿,而是直接自覺的鉆進了星雷島空間,她已經好久沒有見那幫子狼崽子,因為涵涵表面上看起來跟他們的年紀相差不大,所以跟他們還是有些共同語言,很談得來的。

南柯睿的本尊在狂奔追趕,而他的分身則和裘羅、萬貫一道緊緊盯著輪回府那中年人不放,他們著實疑惑的很,那家伙一路狂奔這么長的時間,竟然沒有想停下來的意思,這不禁讓他們感到懷疑,究竟是什么樣的力量支持著他如此強的耐力,就連向來以身法自豪的萬貫,此刻都已經累的有些虛脫。

“萬貫,你家伙還能不能堅持?”南柯睿瞧見萬貫那大口喘著粗氣,不禁關心的開口問道。

“我……睿少,我……不行了,你還是將我送進星雷島空間去吧。”萬貫大口喘息幾聲,終于告饒的道。

旁邊的裘羅瞧見萬貫那糟糕的模樣,不禁笑著搖了搖頭,他其實早就發現萬貫已經堅持不住,只是萬貫自己一直咬牙堅持著,他原本想好心提醒一下南柯睿,但卻被南柯睿偷偷的示意阻止,雖然當時不清楚南柯睿究竟為什么這樣做,但是現在他想他應該算是想明白了。南柯睿看來是在歷練他,對萬貫來說,恐怕沒有誰比南柯睿更了解他,甚至是萬貫都不如南柯睿了解他自己,南柯睿之所以阻止裘羅開口,主要是算定了萬貫還能夠堅持一段時間,而且他礙于面子不到萬不得已,他絕對是不會求饒的。

不過令南柯睿沒有料到的是,萬貫竟然一直堅挺著,此刻他已經超過了他的體力極限,可是他竟然沒有像以前那般大喊大叫的放棄,而是繼續悶不吭聲的繼續,這下南柯睿不得不喊停,不禁開口提醒一句,萬貫原本還想再堅持一段,可是在聽到南柯睿的話時,不禁順勢下坡忙點頭答應下來,南柯睿沒有在說什么,他知道萬貫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他剛才這段路完全是靠著毅力堅持過來的,雖然這對他來說是好的,但是要想恢復到最佳狀態,恐怕得需要個一個禮拜的時間。

不過追蹤和圍堵那輪回府的中年人,南柯睿根本就沒有將他算進去,在他看來萬貫的身法確實不錯,但是綜合實力就算是最弱的裘羅都要比他強出數倍,若是真正對面與那輪回府的家伙沖突起來,那就算是裘羅都要退避三舍,更何況是他萬貫,南柯睿那時候可照顧不過來他們這么多人,而且隨著體力的消耗,萬貫的身法也漸漸漏出了缺陷,很容易被那家伙給利用到,到時候很有可能因此被對方給傷害到。

不過南柯睿和裘羅卻不一樣,尤其是南柯睿,他要想對付那家伙的話,根本不需要這么大費周章的折騰,他只需要使出一成的力量就足以將對方的滅掉,甚至是讓他徹底的消失在歷史上,可是南柯睿可不想這么做,他要做的是追蹤他身影順藤摸瓜,找到輪回府一個風大的據點,只有找到這個據點,那么接下來的一切都將會被南柯睿來主導、這是南柯睿的自信,也是他對自己戰力的信任。

南柯睿順手將萬貫送入星雷島空間,他自己則轉身朝裘羅道。“老裘,你覺得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怎么一直在狂奔,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裘羅搖搖頭,不過還是有些不敢肯定的嘀咕一句道。“睿少他不會已經發現我們的存在了吧?”

南柯睿極度肯定的搖搖頭。“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他這么做肯定有原因,但絕對不是這個原因,你就放心吧。”

裘羅對南柯睿的判斷沒有任何懷疑,有著近似狂熱的相信。

“我們只管跟著他就是。”南柯睿淡淡的撇了撇嘴,朝裘羅提醒一句道。

“你要是堅持不住就也先到星雷島空間休息一下,其實現在也沒什么,我自己足矣,你還是留著點力量到時候跟他們拼命吧,你覺得呢?”南柯睿頓了頓不禁朝裘羅提醒一句道。

在他看來,追蹤那家伙根本不需要如此大費周章,只需要他自己就足矣,裘羅根本就沒必要去費那個勁,裘羅其實待在星雷島空間也無所謂,他自己一人追蹤起來或許會更加輕松隨意,而且目標還小,不過南柯睿可不想打擾到他的積極性,畢竟裘羅的性格還是比較內斂的而且還喜歡鉆牛角尖,跟萬貫完全就是個極端,萬貫整日里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什么事說說就過去了,但裘羅卻不然,他什么事都放在心上,哪怕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所以南柯睿一般不會去直接命令裘羅。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