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1章 說客

小說: 神魔之上 作者: 被罰站的豆豆 更新時間:2020-02-13 06:47:40 字數:2271 閱讀進度:2605/2679

扶風低調的在城外等候。

沒過多久,寒山岳便快速走來,看著遠方的扶風,面帶笑容,他們兩個也算是相見恨晚了。

哈哈哈……

寒山岳大笑道,“扶風兄弟,好久不見啊,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找我?”

扶風面色沉重回道,“對你可能不算是好消息,但是我既然知道了,不說出來肯定也對不起你。”

寒山岳頓時認真的看著扶風。

“跟我來,我們去偏僻的地方談這件事。”扶風沉聲說道。

嘩……

咻!!

二人迅速來到遠方的一座山上,四周依舊有人在游山玩水,皆是年輕一代的高手,不過扶風忽略了他們。

“兄弟,寒山神竹是你什么人?”扶風凝聲問道。

寒山岳頓時瞳孔一縮,回道,“他是我親二叔,我爹的同胞兄弟,兄弟你見過他老人家?”

扶風點了點頭,回道,“是的,我見過,他現在的處境很不好。”

“哎,他修煉走火入魔,不然肯定是我寒山部的頂梁柱!”寒山岳無奈的回道,“可惜啊,現在不僅沒有成為頂梁柱,反而成了寒山部的恥辱,修煉走火入魔,四處殺人,弄的我寒山部名聲很不好聽。”

扶風凝視著寒山岳,輕輕搖頭回道,“非也,他并不是走火入魔!而是被人掌控殺人,這件事只有我知曉,他頭顱后方有一根長釘,是掌控他的法器,掌控他的人是一位上圣級高手,具體是上圣境的初階還是中階亦或者是后期高手,我無法知曉。”

什么?

寒山岳震驚的看著扶風,有些不可思議。

“你要相信我,我在趙家和姬家的邊境線上遇到了他,并和他廝殺了一場,一開始他最多勝我一籌,可是緊跟著他的眼神不對勁了,然后開口說話,那聲音絕對不是他,被我惹怒之后,對方一掌差點把我轟殺!”扶風沉聲說道,“我想這件事涉及到寒山部的名聲,也涉及到你的親人,不與你說實在對不起你我兄弟之間的情誼。”

寒山岳手都在顫抖,憤怒中帶著驚恐,他無法想象是誰在寒山部內帶走了寒山神竹,而且做到神不知鬼不覺!

“兄弟,具體細節我和你說了,你也未必能知道什么,你回去不妨和你寒山部的族主說一下,然后來找我,我與他們仔細閑談,最好能推測出對方的身份,只要找到那個背后的掌控者,咱們就可以把你叔父搶回來,他應該沒有死,只不過靈魂被鎮壓了而已。”扶風凝聲說道,“只要解決這件事,你寒山部的名聲也會恢復過來,而且你們也是受害者,想必南部嵊州諸多勢力不僅不會再和你們對抗,甚至會互幫互助。”

寒山岳可不會懷疑扶風什么,而且從見到扶風第一次開始,扶風就一直幫著他,現在更是提供了如此重要的情報,這是寒山部家主以及太上長老都不知道的消息。

“兄弟,我們不用在城外見面,你隨我去君盛客棧,我部的長老皆在那里,這一次是姬家老祖的壽辰,我族族長都來了。”寒山岳沉聲說道。

扶風點了點頭,二人迅速悄然離開,不過到了城門外,扶風便悄然離開,并未和寒山岳一同前往,不然寒山部轉頭支持姬長河,姬家的三世子肯定會對他抱有怨恨,甚至會大打出手。

畢竟寒山部支持的是姬家的三世子,也就是姬長河的三哥。

扶風從暗處進入了君盛客棧,到了二樓才和寒山岳匯合。

此刻,寒山岳已經通知了寒山部的家主和大長老,他們在包間內會見了扶風。

兩位強者竟然都是準上圣,比半步上圣還要強大三分,不過年齡比姬長河肯定要年長兩個時代。

兩位老者鶴發童顏,威嚴無比,雙眸仿佛可以洞穿扶風的內心。

不過扶風并不緊張,躬身作揖行禮道,“晚輩納蘭扶風,拜見兩位前輩。”

寒山部大長老寒山崇光威嚴的看著扶風,沉聲問道,“扶風小友,你說寒山神竹是被人掌控殺人的,而不是走火入魔,這件事可是真的?”

扶風立刻回道,“千真萬確,我和他近距離接觸并廝殺了那么久,不可能看錯。”

“以你的實力可以和入魔的寒山神竹廝殺很久?”寒山崇光皺眉反問道。

扶風頓時回道,“晚輩只不過僥幸而已,和他拖延時間,并不是他的對手。”

寒山崇光這才點頭,問道,“除了這些消息,還有什么其它情報能夠提供的嗎?若是老夫證實了這件事,一定報答小友。”

扶風沉默少許,回道,“關于他的背后掌控者,晚輩有一個重要的線索,或許能夠把他找出來,不過晚輩有個不情之請,還望兩位前輩能夠答應。”

寒山崇光頓時寒芒一閃,冷聲說道,“小子,你這是威脅老夫嗎?”

寒山部的族主卻微微搖頭,揮手示意道,“小友,請說。”

“請寒山部支持姬星月之父成為姬家圣地新一代家主。”扶風堅定的說道,“雪中送炭,姬家未來的家主定然感恩于寒山部,并且會全力支持寒山部追查陷害寒山神竹前輩的人。”

砰!!

寒山崇光大怒,拍案而起,怒斥道,“小子,你在和誰說話?姬家和寒山部的事情,輪得到你來插手嗎?”

寒山岳沒有想到扶風會提出這樣的請求,臉色頓時有些難看。

寒山部的家主目光深邃,死死盯著扶風。

扶風沉默少許,回道,“家族之間的關系,必然有所圖,我與寒山岳兄弟關系好,所以我到達此地就直接把這消息告訴了他,你們可以不和我合作,直接對外宣布寒山神竹是被人掌控的,甚至看在寒山岳的份上,我可以幫你們作證,但是你們想查出是誰掌控者,就必須和我合作,我不欠你們的,而且我不是寒山部的人,你們不用命令我。”

寒山崇光第一次遇到敢如此與自己說話的晚輩,不禁惱羞成怒,殺氣沉沉的看著扶風。

“小子,你不怕死嗎?”寒山崇光質問道。

扶風淡淡的回道,“姬長河前輩知道我來這里,我也是替他老人家前來當說客的,你殺我,就如同砍了他老人家的左膀右臂,我勸前輩三思。”

安徽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百度乐彩网